第37章 筱冢义男的谈话

日军指挥部,筱冢义男正在和他的宫野参谋长聊天,旁边站着山本一木。

筱冢义男首先发话:“宫野将军,目前的华北战事错综复杂,我军,8路,国军盘踞一方,暂时谁也吃不了谁。”

“你作为华北第一军团的参谋长,对天皇陛下你是负有责任的。”

宫野低下了头,随后回答道:“嗨,我难辞其咎,我定当知耻而后勇,继续发奋图强,争取为帝国大叶的早日成功奉献自己的一切。”

“你有这个态度是好的,目下,我们正在华北实行囚笼政策,把敌人分割囚禁起来,但是敌人依靠广阔的土地和百姓的支持,对我们进行骚扰。”

“尤其8路,经常在敌后给我们造成很大麻烦,他们打完了就跑,这一点我们无计可施。”

“话虽如此,但是我们还是取得一定的进展,大城市都在我们手上,我们还是占据着主动。”宫野说道。

“不,不,这你就不懂了,这种局面只是暂时的,我们不能拖,帝国拖不起,我们必须要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摧毁他们的意志,而不是简单的占领某一个城市。”

“嗨,将军阁下说得对,受教了。”

筱冢义男继续说道:“帝国军队已经再走下坡路了,就比如之前的坂田联队,竟然被8路的一个团就几百号人给歼灭了,这可是我们的王牌联队。”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主要是8路出其不意,我们没有相应的准备。”

“败了就是败了,没有那么多理由,我们有那么好的武器,那么好的装备,人数上也占优,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我们会财,而且败的那么惨。”

山本一木听到筱冢义男的消极表态后,补充道:“将军阁下,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可以一时成败论英雄,我们会再接再厉的。”

宫野参谋长不自觉看了过去。

“奥,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山本一木,毕业于德国慕尼黑特种兵军官学院,是帝国特种战专家,手下的士兵都是以一敌百,主要任务就是摧毁敌人的指挥系统。”筱冢义男介绍到。

只见宫野立马站起来,和山本握了个手:“久仰久仰,山本大佐。”

山本也客气的弯下了腰:“将军阁下过奖了。”

随后筱冢义男继续说道:“山本大佐这次是特地带着他的特战队来我们第一军帮助我们的,我觉得目前局势僵局的情况下,山本大佐可能会带出一条出路。”

宫野将军认真的听着,频频地点头。

“听说过杨村战斗吗?”

“听说了,我军大胜。”

“是的,在RB棒球场上经常出现20比0的情况,但是在晋西北的战场上,可不会多见。”

“什么,20比0,你们干掉了多少敌人。”

“100多人8路,牺牲0人,还有两人是在撤退路上给一股神秘的力量伏击了,然后牺牲了,至于这支部队还在调查中。”

宫野惊掉了下把:“什么,伤亡比这么小。”

“山本君手底下人战斗力如此之强,世所罕见,你们手底下多少人。”

山本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个2的造型,“用了20人。”

宫野将军更加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太厉害了。”

“此次我们准备去攻击8路总部,进行斩首行动,但是没想到半路给发现了,交上了火,就回来了,有点可惜。”山本一木惋惜的说道。

筱冢义男继续补充说道:“据可靠消息,杀死坂田的8路军长官已经调任独立团团长,就是被你击溃的杨村的部队,你有信心杀了他吗。”

“这都是小问题,我相信我得士兵们会为坂田联队报仇的。”

“还有那支神秘部队,伏击你们的,也要查清楚。”

山本一木低下了头,这确实比较难办,也是他最该考虑的。

说罢,筱冢义男拉着宫野参谋长:“想不想去看看帝国勇士的状态。”

“求之不得。”宫野不加考虑的回答道。

山本走到门口给他们推开了门,然后登上城楼,眺望训练场。

此时他手下的特种兵正在训练,有登高的,有翻滚的,还有拿着战俘训练的。

只见他们一个个头戴黑色头盔,身穿皇军衣服,手上配备的是美国的冲锋枪,一身武器令人不禁感叹。

他们一个个动作娴熟,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下手极其狠毒,令人发指。

宫野看到后,也是震惊不已,感慨到:“要是每个皇军士兵都能这样,那占领华夏就指日可待了。”

筱冢义男说道:“山本君辛苦了,我们留着你们还有大用,请拜托了。”

“嗨”

几人在上面观看着现场训练状况,谈笑风生,对未来一片憧憬。

独立团团部,旅长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一进团部,李云龙和孔捷就讲自己的发现给了旅长。

他们拿出了一个头盔,一些子弹,告诉旅长:“这些不是一般的鬼子,都是特种部队,战斗力极强,他们都是冲着指挥室来的,突袭指挥部。”

旅长听到后大怒,直接扔掉了头盔。

“我叫你李云龙来不是让你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我不管这顶头盔下面顶着什么,就算是天皇卫队,你们这么多人也得给我留下来他们。”

“是,团长说的是,是我们不对,我们就是想将发现提上去。”

这时,孔捷双手捧着一碗酒:“旅长,你喝了,你不喝我就不放下来。”

“那你就一直举着吧。”

旅长转而面向李云龙,说道:“你李云龙给我听好了,我让你来就是给我把独立团带起来,要带成一群狼,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要让我失望。”

随后便出去了,可当他推开门,所有人都站在那里,举着酒敬他,所有人殷切地看着他,让人很动容。

他立马回到房间:“看来今天我不喝还不行了。”

说完,端起碗,出去了。

“好,我知道独立团都是汉子,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你们会振作起来的。”说罢,正准备一口喝下去。

发现是酒,又吐了出来:“他娘的,怎么是酒。”

一旁的李云龙笑着说道:“这时候水也不像啊。”

“好,那我就提前喝你们独立团的庆功酒。”说罢一饮而尽,把碗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随后旅长便离开了,所有人目送着,心里都想着怎么去雪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