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李云龙被调到独立团

孔捷跑来战场上,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影,鬼子鬼子跑了,友军也不见踪影。

郁闷之情,溢于言表。

孔捷大骂:“他奶奶的,小鬼子,跑的比狗还快。”

说着还不忘冲天上开了几枪,以此发泄心中愤怒。

过了一会儿,他陷入了沉思,这群小鬼子可不是一般人,战斗力绝不是一般鬼子可比,我军牺牲这么大居然没有杀死一个鬼子。

还有这友军,也是神出鬼没,也不留下一点动静就都撤了,咱们也没有去谢谢他。

正当孔捷一个人思考着,突然收到底下的人前来汇报。

“报告团长,发现两具鬼子尸体,应该是我们友军枪杀的。”

“什么,在哪里,快去看看。”

孔捷看着躺下的两具鬼子尸体,气愤不已,恨不得把鬼子大卸八块,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转念又想,这友军也是厉害,这些鬼子这么凶猛,杨村一战,杀掉我们一百多名战士,也没有牺牲一个。

而如今,友军就这么点人,却干掉了两个鬼子,真是厉害啊,令人不敢相信。

他努力回想着所有的友军部队,也实在想不出是哪一支部队如此战斗力之强。

但是,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查明鬼子的身份,他不想错过这两具尸体。

于是他命令:“警卫连,把这两个鬼子士兵的尸体给我带回去好好研究,我要看看这鬼子什么来头。”

于是,独立团的战士们背着两个小鬼子,快速往杨村跑去。

画面来到了张天昊这边,他正带着特战队员们快速回来被服厂,然后准备休息。

他们快速奔跑着,很快来到了被服厂门口,正当他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了的时候。

李云龙正在了门口,吓了张天昊一跳。

“厂长,你来这里有什么指教?”张天昊笑嘻嘻地说道。

“站好,立正!”

“张天昊,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哪敢,没有没有,”

“没有,那你小子晚上带着部队出去干嘛了。”

“额,这,这,出去散散步,顺便碰到了鬼子,就交了火,现在给他们打发走了。”

“什么,你这是顺便啊,你小子就是违抗军令,没有我的命令,你怎么敢擅自行动。”

“这,这主要是因为情况紧急,那边是老总的指挥所,我们迫不得已,不得不去支援。”

“你小子还少拿老总压我,我在老总手底下扛大锅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了。”

“你这是擅离职守,违抗军令。”李云龙一本正经的说道。

“额,这不都是厂长带头的,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张天昊笑着说道。

一句话顶的李云龙哑口无言。

“好小子张天昊,你现在是本事大了,可以顶嘴了。”

“没有,你放心吧,我们没有给你丢人,我们没有人阵亡,鬼子被击毙两个。”

“这还差不多,下不为例。”李云龙满意的笑了笑。

张天昊急忙冲了进去,大家立马各自回屋里准备休息,毕竟累了一天了。

很快,大家进入了梦乡。

到了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给人一种温暖,舒服的感觉。

大夏湾,老总的指挥处,气氛压抑到极点。

老总听到昨晚那个消息后,整个人就开始板着一张脸,心里不是滋味。

突然,老总憋不住了,扔掉了骑马用的绳子,又把自己的帽子往桌子上一扔。

大骂:“昨晚什么情况,一个团,被二十个鬼子打,还牺牲了一百多人,对方一个没留下来。”

“这个团是什么情况,还说自己是主力团,我看是发面团。”

“这样的团长只配去喂猪。”

“给我把这个团团长给我撸了。”

老总气愤地说道,一边说一边走动着,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一边的参谋长看到如此气急败坏的老总,也是第一次看到,心里也害怕。

但他还是负起了责任,他告诉老总:“现在我军正是人才短缺的时候,独立团是主力团,不能轻易地撤掉团长。”

“放屁,这样的团长留着干嘛,将熊熊一窝,必须换一个。”

“可是,临时换帅本来就是兵家大忌,而且没有合适的人选。”

此时的老总也冷静了下来,确实,独立团必须要找个人重新给他振作起来,不能就这样垮了。

他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人选。

“李云龙,李云龙呢,李云龙在哪里?”

“李云龙上次违抗军令,被老总罚去被服厂当厂长了,现在还在呢。”一边的参谋长说道。

“去,叫他回来,别在被服厂绣花了,给我去独立团,把独立团的大梁给我扛起来。”

“让他别装蒜了,快去独立团报道去。”

“是!”

画面来到了被服厂,一眼望去,全是女的几乎,大家都在忙碌着。

只见一个黝黑的大汉正坐在那里,踩着手动缝纫机,正在那里做着军装。此人正是李云龙。

突然,外面一个被服厂工作人员喊到,厂长,外面有人找。

“李团长,李团长,老总命令,让你去独立团报道。”一个士兵边跑边喊着。

旁边的乡亲也说到:“就知道你李厂长不是一般人,我们这间小庙留不住你。”

李云龙听到后,在一旁偷偷的笑着。

但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

他对着士兵一脸严肃地说:“狗日的,叫谁团长,老子是厂长,被服厂厂长。”

“是老总说的,让你去独立团当团长。”

“不去,不去,谁说都不好使,老子本来一个主力团团长,说撸就给撸了,现在又让我去独立团,天下哪有这样的事,不去。”

“这可是老总的命令,你可得遵守。”士兵说道。

“谁说也不好使,得讲道理啊是不是。”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大嗓门:“李云龙!”

李云龙一听感觉事情不妙,立马怂了下来。

来的人正是386旅的旅长,李云龙的直系领导。

李云龙看着旅长,笑嘻嘻的说道:“旅长大人大驾光迎,也不提前说一下。”

“你小子少装蒜,我一猜你就在这里说什么,你小子有啥好抱怨的。”

“你抗命还有礼了,还在这里叽叽歪歪,怎么着,要我八抬大轿抬你去上任吗?”

李云龙笑了笑,不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