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鬼子的暴行

鬼子骑兵营进入村庄好,大肆掠夺,百姓们被骚扰的怨声载道。

鬼子也很精明,他们挨家挨户地敲门,把所有人赶出来了,放到广场集合,说是太君训话。

这时候百姓都是家家关门不出,有小姑凉的都藏起来,鸡鸭鱼肉物资也是藏起来,以为这一次鬼子也是意思一下就结束了。

殊不知这一次的村井少将,是个有名的色鬼,他想要抓光这里的小女孩。

一边的伪军说白了也是奉命行事,他们也没有太搜查就过来报道:“报告将军,百姓都穷怕了,没有东西抢了,连年战乱,也没有花菇凉了。”

鬼子将军一听顿时不满意了,心里头产生了不满的情绪。他知道是这帮伪军干事不利,于是上去就是一脚闯过去,一个伪军头子当场飞出去,吐了口血。

“八嘎牙路,可恶的支那人,懒猪,给我仔细地搜,我要花菇凉的干活,抓紧搜。”

这一下伪军都害怕起来了,毕竟他们本来就是贪生怕死,一开始以为这一次也是意思下就行了,没想到将军这么较真。

而且村井见到情况不妙,派出了鬼子,看着伪军搜,这一下伪军也不敢懈怠,一家一户搜了起来。

鬼子们丧心病狂,一脚就给门踹开了,他们看到好东西就拿,什么鸡鸭,还有大米,完全没有考虑老百姓有没有的吃。

伪军在鬼子的监督下,翻箱倒柜,找出了很多的粮食,还有一些年轻的女孩,藏了起来,也被他们一一抓到,只见菇凉们一个个嘶吼起来,但是越是这样,这群畜牲越是兴奋。

一边的村井见到后,高兴的大叫:“漂亮,就是这样,花菇凉的干活。”他的眼里只有花菇凉。

而女孩的母亲看到这样的情景后,也是撕心裂肺,对着伪军就是下跪。

“军爷,我女儿还没成年,你们放过她吧,我这还有一些鸡鸭,你拿走吧,放过她吧。”

说完,爸爸拿着鸡鸭出来了,天真的他们以为能破财免灾,殊不知这群畜牲是不会满足的,对付他们只能靠子弹。

小鬼子一脚踹开了那个可怜的母亲,然后拿起鸡鸭,也没有放掉小女孩,直接带走了。

任凭他们叫的撕心裂肺,也是无动于衷。家家户户都是被洗劫一空。

这个村庄,年轻的男的都是当兵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以及小女孩,给他们欺负。

有点年纪的老父亲,跟着鬼子反抗,也是被一大脚踹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次的鬼子是空前的残忍,他们要把这个村庄抢空,要让这个村庄一个鸡毛也没有。

很快,每个人手上都是满满的,他们拿着粮食,鸡鸭,看着村井少将。

而伪军们则是奉命逮捕了十几个小姑凉,把他们绑了起来,一个人牵着一个往前走。

村井看到这一切,心里很满意,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花菇凉才是他想要的,也是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但是他突然想起他也有正事要办,他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里面有民兵组织,抵抗皇军,因此他要查出来,消灭他们。

他把所有人集中在广场上,村井站在上面,假惺惺地说道:“我们是大rb皇军,我们是你们的合法军队,你们的保护伞,只要你们顺从我们,听我们的话,一起建立*****圈,那么就没事。”

“我知道这里有着很多的反r分子,他们是游击队,经常对着我们搞偷袭,我清楚你们知道他们的下落,告诉我们,我们可以保护你们的平安。”

这时,鬼子押着一个年纪大的村长上来了,村井看着他说道:“老人家,你知道游击队的下落吗。”

只见这个老人噔了他一眼,然后对着地上吐了一口痰,呸的一声,以示反对。

鬼子见状,再次问道:“我再问一遍,知不知道游击队的下落。”

得到的是一样的漠视,老人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他已经看淡了生死。

这时候,村井抽起军刀,一刀刺了进去,老人立马倒了下来,痛苦的哀嚎,然后口吐鲜血,死去了。

底下的人见状都躁动起来:“老村长,老村长。”

一个个在那里呼唤着,年轻力大的想要暴动起来,无奈鬼子荷枪实弹,也是无可奈何。

鬼子对着下面的人喊到:“不许动,别动。”

乡亲纵然有打鬼子之心,奈何有心无力,一个个老弱病残,也根本不是鬼子的对手。

只能呆在原地,一个个怒火中烧,却也是任由鬼子摆布。

这一切也被远处一个埋伏的游击队看到了,他叫丁有福,他也是这个村庄的一员,那里面也有他的家人,他看到鬼子这样残暴,心里也不是滋味。

只见他立马跑了出去,把这个消息带给了游击队,他想要借着游击队的力量去打鬼子。

“报告队长,鬼子正在拷问乡亲们,追查我们的下落,村长已经死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和鬼子拼了吧。”

但是游击队也就十来个,为首的队长听到丁有福的汇报,心里也不是滋味,一时间也是不知道何去何从。

这时候丁有福说道:“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和鬼子拼了,最起码也要引出他们,不能让他们迫害乡亲们,乡亲们是为了保护我们,不能让他们受伤害。”

这时候队长也是明白了过来,他告诉队员们:“我们人这么少,正面打是以卵击石,我们只能过去,把鬼子引出来,这样乡亲们就安全了,至于我们就和鬼子打游击战,听天由命了。”

“弟兄们,怕不怕,和鬼子拼了,今天之后我们会有很多人死,活着的要好好活下去。”

“不怕,早就想到有这一天了。”

众人纷纷赶了回去。

这时候鬼子又拿了一个小孩,对着底下人说道:“游击队在哪里,说不说。”

一个鬼子拿着刀在孩子的脑袋上。

底下人看到后泣不成声,一个个觉得鬼子根本不是人,是畜牲,这才五六岁的孩子。

孩子也是被吓的哇哇大哭,鬼子见没人理,就拿起刀,正准备手起刀落。

下面的所有的乡亲们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看这一幕。

这时候,小鬼子正准备砍下去,突然游击队冲了过来,对着小鬼子就是一枪,鬼子当场倒了下去,所有人都是一阵惊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