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得永得
  • 在太阳下山之前
  • 冷月照月影
  • 1434字
  • 2022-01-24 06:58:18

只有父母的爱是一得永得!

最终,经历了爱恨情仇,朋友背叛,家人误解,羽生身心疲惫。对爱情心生恐惧,也许就这样孑然一身了!羽生对再次走进婚姻家庭不再抱有奢望!

独自一人的羽生坐在窗前,外面正下着雨。羽生感到孤独,寂寞悲伤一阵阵袭来,不禁悲从心起,泪流满面。羽生明白工作上的成就不能弥补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的遗憾。

回忆中的那些美好,是羽生汲取力量的源泉。

啊!小生命就像是一颗种子,是爱给了她落地的机会!这是一首生命的赞歌!

9月是昆明的雨季。都说昆明遇雨变成冬。昨夜刚下了一整夜的雨,直到上班时间了雨才停。羽生这几天像是得了大病!早上起来胃里不舒服,只想呕。但又呕不出什么。妈妈关切的看向羽生。劝羽生去医院看一下。羽生结婚了,有孩子当然是件高兴的事,但是两个二十出头的两个年轻人,事业家庭如何兼顾,何况阿坚正在读博,还在争取留学机会。如果再有个孩子可怎么办呢?

五年前,因为阿坚说,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机会,现在要为我们的未来努力。我们人生计划中没有生养孩子这个选项的。孩子我们将来会有的!羽生听从了,羽生没留下这颗爱的种子!

妈妈心里也很苦,孩子没了,两个年轻人发疯一样的工作,读书进修、留学深造为自认为里理想天各一方,就这样过了十年。

羽生成家了,但依然与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阿坚总是不能定下来,总是无法兑现给羽生一个完整的家的承诺。两个人有时还会为当时没留下那个孩子争吵。因为羽生自从那次做了人流后,身体受到损伤,医生说自然受孕的机率变小了。

相爱时的山盟海誓,说变就变了。无休止争吵,冷战,随后和解。没多久又再次争吵,......。阿坚越来越不回来。最后,争吵都显得多余了,冷战一而再再而三的升级恶化。终于有一天羽生收到一封律师函。

周一上午9点,约定好的时间羽生与阿坚在五华区便民大厅又一次见面了。这次见面距上次见面已经是过去了199天,羽生记得非常清楚。

羽生收到律师函那天大哭了一场。

阿坚还是那样的准时。羽生想着。

结束了,这不顾一切的爱结束了。

羽生礼貌的碰一下伸向自己的,曾给予自己无比温暖的大手。微笑了一下,“你来了。”阿坚说了很多,羽生一直处于恍恍惚惚中,只见阿坚嘴不停的在说,说了什么,一句没都没记住。最后,阿坚停下了,问羽生“你还好吗?”羽生点点头,听见阿坚在说:“我相信你会找到爱你的那个人的!”听到这,羽生双眼噙泪,羽生心里想,你不是也说过你永远爱我吗?也许吧!相爱容易,相守难,结束了......

羽生坚决要离婚。爸爸不同意,羽生和爸爸大吵了一顿。爸爸说了很多伤人的话,说我们严家就没有这样的门风,离了婚的女人就是坏女人,羽生要离婚,老严家就没有这个人,就要断绝父女关系。羽生气的回了深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爸爸妈妈认为的生活,要按他们的意愿包办羽生的一切,包括婚姻,也许会适得其反。最后羽生在昆明办完离婚手续,离开了这熟悉的城市,离开了生她养她爱她的爸爸妈妈!

爸爸这次生病住院十五天,是羽生离婚后,与家断绝关系后远走深圳的十年,唯一的又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家的一次。这十多年,爸爸严禁在家里提到羽生这个名字。用爸爸的话说,就是没这个女儿,就当是死了吧!妈妈由当初的生气,渐渐地也转变了。经常打电话给羽生,虚寒问暖,给了羽生莫大的安慰。母女两个多年的恩怨就此冰释前嫌。

在回深圳的那晚,羽生告诉妈妈,她怀孕了,准备和这个孩子的父亲结婚。

爸爸现在好点了,可以自己照料自己。妈妈放心不下羽生,也赶来照看羽生。即将做妈妈了,羽生暗暗体会着母亲的这个角色带来的无法言说的喜悦和惶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