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自由古巴与忧郁的星期一

“太过分了!”我刚进房间,就劈头盖脸地被崔奇数落了一通:“你知道吗,你刚才吓得我心跳都要停止了!”

“是啊,谁那么过分呢……”

我随口敷衍了一句,随手拿起一本桌上的漫画书,随随便便地躺在崔奇的床上看了起来。那是一本《名侦探柯南》。这家伙看得懂这种需要一点智商才能理解的漫画剧情吗?我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崔奇见我躺下,急的跳了起来。“喂!你一身的臭汗,擦一擦再躺上去啊!”

“我不在意你的被子被人沾上多少汗臭,反正你的房间都是这股味道,我也见怪不怪了。”

“我在意啊!再说,我的房间和被子哪有什么汗臭!”

“现在不就有了?”

“可恶!”崔奇张开那对总显得无精打采的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可真会气人!”他蓄力了良久,但最后还是放下了高举的拳头。他向前走了几步,夸张地挺着胸,活像只公鸡。正当我以为他要发表什么高见,他却毫无征兆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翻开一本杂志读了起来。

他仿佛投降般地对我说:“你手上那本《名侦探柯南》是有原作者签名的特别卷,别给我弄脏了!”

“哦。”

房间里开着冷气,看了没几页就把我身上的汗吹干了。

我顿时觉得有些无聊。

啊,黑衣组织登场了。

“来杯自由古巴。”

“哪有那种东西。”

“就来杯忧郁的星期一。”

“我家不是开酒吧的!”

“雪莉总归有吧?”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没有就是没有!”

“唉,你真没用啊。”

“你……”

啊哈哈,看着他气噎着的古怪模样,我放肆大笑着翻到下一页。

接下来,我们就跟平常一样,开着没营养的玩笑,翻着没营养的漫画,杀着时间。

趁着这段无聊的沉默时间,让我来顺便简单介绍一下崔奇其人其事吧。崔奇跟我从小就认识,出于某种讲不清的孽缘,他是我同班了十年多的老同学。从小学三年级到如今高三。按理来说和任何一个人相处那么长一段时间,谁的心里总会对他疲倦、厌烦不堪。不过崔奇倒不失为一个有趣的家伙。说他豁达也好,说他单细胞也好,反正他是一个怎么开玩笑,都不会记仇的好家伙。直来直往,肚子里不藏秘密——这一点正好跟我相反。

拜他的性格所赐,崔奇绝不可能耐得住寂寞。大概有这么半小时,房间里只有沙沙的翻书声。然后,果然不出我所料。为了打破沉默,崔奇先开口了。

“你这段时间有做新的模型么?”

他翻着手上的Hobby模玩贩,然而那一期我已经看过了。

“没有,不过倒是有看上一款。”

“就是你提到过的OO-升降翼?”

“嗯,你手头上的这期Hobby应该有它的图解。”

“真的?我找找…………真有!不是吧,PG版?这个好难诶。”

“是啊,PG版的零件有上千呢。而且……”

而且,我也没钱买了。原因就是昨天晚上我把美风惹哭的事情今天一不小心被老爸知道了。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世界上你越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别人知道得就越是快。吃中饭的时候,老爸根本就没听我的解释,就胡乱指责我:“不管怎么样,把女生弄哭一定是男生的错!”结果就是,我这个月的零花钱严重缩水了。

不过这种窝囊的事情,还是不让崔奇知道比较好。

“而且?”

谁知道崔奇丝毫不放过,一直在等我把话说下去。

“而且,升上高三也不一定再有时间做PG的模型。”

我随便撒了个谎。

“是吗……”他呢喃了一句。

“话说回来……”他把话题突然一转:“你的老妹这两天怎么样啦?”

我背脊一阵发凉。

这家伙总是能在我不经意的时候,说出一些让人心惊肉跳的话。他似乎有着能够戳中别人难以启齿的秘密的敏锐直觉,只不过他自己从没察觉到这一点。我翻书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书页底部被撕开了一个小口。嚓地一声很轻,还好没有被他发觉。

我假装镇定,掩饰住心情的波动,反问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突然想到了。”

“这样……”

“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没有,怎么会有事呢。”我低垂下了视线。

“也就是说,她还是不跟你们讲话吗?”

“差不多。”

“真同情你啊。”崔奇向我投来了肉麻的目光,“做哥哥的也不容易啊。”

我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三四天前,也就是美风刚搬来的时候,我跟崔奇发过一些牢骚。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记了那么久。

“是叫美风吧?”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神色中的异样,那张仿佛被滚筒洗衣机搅烂的脸有一半还沉浸在装模作样的同情当中,然而另一半已经咯咯咯地坏笑了起来。

我“嗯”地点了点头。

崔奇把脸凑了过来,鼻孔呼哧呼哧地喷着热气。“美风妹妹人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个子多高啊?”

我虽然想别过脸不予理睬,但我知道崔奇绝不可能善罢甘休,因此只好既不耐烦地回答道:“还行,个子小小的,也没有特别漂亮到哪去。”

我没说谎。美风应该是属于单纯、孩子气的女生类型。如果剪掉长发,就跟个小学男孩差不多。

“哈哈!虽然不是我一贯的口味,不过偶尔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

哎哟,果然他想的是这种事。

这家伙还没吃够苦头。在现实生活里,二次元的恋爱观根本就行不通。可是崔奇却固执地认为,自己一定会遇上理解二次元恋爱的三次元萌妹。初三的那年,他一个人跑到县立医院,向一个癌症病房的小姑娘告白。结果“好事”成双,人家的老爸就在门口,而且人家的青梅竹马就在病房的厕所里。于是他当即就被当成变态,脸上被那女孩狠狠地掴了两个巴掌。

都逊成这样了,还能厚着脸皮坚持下去……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还是先劝他一下比较好。

“想都别想。我妹妹是个怪人。”

可是话刚说完,我就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咦?怎么个怪法?”

“呃……”

本想发作的一股子牢骚,被来路不明的悔恨感压在喉头。

美风昨晚泫然欲泣的表情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你也觉得我是怪人吗?”

她在意的并不是我的反应,而是被当成“怪人”这件事。

如果我现在把她的怪癖再说出去的话,那会怎么样?。

伤人?我昨天那副表情,难道就不伤人了?

“她可能一个人呆久了,不习惯跟别人接触吧。”

我又撒了个谎,同时心里觉得很难受。

眼眶火辣辣地疼,也不明白到底哪里上来的这股火气。

“明天就开学了。我没记错的话,美风妹妹是今年的高一新生吧?”

“嗯。”

“带我去见见她怎么样?”

“你……”

你的声音好吵。不知道为什么,我真有一种想要把他揍扁的冲动。胸口里的某个角落正在隐隐作痛,就像是老旧的齿轮突然咬合出了问题,这股情绪不管怎么转都在卡壳。

“你怎么了陈峰?干嘛一直瞪着我。”

“我要回家了。”

“诶?那么早?”

“家里还有点事情要做。”

当然,这又是一句借口。

我逃避般地离开了那间开着冷气的房间。

走到街上,迎面的一股热浪像要把我融化般地吞了进去。我只觉得脑袋好胀。多久没碰到这种事了?上一次看见女孩子哭,是陪着崔奇一起搞恶作剧。那是在什么时候?初一还是初二。已经记不大清了。

也许就是因为好久没有碰上这种事情,前天晚上美风流泪的样子,在我心里怎么也挥不去。抽动着的肩膀、长发埋起的娇小身形、还有那对瘦削的肩胛骨——现在我一闭上眼睛,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把她弄哭的肯定是我没错。尽管我不确定是什么,但我肯定是做了什么非常糟糕的事情。

到家后,我本来想跟美风好好地解开这个误会。

但是当我走到她的门前,我又犹豫了。

现在再做这些解释,还会有用吗?

我没有把你当作怪人……其实我只是有点惊讶啦……我想,别的人第一眼看到你的房间,也多少会有这种感觉吧……哈哈,真的没有觉得奇怪……兴趣爱好分很多种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同……美风喜欢这些我能够理解,不要误会了啦……

在敲门前,我对着冷冰冰的门板快速演练了一遍自己想说的话。可越说越觉得,这些话跟那天结结巴巴找的借口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还是没有敲门。

所以,我还是这么没用。

带着充满了内疚与自责的复杂心情,我准备迎接新学期的到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