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崔奇与定时炸弹

才没走几分钟,我浑身上下就已经汗渍渍的了。亏我还特意挑了傍晚的时候出门,根本没有区别嘛。都已经五点半了诶,扰人的太阳还是半挂在天空中,就算换到个比较小的锐角,还是没有影响到热量传播的效果。夏日的夜空就像雪隐山上的环山巴士,在你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它才姗姗来迟。

好热,我使劲用手背抹去额头的汗水。

早上的天气预报里说,今天是秋分以后最热的一天,“秋老虎来了哦!”。那位很漂亮的主持姐姐就像是宣布了奥运会金牌得主一样笑得非常灿烂。拜托,秋老虎又不是华山虎,就算出现个一百回,也没有人会高兴。更不用说和金牌得主运动健儿相提并论了。

我抬头望了眼天空,各种形状的云朵,从东边流到西边。云朵间的一片片蓝色躲在厚厚的白色背后,让它看起来好高。我想,这大概是因为视角的关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副景象却令我产生一种云朵即将乘风离我逐渐远去的错觉。

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云朵是人类的思念所凝聚成的形状。虽然它们的外形一直不断地改变着,但是里面的东西却是永恒的。起初听到这句话时,我就觉得说的不完全正确,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永恒的东西真的存在吗?

踩在我脚下的这条天启大道,前身是我们未远镇里最古老的一条山路。原本通向静静的山林里,然而现在却变成小镇最繁华的商业街。五颜六色的霓虹招牌、厚厚的混凝土路面、两旁植满了的行道树、越造越密集的钢筋水泥建筑物……尽管我没有见过从前的天启大道,但我敢保证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看到了吧,不管是有多少的历史,在时间面前总显得渺小,总避不了发生改变。

改变无处不在。

再过不了多久,视野里的梧桐快要变黄。

再过不了多久,便利店里的特色麻辣烫就会打包促销。

再过不了多久,新建的百货大楼就要迎来它首次的元旦大甩卖。

大事也好、小事也罢,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都在渐渐地发生着改变。就像漫画的分镜原稿一样,每一张的差别都是微乎其微的,但把它们串在一起看的话,那种动态的变化就会非常明显。

有时候这种变化真让人匪夷所思。

试想一下,照片里一起比肩站着的美风妹妹,现在已经是一个与我形同陌路的古怪少女了。

我其实并不讨厌发生变化的东西,我也不讨厌这座逐渐改变着的小镇。但要说喜欢?我想那倒也不至于。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世界一直一成不变的话,岂不是跟死了一样?

未远镇镇西面的雪隐山,从前也是一个热闹繁华的地方。但这几年,天启大道造了许多大卖场、农贸中心、百货大楼这种方便的现代商业建筑,去雪隐山那边买东西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前几天,我跟老爸一起上山祈福正巧路过那里。

那幢写着“雪隐街”的庙门如今萧条地令人生畏,那些曾经被妆点得五颜六色的卷帘门现在已经锈的看不出原本的漆色了。只留下两行空荡荡的人行道笔直往前延伸,如同两道被夕阳拉长的枯木长影。大白天也不见几个人,每扇大门都紧闭着,似乎已经没有人居住。

整条街就跟死了一样。

对死过一次的我而言,呆在那种地方心里的某个角落总觉得不自在。

不发生变化,就会逐渐走向死亡。但无论是死亡或是变化,只要你经历了两者之一,那肯定就谈不上永恒了。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永恒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

“滴滴滴——”

正当我恍恍惚惚想着这些事情出神时,站在半坡十字路口的我被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在回神的那一刹那,我还惊恐地以为,这又是哪位不走运的卡车司机在朝我猛按喇叭。结果却发现,只是虚惊一场。原来只是裤袋里的手机响了。

我摸口袋掏出用旧了的翻盖手机,把耳朵凑近听筒。

电话里的大嗓门丝毫不逊于卡车的大喇叭。

“喂!陈峰!你太慢了!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一听到这聒噪到不像话的声音,我就立马认出来电人是我那人生轨迹异常不堪的损友崔奇。拜托,大热天的被你叫出来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偏偏你还要叽叽喳喳地催我。

真受不了。

我决定把我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

我深吸一口气,单手叉着腰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这的时候花了点时间在准备工作上。”

“啥?”崔奇神经大条地愣了一愣,“什么准备工作?”

“还有三十秒”

“什么三十秒?”

“三十、二九、二八……”

“喂,你在数什么啊?”

我不管他的追问,自顾自地倒计时了下去。

“这到底是什么的倒计时!?”

听崔奇的语气,他恐怕是有点着急了。唉,智商不够用和急性子,如果一个人的身上只具备了两者其一,那他充其量只是一个笨蛋。如果有人像崔奇一样两者兼而有之,那他就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大笨蛋了。有些玩笑话只有对这种大笨蛋才能奏效。比如,接下去我说的这句:“其实,我在你家里放了一颗定时炸弹。”

“真的假的!?”

“你屏住呼吸然后再认真听听。耳边是不是有‘滴答滴答’的声音?”

他居然照做了。“……嗯!真有!真有!怎么办!”

白痴,那只是你房里的闹钟。

亏你这么傻,我才能继续演下去。

“再过十秒就要爆炸了,安息吧,崔奇。”

“等、等等…………”

他稍作停顿,似乎是在反复确认‘滴答滴答’声是否真的存在。但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意识到那只是秒针走动而已。

于是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不要啊!!!住手吧!!!大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来不及了。三、二、一!”

“咿咿呀呀呀——————”

BingBong。

欣赏着听筒里传来的悲鸣,我按下他家的门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