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面对记忆与面对未来

我把最后一个重得要死的塑料袋,塞进兰芳那辆“小钢炮”的后备箱。我的“拎包男”生涯,就此宣告结束。

“总算搬完啦。”我直起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给你果汁。”

“不客气了。”我从兰芳手里结果易拉罐果汁,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没想到,兰芳打算就这样把我晾在这里了。

“那你就慢慢喝吧,我先走啦。”

“喂!帮你干了那么多活,连声谢谢都没有啊。”

刷拉刷拉——

车钥匙圈在她手指上转了两圈,然后被她一把握住,她笑着拉开了车门。

“哈哈哈,介意什么哪,我们都是自己人嘛。”

“我已经不是模型部的人了,哪算什么自己人。”

“咦?有这回事嘛?哈哈哈。”

我先是以为她在跟我装傻开玩笑,可是她接着就很认真地看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月你在搞什么,但美风她可是一直在等你回来哦。”

话题突然转变,让我当下无法立刻会意过来。

兰芳给了我答案。

“你知道吗?美风她每个周末都会去雪隐山脚下的麦田里祈福。”

我呆若木鸡地站在建筑物的阴影里。

“听她说是为了某个约定,我猜多半跟你有关吧。”

兰芳的脸庞背负着小镇陌生的街景,突然在我眼中变得模糊。

我想到了那片麦田,也想到了那时候躺在麦田下的感觉。

心底深处纠成一团。

现在知道这些还来得及吗?为什么记忆总是要在现实出了偏差之后,才给你它早就应该给的提示。就像数学考试结束,一对答案才发现上次做错的题目,这次又做错了。可不是嘛,够恼人的。

我甚至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我的记忆一定是在玩弄我。不然为什么偏偏只有那一段是这么模糊,而且为什么偏偏这么模糊的一段记忆,就正好是对我和美风的生活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我打心眼里咒骂来自神经元和海马体的戏弄。

“你准备怎么做呢?继续袖手旁观下去?”

兰芳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我摇了摇头,是在表示“不知道”还是“不会”?

我没想分清,因为我现在的想法就是那么暧昧。

“我就当你说了‘不’咯。”

我还是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嘿,真是个怪人。”

她饶有兴致地盯着我的傻脸看了一会儿。

兴许是觉得无聊了,又兴许是觉得累了,她交叉着双臂,把胸口靠到了小钢炮的车顶。

“我哪,都听美风说了。你跟她小时候关系貌似很好。这不是挺好的开始嘛。”

“怎么会挺好!”

我的语调忽然高昂了起来。别说兰芳,我自己都有点吃惊。

“干嘛脸色突然变得那么吓人。”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

“跟美风的事情,那年冬天的事情,最重要的部分怎么记都记不起来……”

“啊,是因为车祸的后遗症?”

我点了点头。

哎呀……她轻叹着歪了歪脑袋。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你会那么纠结。那么要好的妹妹,一下子变得陌生了,嗯嗯。我想你应该很不会处理这种情况吧,嘿嘿。”

话题又转到了我身上。

但是她说的没错。

“不过哪,回忆这种东西,有些时候还是别太在意的更好。像我吧,小时候的事情,大多数都不记得了。但是,小时候的那些玩伴,到现在都跟我处得挺好的。虽然经常被我骚扰,嘿嘿。”

带着一张不知天高地厚的笑脸,她直起身,拢了拢耳后的发束。

“你也有自知之明啊,被你骚扰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了。”

“哈哈哈,不那样做就不是我啦。”

“亏你还说的出口。”

“重点不在这里,你个笨蛋。我想说的是,回忆不是香烟、酒精这种让你沉迷的东西,想想看,一个光是成天想着小时候的事情的人,怎么活下去啊,对吧?”

这个女人,明明在说着一个能让我细细咀嚼的话题,刚才她脸上的严肃表情却又不知好歹地变成了嬉皮笑脸。

“呀!都这个时候拉,不跟你扯了。想通了你就过来吧,拜拜!”

兰芳一猫腰,钻进了小钢炮。她在驾驶座上还没坐稳,改装过的小钢炮涡轮发动机就轰鸣开了。

喂喂,你是有多乱来啊!就算是我们未远小镇,私改车也是违法的。更何况你还是老师呢!

呼哇——

小钢炮飙走了。

好吧,我想她肯定从没在意过这种事。

白色的车影,飞速远离。

只留下兰芳最后的那几句话,还在我的耳边盘旋。

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记忆?

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未来?

我猜,她想给我提示。

可是,我又该怎么回答这两个问题呢?

夜色已沉,风声呼呼作响。

窗棂也仿佛受不住风势,发出“噶拉噶啦”的悲鸣。

暴风雨,就要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