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泡泡糖事件与自我消沉

离开时代嘉园的已经是7点的事了。月亮爬上了半空,虽然太阳还没有完全潜进地平线下方,但是天空已经被墨蓝色笼罩。我可以看到叫不出名字的星星,在薄薄的云层背后闪耀。它们跟着月亮一起追随着我们的脚步。

转过下一个弯角,我能望见天启大道那长长的斜坡,已经被各色的霓虹点亮,散发着比天空还要耀眼的光辉。在那光芒的顶端,天高教学楼的那种硬梆梆的建筑线条,远远地看去,竟会觉得那么单调僵硬。

“美风、陈峰学长,我家往这边走。”

小瑶一出声,我才意识到我们已经走到了那条分岔路口。

“啊,今天多谢你了。”

我对小瑶笑了笑,说它是败者的惨笑也不为过。是的,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她做得要比我好太多了。

“哪里,能让美风开心就最好不过了。”

她微笑着摆摆手,只是嘴角上吊的形状,比刚才看起来,还要令人费解。

小瑶继续朝我走近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走到了一个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的距离,她才停步。但又立刻附过身,接着对我耳语:“听着,接下去是我对你的评价:作为哥哥你一点都不了解美风,作为朋友你没有接近美风的能力和想法。所以,你的出现只会让美风的生活更糟。”

“你这是什么意思?”

“首先,你从来没有想去了解美风。自以为做对了很多事情,但是也能在别人眼里,在美风的眼里,真的如此吗?你真的做对了嘛?其次,你介入美风生活的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你对美风而言,非常危险。不晓得,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问你,你高中以前的事情,美风她不知道吧?”

“高中以前的事情?”

听到这几个字,我心头咯噔一紧。

我用极不自然地语调,机械地重复了一遍她的问题,侥幸地希望也许她指的是其他的事情。

那段日子的事情,没想到现在还会有人提起。

“就是你和我们镇上那群混混的事情。”

“那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的申辩听上去软绵无力。如果她都调查到了这层的话,那么我的底细已经被她知道得一清二楚。

“也许你觉得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个道理,你明白吗?有心的人,还是很喜欢翻旧帐的。”

“你的意思是……”

她没有选择把话说透,只是给了我一句忠告。

“希望你以后跟美风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对美风也好。”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问吧,裙子的事情,你真觉得只是弄丢了那么简单?”

“不是这样吗?”

“看吧……”

“哼哼”一声冷笑,擦着淡妆的漂亮脸蛋,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时,那对眯缝眼在一瞬间睁得全开。漆黑色的瞳孔,仿佛冰层下的深潭一样,毫不留情地睨视了我一眼。那股寒彻全身的感觉,让我一动也不能动。

身体杵在原地,大脑机械地开始咀嚼着这些对话的含义。

我的出现,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还没有到更糟糕的地步吧?再怎么说,这些日子以来,我也是在陪着美风,不让她一个人感到太孤独。除此以外,我也没有做什么不恰当的事情。

除此以外……我做了什么呢?

我做了什么,要让我非得跟美风保持一段距离?

她最后似是而非地给出了回答——“有心人还是喜欢翻旧帐的”。

有心人指的是谁?

“哥哥,你怎么了?”

喊我的是美风。

她在我身后叫了我很久,我都没有反应,所以有点担心地绕到了我的跟前。

“小瑶呢?”

“小瑶已经走了哦。”

“这样啊。抱歉,刚才有点走神了。我们也回家吧。”

沿着一条小路,方静瑶默不作声地走着。

她在心里非常庆幸,自己在早上帮夏美风出头。因为陈峰刚才的表现,恰好印证了自己的假设——他对美风一点都不了解。

明明一点都不了解,还硬要闯进美风的生活,他有没有意识到这种鲁莽的做法,会给一个女生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他一定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话说回来,从开学第一天起,她就对夏美风特别在意了。那个乍看之下,有点笨拙的身影,像极了自己的妹妹——那跟着母亲一起搬到美国住的双胞胎妹妹。

从那天起,她就开始观察夏美风的生活了。

尽管她总是一脸要哭要哭的样子,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她在其他人面前,真的掉下眼泪。就算在分组活动的时候,被沈开她们有意孤立;就算在走廊里被别人故意撞到;就算自己的课本被人乱涂乱画,她都能忍住。她比自己想的要坚强许多。

方静瑶很快就明白了,那股坚强来自于什么地方,不,应该说来自于什么人。

那是她的哥哥。美风每次见到他的时候,心情总是特别好。

可让她看不惯的是,她的哥哥陈峰,在一年级新生的传闻中,却是个非常糟糕的人。

哼哼,能不糟糕嘛。开学第一天,他就砰的一拳砸到了低年级生的教室门框上。哪能不落下一个“不良学生”的骂名。

虽然事后,她问了别人才知道,那一拳,是他砸给欺负美风的那群人看的。

但怎么说呢,他这么做的目的,方静瑶可以认可,但是他的做法,方静瑶说什么也不能认同。用暴力解决暴力,用威胁消除威胁,这跟镇上的地痞流氓的做法,有什么两样?

而且,他知道这么做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有多大嘛。

欺负人的女生本来就是分成两类的,要么怕硬的,要么怕软的。沈开她们有镇上小混混作靠山,怎么可能因为这一拳头就老实安分呢。

果然,接下去的日子里,沈开她们的欺负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

更让方静瑶生气的是,作为美风的哥哥,陈峰竟然对此一无所知。虽然她也猜到美风会把这些事情瞒着别人,但是她不能理解为什么陈峰没有自己察觉到这种事情。这种事情的蛛丝马迹,只要一上天高的贴吧,或者天高的微博群,立马就能发现不少了吧。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她多管闲事也好,好奇心旺盛也好,总之,等她自己回过神来,关于陈峰的资料,已经查的一清二楚了。

初中时代的问题学生、镇上不良组织的仇人、多次被不良少年打伤住院……这些就是美风哥哥的过去。

合上资料夹的那一刻,她已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她要取代陈峰在美风心里的地位。她不能眼睁睁地把一个跟自己妹妹如此相似的女孩子,交到一个问题少年的手里。

所以,早上“泡泡糖事件”发生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嗡嗡嗡——

小瑶裙子口袋里的手机震个不停。

解开锁一看,是新浪微博的刷新提醒。

怎么才这么点时间,就刷新了两百多条?

点进那只红色眼睛的图标,映入她眼帘的是——

“勇斗中世纪女巫”还有美风被欺负时的那张照片。

“沈开和田妍……她们还真这么做了!”

方静瑶立刻点开了评论栏,不假思索地就把她心里不满的情绪,全部输进了那个白色的方框里。

最后,按下“回复”。

“我不会让美风再被欺负下去。”

她明白,自己喊出的这句话不仅是说给沈开她们的,也是说给陈峰和她自己听的。

也就是在那时候,路灯“呲啦呲啦”地被稀疏点亮。

¤

晚上11点,崔奇的房间里还亮着灯。

当然,以他的性格,复习是不可能的事。一点都没有三年级紧张感的他,这个时候了,还在上网看漫画。

“火影真够拖的。”他伸了个懒腰,把漫画的网页关了,“接下来,看看黑川默示录出的怎么样。”

滴滴滴——

屏幕上,一双红色的大眼睛,跳动着。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桌面上的新浪微博图标右上角的红色数字,已经快接近300了。

“哇,才这么点时间,就刷了那么多。发生什么大事了……”

双击图标,在等待老爷台式机响应的那会儿,他给自己泡了杯美禄。

等他回到桌边,那台512MB内存的老戴尔,终于把微博刷了出来。

前面几条都是些新闻什么的,他也没兴趣。

不过,后面一大串熟人转发的微博,让他打起了精神。

“勇斗中世纪……女巫?”

而且,前面还加了#天启高中#的话题字样。

他不禁想起了前些天傍晚在东楼的遭遇。

难道那个时候出现在东楼的不是鬼娃娃花子,而是中世纪的女巫?

他“咿呀”地在心底惨叫一声,下意识地想把页面关掉。

可是,延迟了几分钟才刷出来的配图,让他看傻了眼。

“这不是陈峰他老妹嘛?”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美风的相貌,他可是记得非常清楚。

这幅配图被人用拙劣的PS技巧处理过,美风的头上被安上了一顶巫师帽,穿的制服也被P成了某种法袍,这些占据了画面远景的中心位置。

近处是两个长得还不错的女生,根据他多年“八卦老油条”的经验判断,这两个女人就是这件事的主谋。一看就是女生小团体的领袖那种气场。

高中生的派系分别,在女生群体里特别明显,班上只要有哪个女生稍微弱势一点,或者稍微给人一种“看不顺眼”的气场,那么总会有几个稍微有点影响力的女生,立刻动员全班其它学生,有时候甚至包括男生在内,一起孤立她。

这种事情,他在高一高二的时候,也亲眼见过好多次。

现在会出现这种微博,也就是说……

“美风她被人欺负了?”

没有听陈峰提起过啊。

他皱了下眉,把放在嘴边的美禄一口饮尽,然后把评论栏点开。

“小姑娘真可怜,你们做得太过分了。”

署名是“青色瑶琴”的网友,占据了沙发地位。

说得好!崔奇在心里称快。

可是,接下去的事情,就有点不妙了。

青色瑶琴立马遭到了网友的群喷。

他耐着性子把喷子们的留言一条条地看了下去,尽管换了许多ID,但崔奇动用他多个动漫论坛版主的元老级别经验判定,那些声势浩大的喷子团,最多也就五六个人罢了。

也就是说,美风的班上,有人故意在惹事生非。

什么叫有人啊……就是那两个脑残吧!

他想起什么似的,抓起手机,立马拨了陈峰的号码。

但是,陈峰已经关机了。

“这家伙……”

他喃喃自语。

其实,他最清楚陈峰不刷微博,对学校的谣言什么的,也是不屑一顾的脾气。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作为哥哥,不站出来替妹妹说上几句话,实在说不过去吧。

既然你不熟悉微博的口水战,那么就让我这个好友代为出马吧!他心想。

Click——Click——

几分钟后,崔奇申请到了一个“御风者尔东”的微博帐号。

然后,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着屏幕怒吼了一句:

“放马过来吧!丫头片子们!”

¤

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感到身心俱疲。

我有时候觉得,讨人厌的事情,就像生物培养皿上的霉菌。

实验一开始,它们只是很小的一团,小到用眼睛看都不一定看得到。小到要在实验室的显微镜下费力找,才能找到。

到了第二天,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在显微镜里找上一阵后,才发现那微不足道的变化。大家在实验记录册里写道:“今天的霉菌,比昨天多了两倍的样子。”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培养皿了的霉菌,还是得用显微镜找,可是找出来的结果,也不外乎那么一行字:“今天的霉菌,比昨天多了两倍的样子。”

后来的日子里,有些不情愿的学生,就不愿意花时间去实验室用显微镜了。“每天多两倍”,这种规律用膝盖想都能想得到。

就这样,到了实验结束的第十四天。他们回到实验室的那一刹那,都被惊呆了。

培养皿里的霉菌,已经繁殖到塞满整个容器的地步了。

是的。仅仅是每天多两倍,这个最开始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变化,在经过一定时间的累积之后,也会让一个小霉斑发展成一团难以想象的可怕菌落。而那些没有在意这个变化过程的人,那些看漏实验里重要转折点的人,毫无疑问,他们是“不及格”的。

“抱歉,已经结束了。下个学期再努力吧。”生物实验老师,面无表情地在他们的实验手册上,敲下鲜红的印章。

抱歉,已经结束了。

我嘴角挤出了一丝苦笑。

人在生活中忽视掉一些小事,这在我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没有人能留意到身边每个人每句话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所想要传达的含义,人,本来就是这么一种沟通起来很复杂的生物,不是吗?

以前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点下头。

可是现在,我有点迟疑了。

可恶,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懊恼地闭上了眼睛。

反正接近了也不可能了解,还不如刻意地保持距离。人本身就是那么复杂,复杂到让我害怕去接近。

我到底在怕什么呀?

我傻笑着睁开眼,望向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我只是把照顾美风,当成了一种任务,一种哥哥和妹妹之间的任务。

除此以外,我什么都没做。

说穿了,我只是站在美风身边,充当起了一个近距离的看客罢了。

没有花心思,不,根本没有打算,要去了解美风的想法。

我就像是一个害怕撞上鬼王而不敢抽牌的低级牌手,明明事情已经步上前进的轨道了,但我却因为害怕走错下一步,而变得迟迟不肯做出选择。

等察觉到的时候,美风已经在走在了我的前面——背负着那些被我忽视掉的棘手的事情。而在她的身边,站着的已经不再是我了,而是小瑶。今后或许还会有更多人站到她的身旁,但我只能在后面远远地目送她们的离去。

明明都迈出了第一步,却不敢接着往前走下去。

我就是这么一个畏首畏尾的人。

呵呵,要不是有老爸的鼓励、有记忆的支撑,甚至连这仅有的第一步,也会胎死腹中了吧。

接下去要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

既然美风身边已经有了小瑶,那么我这个胆小的哥哥,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吧,我想。

准备放弃吗?”

我也不知道。

如果继续下去,只会给美风带来困扰、带来麻烦的话,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了吧,我想。

最后,我闭上眼睛。

这些天的事情,这些天别人对我说过的话,一股脑地涌上心头。

随着回忆的进行,我的心情也不知不觉地消沉了起来。

“呵呵。”

这种思考方式还真跟一个小鬼头没什么两样。

我姑且自嘲地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