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鸟之诗与表白

我远远地望见,家里一片漆黑。

哦,不对。老爸还在加班,他的书房自然没有开灯,但是美风的房间微微透出点光。

我心中涌起一股想找美风聊天的念头,但最后还是拼命克制住了。毕竟,我还没有在家里主动找美风聊过天呢。尽管我和她这几天说了不少话,但都是在上学放学的路上,或者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怎么说呢,都是些比较自然的场合。像那种不太容易搭话的场合,也许对我们来说似乎还有点困难。

哎哟,我在想什么呢,赶紧复习吧。

回到自己房间,抽出书包里的考试计划安排。下周一考的是语文,但是语文又不是靠一两天突击复习就能提高成绩的科目,我想我那半吊子的作文水平应该足够应付。

还是担心一下周二的数学吧。

就这么定了。

我翻开《数学精练与博览》,沙沙地解起了函数题。

从小我的数学成绩就不稳定。不像其它科目,我数学搞不好就考砸。跟美风一起的那个冬天,我期末考试的数学就考砸了。

想起这件事,我发觉关于那个冬天的事情,最近我能记起来的部分越来多了。托这个的福,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我和美风多了不少话题。

别看美风一脸认生的样子,其实心里把别人的想法看得非常重要呢。我有时甚至觉得,她会不会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才会让她不敢在生人面前开口呢?

“糟了。”

这道题目好难。

看来我不能再开小差了。

教数学的纪老师好像有讲过做这种题目的方法。是等量代换法?还是十字交叉法?记得他说:“这道题目非常简单,把括号里面的东西看成一个未知数x,带进去就能轻松地做下去了。”

对了,是等量代换!

我抓住掠过脑间的那一丝灵感,在纸上奋笔疾书。

然而,就在答案马上要跃然纸上的那一刹那——

“陈峰————!咳咳————!”

窗外传来一声巨响。

紧接着,就是那种麦克风发出的刺耳噪音,再是砰砰两下敲麦克风的声音。

“啊,真受不了。”

崔奇那个白痴又在干什么!

“你是傻帽嘛!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我边朝窗外大喊边走到窗边,只看到路灯下有个白痴的身影,在冲我挥手。

我一看,不禁吓了一跳。这个笨蛋不仅带来了麦克风和便携式音响,连电吉他都准备好了,他这打扮简直和路上的流浪艺人一模一样。

不对,说他是艺人,还太抬举他了。

“哟!这首爱意的Romanic浪漫情歌,请容鄙人献于令妹。”他的半吊子英文和文言文的混搭,让我无力吐槽。

“笨蛋,现在都八点了。”

“时间阻挡不了爱情的脚步!恋人就是要在月色下亢进!”他念着蹩脚的三流台词,一边得意洋洋地摆好架势:“你老妹的窗户是哪个?啊,就在你房间边上吧。那么——美风妹妹,请听我唱一曲心中的恋歌:《鸟之诗》”

话音刚落,他开始演奏了。

那把吉他发出的惨叫,就像用指甲挠玻璃、用金属叉划盘子再加上拿小刀刮黑板的结合体。要是听到这种水准的演奏,我想天上的神仙都要吓得六神无主了。

“消失不见的航迹云啊!!!呱呱呱呱!!!”

这嗓子,还不如体育主任老王呢。

“我们望不见了啊!!!呱呱呱呱!!!”

喂!你严重走音了!

“心里好悔恨啊!!!呱呱呱呱!!!”

哑哑哑哑哑!

《鸟之诗》啊!

被你毁啦!

“STOP!!!”

我忍无可忍,也无须再忍。

回过神来,我的身体已经自己动了起来。于是,我只花了10秒钟,就从房间里冲到了崔奇的边上,而且给他的喉咙送上最最温暖的慰问品:锁喉杀。

我的运动力真惊人哩!

十分钟后。

“真过分哩!”

掉了半条命的崔奇,躺在我家的客厅地毯上,捂着喉咙,泪流满面。

“真过分啊”

“我说的是你啊咳咳。”

“这个‘啊咳咳’是你新发明的口癖吗?”

“这是差点窒息的后遗症啊咳咳!”

“这样‘啊咳咳’。”

“够了,我回去了!”崔奇绝望地喊道,“有你这样一个无情的大哥,美风妹妹真可怜啊!”

这句话他也是故意朝二楼大声喊出来的。

讲坏话也要挑时间和挑场合,何况我这个当事人还在现场。

不好好教训他一下怎么行。

“崔奇,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美风她不是特别喜欢音乐的。”

“咦?”

走到玄关的崔奇,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

“那美风妹妹她喜欢啥啊?”

他的肢体语言一下子变成了讨好乞怜的小狗,变脸变得比四川变脸老师傅还要迅速!

我开始故意这么刁难他:“你不是说,‘我是个无情的家伙,不会同情别人’?”

“谁这么说的!小弟立马把他做了。”

“好!”

“咦?”

崔奇低下头,深思熟虑了一会。其实也就2秒钟之后,他果断选择放弃,开始求饶了:“阿峰,告诉我嘛~就当是我人生最大的请求吧!”

“好啦好啦,我就告诉你吧。”

这家伙真容易骗。

就当作是复习时的调味剂,我决定再耍他一下。

“其实哪,美风她最喜欢运动健将了。”

“运动健将?!”

我点点头,然后看了他一眼。“这个词跟你无缘呢,死宅男。”

“谁、谁这么说的!我、我其实也很擅长运动!”

“哦?是嘛,那倒是不错,可是你也知道,美风从来不见陌生人的。你的运动才能怎么样才能让她发现呢?”

“是、是啊,大哥,我该怎么做呢?”

“我倒是有个好提案。”

“请指教!”

他“磅”地一下,朝我行了个大礼。

“你可以绕着我们家跑上30圈,一边跑,一边大喊‘我最爱穿紧身游泳裤了!’”

“OK!”

他居然爽快地答应了,还真这么做了。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

崔奇满头大汗地回来了。

“哟!感觉怎么样?”

“……要累死了,一边跑一边喊,很累啊……话说,喊的那句话有什么意思吗……”

“健美男都爱游泳裤啊。这样就能体现你的魄力了。”

“原来……如此……那接下去呢?”

“然后你站在美风房门前,一边做200个仰卧起坐,一边喊‘请跟我一起跳舞吧!’”

“OK!”

我做梦也想不到,他连这种话都会相信。

于是,我权当无聊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欣赏了二十分钟奇妙的场景。

“一点……一点动静……都、都没有……”从二楼扶着扶手走下来的崔奇,已经一点血色都看不见了。“话、话说……让我喊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仰卧起坐展现的柔韧性,不是跳舞最需要的嘛?这样就能体现你的魅力了。”

“原来……如此!”

“好了,到最后一步了。这是最具有冲击力,最具有破坏力的POWER SHOT!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啊。”

“没问题!”崔起一瞬间就复活了,“说吧,要我怎么做?”

“你要变成一颗蓝球。”我信口胡诌道。

“诶?”

“美风最喜欢看篮球了,如果你变成篮球的话,那不就等于她喜欢看你了?”

“对、对哦!但是,具体该怎么做?”

“你把身体滚成一团,然后我会用传球的姿势,把你传到我妹妹的房间里去。”

“哇哈哈,听上去让人很亢奋啊!”

“啊,就让你亢奋一回。开始了哦!”

“嗯!”

“Yao Ming inbounds the ball(姚明发出界外球), Tracy Mcgrady! He Speeds up,(麦蒂他加速了!) Oh! Unlooked Pass!(无视传球!)”

“PASS!”

咕噜咕噜——

蜷成一团的崔奇,还真的跟一颗球一样。

咕噜咕噜——

诶,好像速度有点快诶。

咕噜咕噜——

“啊,我忘说了。美风的房门,要从里往外才能打开。”

“啊——!这种事情早说啊!”幻想着能够借这股冲力,撞进美风房门的崔奇,一下子慌了手脚。

“喂喂,你还在滚呢,不好好地卷成一团的话……”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巨响!

崔奇的脸就撞到了把手上。

“嗷呜!”

“What a Great Pass(传的好!)”

“脑浆……飙出来了……”

哇塞,一命呜呼了。

崔奇的脸贴着把手,一动都不动,就像一具僵尸那样,挂在那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的确会讨美风喜欢。

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

在轻轻的一声试探过后,美风的房门把手“卡拉”地转了半圈。

我没看错吧。

美风的房门就这样被推开了。

穿着浅蓝色睡衣的美风,从门缝里探出了她的小脑袋。

“晚上好。”

“晚、晚上好。”没想到美风会出来打招呼,我不自然地笑了笑。

“这位是?”

“崔——嘁……”躺在地板上的崔奇,挣扎着举了下手,还是晕过去了。结果他连自我介绍还没作完,“奇”字的发音都没结束。

“你没关系吧!”

看到面前的大活人突然躺尸在地,美风有点乱了手脚,她想把崔奇扶起来,但又不敢那么做的样子。结果变成了在原地手足无措,一副要哭要哭的样子。

这下轮到我出马了。

“这家伙是我的同学。说是朋友也没错啦,哈哈。刚刚我们在练自由搏击,这种程度的昏迷对他来说小Case啦。”

做了一点必要的背景介绍之后,我带着“放心吧放心吧”的表情,冲美风摆了摆手。

她这才安心下来。

“这样……但是刚才,我听到他说找我有事?”

“这种事情不用那么在意也没问题的啦。”

“有吗?”

“没有啦。”

等等,我把崔奇的想法告诉美风的话,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吃惊?害羞?还是……

好像会很有意思的样子。

所以,我把刚才说出口的三个字,硬生生地抓回来,咽了下去。

“嗯,的确有事。这家伙想对你表白。”

“咦?表白是什么意思?”

“就是告白啦,他想对你说喜欢你啦。”

“喜欢?”

小脑袋一歪,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我。

不会吧,她连这个都不懂吗?

她的长相和平时的举动,的确像个小孩子没错,可是她也是高中生了诶,难道在初中的时候,就没有听别人谈起过恋爱啦、男女朋友啦、表白啦之类的事情?

试着跟她解释一下。

“喜欢就是说,一个人对另一人,有特殊的好感。”

“特殊的……好感。”

她扒着门框,费劲地考虑了一会儿。大概半分钟后,带着“是这么回事啊”的表情,她笑着关上了门。

这小颗脑袋到底想通了什么?我真有点好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