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模型与幕间剧

崔奇的房间位于二楼,而且还是个造在半坡上的房子。

虽然在他房间里“外伤性呼吸障碍”这种奇怪的后遗症还是不会发作(因为室内比较接近水平面),但是每次到他家玩,我都跟上学一样要爬坡爬到气喘吁吁。

这点让我很头疼。

崔奇家位于天启大道边上某条分支小道的转角。在几年之前那还是全镇最没人气的地方。原本以为这个地方会跟崔奇一样默默无闻下去,谁晓得去年年末,那里被某个开发商看中了,说是要在那里造一个娱乐中心。崔奇房间的窗户正对着那片空地。还好现在还没施工,不然的话打死我都不会去的。我可受不了冲击钻打地桩的声音。

按下门铃。哈,果然是他亲自出门恭迎。

“你来的太慢了!”现在这个时间点,他老爸老妈是不会在家的。所以他才敢这么放肆。“土豆台在放《模玩帆丝》,你快上来一起看!”

开了个门,崔奇就不耐烦地跑开了。

这就是他招呼客人的态度吗?

真让人火大。决定了,待会要去捉弄他一下。

沿着熟悉的木制扶梯上楼,崔奇的房间在二楼正对楼梯口的位置。

刷成粉蓝的墙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除此以外,房间里就没什么高科技的东西了,那台破海尔台式机可不能算。靠墙的地方竖着个书架,上面放的六成是漫画书,三成是动画DVD,剩下一成不到的是参考书。估计那些也是他老爸老妈逼着他买的。

这地方还真是五年如一日的朴素到渣啊。

正当我兀自感慨的时候,电视里的声音莫名其妙地就娘炮了起来。

“这把就是田宫的金牌剪的说!”

明明是个大男人,干嘛用“的说”这种语气词。

崔奇手舞足蹈地互动道:“帆老师,金牌剪我也有啊!”

真想不通为什么,这种“的说”还真能调动起某些观众的情绪。崔奇那一米七出头的瘦弱身躯,听到这句话后,立马就忙活开了。

“金牌剪是做模型的必备哦,咔嚓咔嚓,水口剪光光的说。”

“剪光光,剪光光!!”

崔奇扇动着鼻翼,满面红光。手上的金牌剪,更是配合帆老师的节奏,一起在“咔嚓咔嚓”。

这到底是教人做模型的节目,还是推销模型工具的广告啊……现在的电视节目真是的,动不动就来这套。

“帆老师今天就用这把神奇的金牌剪,教大家怎么处理那些曲面水口。开工的说!”

“等等,等等,我刚买的Virtue模型呢??”

“喂喂,帆老师已经开始动手咯,你怎么还在翻箱倒柜啊?”我不禁嘲笑了他一句。

“找到了!什么?已经开始做了!”

“你才刚发觉吗!”

节目里,帆老师早已拿出了一个推进器发射口的零件,开始“的说的说”地讲解起了要领。崔奇为了跟上进度,只得头点得跟不倒翁一样勤快,把帆老师的话奋笔疾书在笔记本上。

这个《模玩帆丝》貌似是最近才火起来的教育类节目,帆老师由于他独特的人格魅力(我看是没力才对),在模型宅男的心中有着其崇高的地位。可我总是看不惯他那副娘炮的样子,看了几期就果断放弃了。拆个包装盒用得着翘兰花指吗,吹个打磨碎屑用得着迷上眼睛吗,喷个保护漆用得着把眉头皱的那么夸张吗?还有那“的说的说”的口癖。最受不了的是……

“啊,来了。”

帆老师处理完了水口之后,立刻给电视镜头献上一个飞吻。身体毫无意义地旋转了两圈,用一个华丽但很蠢的姿势,把喷射口零件递到了镜头前。屏幕的周围顿时出现了闪金光、撒鲜花的夸张特效。

“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崔奇却不这么认为。“学到了……学到了一课啊!”

崔奇激动地声音都在发抖,或许他和帆老师有某种共同之处。

不过话说回来,崔奇也真够可怜。不就是处理曲面水口嘛,刀功好的话,用笔刀就能解决。哪用得着花上一百多块,买那把金牌剪。

再说了,帆老师用完金牌剪之后,不也用了笔刀来修平的嘛。少年,醒醒吧,《模玩帆丝》就是个哄你去买各种各样的模型工具的软性广告啦。

作为你的模友,我有必要承担起这个责任,好好地警告他一番。

下定决心后,我随手抓起桌上放的那罐保护漆,对准那个白痴的后脑勺,按下了喷嘴。

“醒醒吧!”

“哇!你在干什么啊,陈峰!”

“你的头发看上去没精打采的,我帮你涂点啫喱水。”

嘶嘶嘶嘶——

“不用了,唉,我说不用了。咳咳咳,这是我的脸啊!”

“其实这瓶是两用的,既是啫喱发胶,也是面部啫喱。一石二鸟哦!高兴吧崔奇?”

“高、高兴就有鬼了!不要!停!”

“放心,我不会停的。”

“快住手啦!咳咳咳,我要被你杀了!”

“呀,电视机太吵了,没听见你说什么啊。”

“住、住手!!!雅蠛蝶!!!哇,我踩到金牌剪啦!!!”

大概过了半小时,这一场闹剧终于尘埃落定。崔奇的房间重新回复平静,只可惜这种平静向来不会持久。崔奇的头发滴答滴答地淌着水,他一边擦头发,一边给脚底踩到金牌剪的伤口贴创可贴。而我则在他边上刷刷地翻着漫画。这本叫《银塔曼》的东西好无聊啊!

滴答滴答——

闹钟在走。

刷——刷——

我翻动着书页。

“那个可是油性漆,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功夫才洗干净的……”

果然,崔奇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看他一副怨妇的神情,还真和他的长相万分般配。

“辛苦了。”

“别说的事不关己一样!”

“对不起,下次喷的时候会注意的。”

“还有下次吗!”

“看情况咯。”

“什么样的情况你才能不喷我啊?”

“哈哈,比起做模型,你更有当谐星的天赋。”

“话说回来”,我啪地合上那本无聊的漫画,“你找我来你家干嘛啊?”

“当然是为了美风妹妹!”

我没生好气地说:“无聊,我回去了。”

谁知道崔奇居然没有阻拦。“是吗,那就没办法。”

诶?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平常我这么说的话,他肯定会发一阵牢骚,什么“怎么那么早!”“再留下玩一会”之类的。

我一脸狐疑地看着那位长残的憨豆先生。

“嘛,把你叫来也只是想跟你事先打声招呼啦,不过,你今天对我的态度实在太恶劣了。所以,本大爷准备……”

我头也不会地走了。“什么嘛,听这个开头就觉得挺无聊的。真是浪费时间,下个礼拜还有摸底考,早点回去复习吧。”

在我把穿好鞋子准备开门的时候,我听到楼上传来一阵幡然醒悟般的惨叫。接着还有信誓旦旦的咒骂。至于内容是什么,因为他的语速太快,我没有听清楚。

不过,以崔奇的脑容量来判断,他肯定又在想什么无聊的事情。

“我走了。”

我随手关上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