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地鼠与萨拉门蒂安国王

我在食堂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美风,反而被崔奇那个家伙撞了个正着。时间也不早了,我只好将就一下,按照了老办法解决午饭问题。我们两个来到屋顶。

风很大,我的刘海随风飘动。

我走到护栏边,将身体向后一仰,抬头望着蓝天。

今天是个大晴天,天空也是一片蔚蓝。我的视线无尽地向前眼神,仿佛被包裹在了一片蓝色的海洋里。但比起前些日子那如同宝石般的盛夏纯蓝,秋分以后的天空已经逐渐地蒙上一层淡淡的灰色,就连云的轮廓也有些分辨不清了。

天总是那么高,如果没有翅膀的话,想要飞到空中,完全是不可能的。就算能坐在飞机里,也有些事情是做不到的——比方说,我们永远没办法伸手摸到那些白云。

有时我也在想,白云的里面究竟会是什么呢?会不会像我听说的那样,有人们的思念藏在里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它们要高高地飘在大地的上头,不让我们碰到呢?难道这就代表着,无论我们怎么倾尽全力,也没办法把思念这种东西牢牢地抓在手心?

这种艰难的过程就像我们再怎么努力,也免不了对被人产生误解,或者被别人误解。

说到底,思念也好,感情也好,都是虚无缥缈、难以捉摸、没法预测的东西。谁会想到那个像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嗯嗯”傻笑的可爱姑娘,却被自己的新同学当成了可笑的怪人?

碰到这种没天理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生气。

直到现在,我还余怒未消。

崔奇也自说自话地跟了过来。“这么多年了,你还真是没变哪!一有不爽的事情,就跑到屋顶来。明明身体吃不消,却还要往高的地方跑,你真够自虐的。”

“跟踪狂没有发言的权利。”

“太伤人了!我只是好奇自己的挚友丢下我一个人出走的原因罢了!”

“好吵啊。下次你在说话前先唱段小曲,让我做个心理准备吧。”

“谁会干那种事!”

崔奇瞪着眼睛,呼哧呼哧地喘了两口气,然后也学我的样子,靠到了栏杆上。

两个大男人,肩并着肩,抬头仰望天空的这幅画面……

说实话,挺恶心的。

干脆不要看到他。

我把头往外一别。

“你要无视我到什么时候?!”

听着崔奇近乎惨叫的声音,我的心情却奇妙地稍微好受了一些。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看到比自己更衰的人时会产生的快感”吧。

“话说回来,刚才真不像是你的作风。”

“什么啊?”

“别装傻了,虽然你长着一张可怕的脸孔,但我好久没见你凶人了。刚才那副恐怖的表情,初二以后我就没看见过了。发生了什么事啊?那个一年级新生跟你有仇?”

我一时间无言以对。

仇?应该还没到那种地步。

但我不想再想起那件不爽的事情,只是逃避般地望着天空。

有一朵样子奇怪的白云,被风吹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反正,一定是美风妹妹的事情咯?”

又来了,这家伙惊人的直觉。

我佯装镇静地放松了一下脖子。

“唉……好吧……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告诉我就是了。那我先回教室咯。”

我没有理他。

我的视线也一直没从那朵白云上抽离。

那个形状像是什么?

草莓?

蘑菇?

奶油蛋糕?

嗯……还是更像地鼠吧?

放学后,我和美风约好一起回家。夕阳从我们背后照来,把我们的影子在天启大道上拉地好长好长。一步一步地,我们追着影子往前走。一步一步地,我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我率先打开话匣子:“习惯天高了吗?”

美风一如既往地用孩子气的方式点点头。

“没关系,我也知道这种事情要慢慢来。”

“嗯……”

这两天降温降得非常快。从崔奇家回来的第二天起,气温好像参加了跳水项目的选拔赛一样,用一个接一个的华丽姿势,在温度计上俯冲出一条夸张的折线。照这个势头下去,讲不定下个礼拜,就要穿秋装上学了。

我善意地提醒美风:“下个礼拜就天气可能转凉。你买到学校的秋季校服了吗?”

抱着维多利亚的手办,美风又乖乖地点了点头。

“但是……有点大。”

我稍微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身材娇小的她穿上那套长袖校服的模样。哈哈,袖子都可以当水袖用了吧!看到我咯吱咯吱傻笑的样子,美风的大眼睛茫然地扑闪着,脸上的表情像是在问“有哪里好笑吗”。

我急忙收敛起了笑意,“没什么,没什么。”

美风嘟了嘟嘴。她一定是没能理解,那一秒我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有多么滑稽。

走着走着,我们两个人路过前些日子新开张的“茶风暴”。

“有什么喜欢喝的东西吗?沙冰?奶绿?柠檬茶?我请客哦。”

“真的么?”

“当然啦。”

“我能挑自己喜欢的口味么?”

“当然可以,请客就是让你挑喜欢的东西点啦。”

“哇——”

美风兴奋地凑到了柜台前,仔细研究起了那些菜单上的甜品。

看着她兴冲冲的背影,我想,即便是短暂的一瞬间,即便是用其他东西换来的暂时的笑脸,我也觉得,在那一刻真的非常满足。

车祸之后的失忆,让我体验到了连自己存在本身都无法证明的那股空虚感和恐惧感。从那以后我变得非常胆小,不是身体或者魄力上的胆小,而是更加细腻的感情上的地方。也许我就是人们常说的“感情上的懦夫”。在几个处得时间比较长的同学眼里,我就是一个他们看不透的人,一个不大好接近的人。并不是说我喜欢故作深沉之类的,而是我一直在刻意地跟他们保持着距离。

恐怕,我就连对崔奇也是如此防备。

我害怕着,我恐惧着。

我一旦触碰到了他人的内心,我一旦他人走进了我的内心,我一旦在两个人的心间有了牢固的纽带——无论是哪种情形,都会让我不寒而栗。

可是我到底在怕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

可是,当我望着美风那小小的背影,我似乎能看到那时候的我自己。就是失忆那会儿,什么人都不认识,什么朋友都没有,什么陌生人都不敢去接近的我自己。甚至,还能看到现在潜藏在我心底的那份懦弱。

她与我相似。

小小的背影,就像是一面镜子,让我看到了两个人脆弱的身姿。

小小的背影,就像是一朵白云,她那脆弱的纯白,让我有种想去保护、想去拥抱的冲动。

也许这就是一个当哥哥的人,该有的感情吧?即便是不完美如我的哥哥,在面对另一份如此相似的不完美时,也一定会有这种守护的冲动。

“我要这个萨拉门蒂安国王沙冰,行么?”美风转过头征求我的同意。

这次轮到我使劲点头了。“OK!”

我给自己点了杯蜂蜜奶茶。

付完钱之后,我倾身靠在墙上,一边看着美风和维多利亚玩在一起的背影,一边等着店员做饮料。

就在那段时间里,我想起了老爸早上的话。

“也许只有你才能帮得到她。”

老爸,虽然我知道你话中有话,但我已经不想再追问了。

“你的请求我会想办法去完成的……”风声藏住了我的呢喃。

“两位久等了。”

店员说着温柔的职业话,把两杯饮料送到了我们手里。

哇!美风点的那个什么什么国王,竟然有这么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