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居里夫人寓言之二(公元1867—公元1934)

留给孩子的财富

家长学校今天上第一节课,由这所学校的主要发起人和创办者王校长亲自给大家讲课,题目是《居里夫人到底给孩子们留下了什么财富》。

王校长首先介绍道:“大家肯定也都知道,居里夫人本人和她的家庭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她一生两次获得诺贝尔奖,她的大女儿伊伦娜和大女婿约里奥因发现人工放射性也同时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二女儿艾芙是音乐家和传记作家,二女婿曾以联合国儿童基金组织总干事的身份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诺贝尔之家’。”

说到这儿,王校长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大家一定会很好奇,居里夫人作为取得巨大成就的科学家,平时工作如此繁忙,是如何培养教育自己的孩子的呢?她留给孩子是的什么财富呢?”

这时,有一位家长发言道:“居里夫人两次获得诺贝尔奖,光那两笔奖金就很可观了,还需要什么啊!”

王校长听了,不由摇头说道:“很遗憾,居里夫人没有这样做,巨额的诺贝尔奖金,对于一向清贫的居里夫人来说,却并不希罕,她把大量的奖金赠送给波兰的大学生、贫困的女友、实验室的助手、没有钱的女学生、教过她的老师、资助过她的亲属。不仅如此,对于研究出来的东西——镭,也是这样处理的。”

原来,到了一九0二年,居里夫妇经过多年废寝忘食的刻苦研究和艰苦努力,终于大海捞针似地从数以吨计的沥青铀矿渣中,提炼出十分之一克纯净的镭。一九0六年,丈夫比埃尔•居里横遭车祸逝世后,需要决定他们夫妇提炼出来的这些镭处置问题时,有的亲友主张将这些镭卖掉,作为两个孩子的遗产。

但是,居里夫人没有这样做,她毅然将这些镭无偿地赠给了巴黎镭学研究所。

后来,美国著名记者威廉•布朗•梅洛尼夫人在全体美国妇女中发动了一场募捐运动,为居里夫人又募捐到一克镭。在举行赠送仪式的前夕,梅洛尼夫人请居里夫人审阅礼品证书,居里夫人看了后说;“这个文件得修改。美国赠给我的镭,必须归科学所有。只要我在世,无疑我将只把它用于科学研究。但是,如果我照目前这个文件办事,在我死后,那克镭就会成为个人遗产,成为我女儿们的财产。我决不能那样做。我想把它作为礼物赠给我的实验室。我们可以叫一个律师来吗?”在居里夫人的坚持下,梅洛尼夫人只得深更半夜找来一位律师,拟定了一个转赠的法律文件。这样,居里夫人才在上面签了名。

王校长接着说道:“当时,一克镭的价钱,值一百万以上金法郎,有这样一笔可观的钱财,孩子们未来的生活、社会地位就有了保障。贫寒中长大的居里夫人,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她为什么不为孩子着想呢?是她不爱孩子吗?不愿让孩子们生活很好一些吗?不是。原来她认为:‘贫寒固然不方便,过富也是多余而且讨厌的’,孩子们‘将来必须自谋生活,这才是妥当而自然的事情。’就这样,居里夫人在经济上虽然没有给孩子们留下巨额款项,但是从思想上却经常教育孩子们:“应该不虚度一生’,应该像蚕一样‘自愿地、坚持地工作’,‘永远忍耐地向一个极好的目标努力’。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写信给女儿说:‘不能为法国的现在效劳,就应该为它的将来努力……。战争之后,法国一定缺少许多人,必须有人补他们的位置。你们必须尽力研究物理学和数学。’事实证明,居里夫人留给女儿的,是教会了自己的女儿如何自立自强,这一珍贵的财富,才是永恒的。”

说到这儿,王校长拿起手中的一本书,说道:“这是一本居里夫人的传记,是由她的女儿艾芙写的,里面谈到居里夫人是如何教育她的孩子们的,大家不妨去读一读。居里夫人在经济上虽然没有给孩子们留下巨额款项,但留给了孩子们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就是这样一笔无法用金钱计算的财富,使她的两个女儿分别在科学和艺术上取得了显著成就,成为‘诺贝尔之家’的重要成员。”

放下书本,王校长又感叹道:“其实,居里夫人不仅给她的孩子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更给我们这个世界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精神遗产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