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尼采寓言(公元1844—公元1900)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德国著名哲学家,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同时也是卓越的诗人和散文家,出生于普鲁士萨克森州勒肯镇附近洛肯村的一个乡村牧师家庭。他最早开始批判西方现代社会,然而他的学说在他的时代却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他的著作对于宗教、道德、现代文化、哲学、以及科学等领域提出了广泛的批判和讨论。他的写作风格独特,经常使用格言和悖论的技巧。尼采对于后代哲学的发展影响极大,尤其是在存在主义与后现代主义上。

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

有一位朋友,在一件事情上对大哲学家尼采说了谎话,欺骗了尼采。尼采知道真相后,整天闷闷不乐的。

一天,这位朋友遇见了尼采,不好意思地说:“我不知道你竟然会为了这件事感到这么难过,我向你发誓,如果当初要是我知道你会这么难过,我肯定不会对你说谎话,欺骗你了!”

尼采听了,不由连连摇头,说:“不,你错了,我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感到难过。”

朋友大惑不解,问道:“怎么,难道不是因为我对你说了谎话,欺骗你了吗?”

“不是的,朋友。”尼采说,“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为什么而生活

有人好奇地问大哲学家尼采,平时是怎么生活的。尼采回答:“如果让我来问,我肯定要这样问你:你想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活?”

那人听了,感到难以理解,说道:“生活就是生活,干嘛还要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活呢?”

尼采摇头说道:“尽管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但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活,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活,两者之间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人更不明白了,问道:“我不明白,知道和不知道,这中间能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是不一样的。”尼采肯定地说道,“因为一个人当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不肯蜕皮的蛇

青蛇不解地对它的朋友小花蛇说:“我真不明白,明明我们都活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蜕皮呢?蜕皮难道不痛苦吗?”

小花蛇听了,生气地说:“你怎么连这样的常识都不懂呢?”

“你这都是些什么常识呀,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啊?”青蛇听了小花蛇的话,表示更不解了。

小花蛇不由得连连摇头摆尾,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你难道没有见过人类,当他们抓着旧思想的皮不放,人便会从内部开始腐败,不仅无法成长,还会迎来死亡。”

“可人类是人类,我们蛇是蛇,人类发生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青蛇仍无法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呢?”小花蛇气得大声叫嚷道,“大思想家尼采早就说过:不蜕皮的蛇只有死路一条。人类也不例外。若是抓着旧思想的皮不放,人便会从内部开始腐败,不仅无法成长,还会迎来死亡。要脱胎换骨,就必须让思维也进行新陈代谢。有了这句话,你总应该明白了吧!”

优美的灵魂

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说:“我比你更优美!”

“你凭什么这样说呢?”另一个灵魂冷静地说道。

那个灵魂回答道:“我这样说,当然有我的理由,最主要的一点理由,就是我比你飞得高!”

另一个灵魂不解地说:“照你的意思,优美的灵魂,就是能飞得最高的那个?”

灵魂说:“我当然是这样的意思,难道不对吗?”

“当然不对呀!”另一个灵魂毫不客气地说,“大哲学家尼采说了:优美的灵魂,不是那个能飞得最高的,而是那个没有大起大落,始终处于更自由、更透亮的空气中和高度上的灵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