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雨果寓言之五(公元1802—公元1885)

保护“卡洛斯党人”

这座城市因保护文物和古迹而受到当地老百姓的交口称赞,更是受到中央和省里有关部门的表彰和奖励。中央和省里几家媒体的记者,特地专程奔赴该市,采访分管城建的副市长程健平同志。

作为市领导的程健平同志当然很忙,但由于是中央定下来的采访任务,无论多忙他都得抽出时间来接待。

程健平和记者见面的第一句话,却硬是把记者推给了他的老父亲:“其实,你们真要来采访,还是去采访我的父亲,因为是父亲的一句话提醒了我!”

“你父亲说了什么呢?”记者们顿时来了兴致。程市长说:“我担任副市长后,父亲了解到我分管城建工作,立即给我打来电话,就说了一句话,要我这个市长,一定要好好保护城里的那些‘卡洛斯党人’。”

“什么‘卡洛斯党人’?”见多识广的老记们听了,也是一头雾水。

程市长笑了,说道:“当时,我听父亲这么一说,也感到奇怪,这是什么什么呀!我父亲在乡镇中学教了一辈子的书,退休了也喜欢读书看报什么的,可这个‘卡洛斯党人’,在我的记忆中,可从没听他说起过呀,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程市长告诉记者们,后来,父亲让他去找到雨果写的一篇题为《致拆房者》的文章,才了解到这个所谓的“卡洛斯党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原来,《致拆房者》是当年雨果回老家后写的一篇文章,写于1832年2月14日。雨果在这篇文章里提到,他发现老家罗安镇中心广场上古老的路易乌特梅塔楼即将被拆除,而镇里的一位“朴实而且受过不少教育的人,有文学修养并爱好艺术和科学”的Th先生,作为“上届镇议会唯一留下的成员,也是唯一反对拆塔楼的人,虽尽全力但没有成功,怎么讲道理也不成。那些新的议员以压倒多数否决了他”,“而且,由于他在替这座无辜的塔楼说情时表现得比较激动,还被称作是卡洛斯党人”。那些认为塔楼要拆的人,表示“塔楼代表着封建社会,表决时甚至全场欢呼”。

说到这儿,程市长语调沉重地说:“读完这篇文章,我才深深体会到老父亲的良苦用心。雨果文章中提到的那位议员,为保护古建筑不惜受到众人的讽刺和嘲笑,甚至还被称为‘卡洛斯党人’。可以想见,当时的这个卡洛斯党人,是多么地不受议员们的欢迎啊!”

说到这儿,程市长停顿了一下,又加强语气接着说道:“伟大的作家雨果在这篇《致拆房者》中,怒斥这种无视历史、毁灭古迹、破坏文物的行径是‘一宗真正的谋杀案’,他为那些故乡人感到羞耻!父亲让我读一读这篇文章,其实是在提醒我,今天,我们的城市在进行大规模建设时,也会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同志,为保护文物和古建筑不受到损害,他们仗义执言,因为他们一辈子甚至几代人都生活在这座城市,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们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的积极性,一定要多听听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千万不要成为历史的罪人啊!”

讲到这儿,程市长便再也说不下去了。记者们追问道:“就这么完了,你就不谈谈你们具体是怎么开展保护工作的吗?”

程市长笑了笑,摇摇头说:“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讲的了,真要谈感谢的话,第一要感谢我的老父亲和周围那些老同志们的及时提醒,第二还是要感谢雨果一百多年前写的这篇文章,尽管直到现在,我对雨果文章中提到的那个‘卡洛斯党人’还是不那么十分清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