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柏拉图寓言之二 (公元前427—公元前347)

是谁征服了谁

一天,有位年轻朋友激动地跑来告诉柏拉图:“我今天终于征服了我的女朋友,我太高兴了!”

柏拉图听了却连连摇头,说道:“不、不、不,事情远远不是你想象的这样!”

年轻朋友奇怪地问道:“怎么不是这样呢,难道是她征服了我吗?”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柏拉图肯定地说,“其实确实应该是她征服了你。”

“可她什么也没有对我表示呀?”年轻朋友不由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说道。

柏拉图解释道:“恋爱,在感情上,当你想征服对方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对方征服了。首先是对方对你的吸引,然后才是你征服对方的欲望。”

年轻朋友听了这话,如梦初醒,连连向柏拉图表示感谢。

熟悉的陌生人

有位正在热恋中的青年朋友,有一天对柏拉图说:“两个原来恋爱的人,分开了为什么要做熟悉的陌生人呢,难道只是因为分手就不能成为朋友了吗?”

“为什么还要做朋友呢?”柏拉图说:“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没有经历过痛苦的爱情是不深刻的。爱情使人生丰富,痛苦使爱情升华。有了这一些,就足够了!”

青年朋友却摇头说:“可继续做朋友,可以使双方的痛苦减少啊!”

“事情并不是你这样想的。”柏拉图认真地解释道,“为什么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双方彼此伤害过。为什么分手后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双方彼此深爱过。正是这样,所以双方才会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信心

一天,有个青年学生忽然跑来问柏拉图:“老师,谁都希望成功,不希望遇到失败,可我们应该怎么样做,才能使自己永远不失败呢?”

柏拉图想了想说:“要使自己不遭受失败,只需做到一点就行了。”

这位学生听了,不由惊喜万分,说道:“这是真的吗?如果能使自己永远不遭受失败,别说是让我做到一点,就是十点也没问题。不过,你得告诉我,想让我做点什么呢?”

柏拉图摇头说:“其实,你并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有足够多的信心就行。”

学生说:“我当然有信心啊,可有信心又怎么样呢?”

“只要有信心,人永远不会挫败。”柏拉图认真地说道,“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的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的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爱的伤害

有位朋友,有一天突然找到柏拉图,气冲冲地责问道:“都说你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可你怎么能这样指责爱呢?”

“我指责爱?我什么时候指责的?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柏拉图感到莫名其妙。

朋友说道:“你不是说爱也是一种伤害吗?请问,爱怎么能是伤害呢?谁都知道,这世界上的爱,虽然有自私的,但也有无私的,而无私的爱更是神圣而又伟大的爱。当然,无论是自私的爱,还是无私的爱,都不可能会有任何伤害啊!因为爱就是爱,伤害就是伤害,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关联的!”

柏拉图对朋友说:“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可不好意思,我还是坚持认为我说得并没有错。”

朋友生气地说:“这么说来,你还是坚持认为爱也是伤害?”

“是的,一点也没错。”柏拉图看了这位朋友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尽管你有些话虽然也有道理,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也并没有说错:有时,爱也是种伤害。残忍的人,选择伤害别人,善良的人,选择伤害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