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噬火

法力漩涡渐渐消散,荀千里没有理会旁边法力全失的陈同。

他冲进剑阵中,抱起弟弟使用的大刀嚎啕痛哭。

此时与弟弟在一起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从小时候的一起玩耍,到后来他与弟弟一同觉醒了祸斗血脉,二人一起修炼。

为了能让渡劫失败的弟弟继续修行,他四处筹钱购买各种奇珍异宝。

可就在他即将完成自己的目标时,他的弟弟却被不远处的那个人类杀死了。

荀千里缓慢地将大刀背在身后,就像是将弟弟的尸体背在身后一般。

站起身,荀千里双目赤红地看着双手拄膝的陈同。那眼神就像是被打断配种的公狗,怨毒而憎恨。

被恶犬凶狠的眼神锁定,陈同不禁心中打起了寒噤。

此时的他能怎样,法力全失连剑都拿不稳。

荀千里不想一击将陈同杀死,他要学习人类最残酷的刑罚,凌迟处死对面的人类男人。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起初他只是用单纯的火焰攻击,打算用自身释放出来的火焰,一寸寸的慢慢的烧死折磨死陈同。

但陈同的炼体神通“雷神法体”,是由阴阳玄体神通演变而来,本身就有避阴阳驭水火的功能。

见普通火焰不起作用,荀千里开始动用自己体内的妖火。

妖火攻击让陈同吃尽了苦头,部分皮肤已经泛出了黑红之色,显然是已经被烧糊。

疼痛难忍的陈同开始慌忙逃窜,而就在疼痛与逃窜之间,陈同发现了一个转机。

就在刚刚他击杀荀万里之后,一小团金光无声地没入到了陈同体内。

这是荀万里吞噬他的十五个月的寿命,随着这十五个月寿命一同进入陈同身体的还有一种神通:噬火。

这是祸斗的本性,也是他们的天赋神通。

上古时期,第一代祸斗邪神是火神祝融的随从,具有吞噬火焰的能力。

慌忙逃窜中,他将一把丹药放入口中。

虽然这些丹药对此时的陈同帮助很小,但是聊胜于无。

他要的就是能让他运转功法的那一点法力,也好让他在运动中修炼噬火神通。

上蹿下跳左滚右翻,陈同把能施展的躲避手段全部施展了出来,只为能拖延时间。

终于,在陈同橘子金丹的上方,一滴法力甘露滴了下来。

这就像久旱之后的一滴甘露,使得陈同全身舒爽。

一连九滴甘露落下,陈同终于有了能够运行小周天的法力。

小心翼翼地运转着纳玄功法,脚步身形还如凡人一样躲避着对方的火焰攻击。

看着如猴子一般的陈同,荀千里再也没有耐心陪他玩儿下去了。

双掌合十结出手印,四条火蛇如藤蔓一般直接将陈同捆缚。

荀千里显得狰狞且得意,“我看你现在还怎么逃,我要一点点的烧死你。烧到你的皮肉,烧掉你的骨头。看着你痛苦的死去,痛不欲生……”

没有去管荀千里口头上的发泄,陈同闭上了双眼。

在荀千里看来陈同的闭眼行为是放弃,而陈同则是在暗自修习着噬火神通。

噬火神通最大的难题就是淬炼脏腑,它要保证烈火入腹不会烧坏五脏。

寻常而言,是需要像修炼炼体神通一样,利用外物来淬炼自己的内脏。

但是现在陈同根本没有那种机会,他只能动用自身的五行劫雷来淬炼柔软的脏腑。

就在陈同打算利用五色劫雷淬炼脏腑的时候,身外一团巨大的妖火直接轰在了他的左手上。

火焰持久,皮肤在妖火的包裹下逐渐变红,变黑。当最后一抹黑色脱落后,妖火继续灼烧着陈同的白骨。

痛,剧痛,难以形容难以忍受的疼痛。

咬破舌尖,陈同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牙关咬碎,暗自淬炼着自己的脏腑。

左手白骨渐渐发黄变黑,随后燃烧殆尽的骨骼化作了白色的灰烬随风吹散。

左手烧没后,又是一团更大的火焰包裹住了陈同的小臂。

这一次燃烧的时间更长,给予荀千里的快感也是更强。

荀千里陶醉般地呼喊着:“弟弟,你看到了吗?我正在把这个低贱的人类一点点的烧给你,你与我一同体会这种快乐吧。”

疼痛让陈同流出了黄豆粒大小的汗水,汗珠刚刚渗出皮肤便被妖火蒸发殆尽。只有一点白色的盐渍,留在皮肤表面。

半个小时的时间小臂被烧光,而后又是大臂。

陈同也是豁出去了,就算四肢被全部烧没,他就是用牙咬也要咬死对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臂也被烧没了。

荀千里打量着陈同剩下的三肢,调侃地说到:“一会烧哪里呢?是腿还是另一条手臂呢?还是烧另一条手臂吧,这样也能对称一些。”

一手抓着四条捆缚的火蛇,一手五指张开凝练出妖火。

手腕轻轻一抛,火团直奔陈同的右手飞去。

就在此时,陈同猛地睁开双眼。

剩余法力全部运转,巨嘴一张直接将荀千里释放出的妖火吞入腹中。

火焰被胃肠吸收,进而转化成了法力融入陈同的身体之中。

随后陈同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抓过捆缚在身上的四条火蛇,一口咬下,火蛇直接被咬断,陈同重获自由。

站在荀千里的对面,陈同双眼异象重生。左眼释放着雷芒,右眼释放着火焰。就这样陈同怒视着对面的驼背老者,好似要食其肉饮其血一般。

“老死狗,让你烧,我今天就要吃红烧狗肉。”

心念一动散落在地上的诛仙剑重新握在手中,纳玄功法肆无忌惮地吸收着周围的灵气。

荀千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失声问到:“你施展的是噬火神通吗?”

陈同将诛仙剑横在胸前,说到:“正式。”

“难怪你会六郎的分身、阿傍的法天象地,我在你的体内还感应到了朱厌的本源战火。原来我们这些吞噬了你寿元的邪神,被你杀死后都会让你获得我们的神通。”

荀千里面露了然之色,他是第二个知道陈同秘密的邪神,同时也是最后一个。

看到荀千里的表情,陈同便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将祸斗击杀,否则自己的秘密便会泄漏。

其实他的秘密刑天也知道,但是刑天不会说,因为那是他战神的骄傲与寂寞。千百年来,刑天一直都渴望能有一次酣畅淋漓的战斗。

上次通过献祭,他看到了陈同。通过与陈同一战,重新燃起了他的斗志。

他要让这个青苹果成长为红苹果,然后再将这个红苹果摧毁吃掉,那样才有成就感。

而对于知道陈同秘密的第二个人祸斗,此时他的想法就是快点逃,将这个消息传给邪神盟的其他长老。

可是陈同根本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就是用嘴咬陈同也要咬死对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