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拜师

朱刚是朱远山唯一的孙子,但他并不是纯正的妖族。他的父亲是双头猪妖族的嫡子,他的母亲却是人类。

也正因如此,双头猪妖族根本不愿意让这个半妖继承族长之位。

听到此,陈同传音问到:“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极力让这个孩子成为族长,并且还要让他一统兴妖城呢?”

朱远山轻拍着熟睡中的朱刚,传音说到:“双头猪妖族乃是天界天蓬族的变异分支,我不想再让家族子弟只做妖族,我希望小刚的出现能够改变家族的命运。对于妖族而言,只能修炼到神仙境界,若想达到天仙是绝对不可能的。”

听到老者的解释,陈同明白了朱远山的用心良苦。

在这个宇宙中只有人类才能修炼到天仙,其余的生灵要么利用化形宝物改变身体,要么渡那九九雷劫突破桎梏。

而朱刚这种半妖之体,也算是人类的一种,所以会有很大几率突破到天仙境界。

二人聊了很多,陈同也知道朱远山的用意。

朱远山是想让陈同做朱刚的老师,并利用陈同帮助朱刚成就大业。借助一城的资源,朱刚突破神仙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一旦朱刚进入到了天仙境界,那样就会去往天界,引来天河化形之水为妖族人脱胎换骨。

朱远山一直将陈同送到了街口,就在陈同即将利用遁术离开的时候,朱远山为了能让陈同同意,又加上了一个条件。

“如果你能答应,事成之后双头猪妖族宝物库中的宝物你可以任选三样。你要知道那里可是有很多神仙境界的宝物……”

见陈同无动于衷,朱远山动用了最后的杀手锏,将一颗红色的药丸放在了嘴里。

药丸入腹,朱远山身周立即便泛起了黑色死气。

陈同大惊,问到:“你这是要干啥?”

朱远山诡异地微笑说着:“这是五日毙命丹,五天之后我在清源山脉摆拜师仪式,如果你不来你这辈子别想再夺回你的寿命了。”

“操”陈同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没想到他如此小心还是被这个老头摆了一道。

五天的时间里陈同心乱如麻。

去,有一大堆麻烦等着他,若是以他自己的实力和修炼进度应该也可以夺回大半的寿命。

不去,眼前的寿命指定是没了,也失去了全部夺回寿命的可能。

五日后,清源山脉的深处,灵堂桌案香炉一应俱全。

在桌案前,老者领着孩童,同时在老者的身旁还有着一名双头猪妖的壮汉。

孩子问着老者,“爷爷,你带我来这干嘛呀?这里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老者轻抚孩子的额头,说到:“小刚,你不是一直都想修炼吗?爷爷给你找了一个好师父,今天我们就为你举行拜师大典。”

日头从清晨走到了傍晚,孩子的腿站得有些酸痛。

朱刚再次问到:“爷爷他是不是不来了?他是不是不打算要我了?”

朱远山看着西下的日头,心道:“陈同你真的不来了吗?难道我真的看错人了吗?”

就在日头彻底落山的时候,旁边的双头妖族大汉走上前说到:“族长、少主,我看那位是不会再来了,我们还是走吧。”

就在三人即将收拾香案的时候,远处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你们不知道人类不能白天出行吗?”随着话音的传出,一道五色雷光闪到了三人面前。

当陈同身形彻底停稳后,三人均是露出了不同的神情。

朱远山露出了欣慰的目光,朱刚露出了崇拜的眼神,双猪头大汉则眼露惊讶与怀疑。

只见双猪头大汉悄然地凑到了朱远山的身旁,低声问道:“家主,您真的要请这个人类做少主的老师吗?”

“难道你认为他不够资格?”朱远山冷声反问。

大汉自愧不如,不过他还是打算尽自己的义务劝阻。

朱远山显得很不高兴,怒声传音道:“以后不管是你还是朱刚或是其他人,都要听从陈仙师的命令。”

一句仙师,直接将陈同的身份定了基调。大汉不敢再多说什么,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拜师仪式进行的很顺利,当到了互换礼物的时候,陈同犯难了。

朱刚送上的拜师礼,是一套棕色的仙衣。

仙衣名为天变,注入法力后可根据使用者的心意随意变换大小颜色。

作为老师的回礼,总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陈同在储物手环中找了半天,最终拿出了一枚漆黑的虎符。

这枚黑玉虎符原本是六郎之物,后来六郎战败这个宝物也就一直放在陈同的储物手环中。

将虎符交到了朱刚的手中,陈同轻轻地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小男孩。

可是就在朱刚站起身的瞬间,朱远山却看到了朱刚手中的虎符。朱远山连忙嘱咐道:“小刚,快,对陈仙师再次行三拜九叩大礼,感谢仙师赐下重宝。”

看着不停跪拜的男孩,陈同心中也起了疑心。心道:“这个虎符真的是宝物吗?”

行完大礼,男孩凑到了老者的身边,问到:“爷爷这是什么宝贝呀?”

朱远山先是看向了坐在桌案前方的陈同,问到:“敢问仙师,此物是不是六郎鬼将的黑虎玉符?”

是不是黑虎玉符陈同不知道,但是确实是六郎鬼将的东西。

陈同点了点头,心中后悔的要死。

朱远山双手接过黑色的虎符,不停地端详着。随后解释到:“这是北方天源城六郎鬼将的成名宝物:黑虎玉符,拥有此符者可号令十万鬼兵。也正因此宝,六郎鬼将才可以以三品人仙的修为进入邪神盟长老席的。”

将虎符小心翼翼地还给朱刚,朱远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随后他站在陈同的身前也行起了三跪九叩的大礼。

尽管陈同与朱远山是有恩怨的,但是他也不能接受一位老人家向他行如此大礼。

连忙起身,陈同就欲搀扶起正在跪拜的朱远山。

双手刚刚触碰到朱远山的双臂之时,朱远山传音说到:“谢谢!一会儿我会毒发,到时候你帮我结束生命吧。”

还未等陈同有所反应,朱远山已经站起了身。

朱远山将朱刚与大汉拉到了一旁,好像是嘱咐后事一般。

陈同也不管对方是怎样的一个谈话内容,他一直都在纠结一个事情。

“那老头说,一会让我结束他的生命,我怎么结束呀?刚成为人家的师父就要弄死人家的爷爷?哪有这么办事儿的?就不能偷偷摸摸的吗?”

其实这种事儿还真不能偷偷摸摸的,一旦让人发现,那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这种问题朱远山早已经帮陈同考虑过了,他要用阳谋将这件事儿做的光明正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