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妖怪世界

一阵头晕目眩之后,陈同的双脚再次踩在了坚实的土地上。

嘀嘀嘀……

“臭小子没长眼睛吗?站马路中间早死呢?”

顺着声音望去,陈同发现自己正站在马路中间。

简单的举手抱歉,陈同连忙退到了马路的旁边。心道:“我不是进入清幽界域了吗?怎么又回到大都市了?”

静静地站在马路上,陈同发现尽管这里还是大都市的样子但路上的行人都是长相怪异的妖怪。

这的确不是他所生活的地方,而是一个科技文明高度发达的另一个世界。

纳玄功法快速运转,他发现这个世界的灵气充沛无比,几乎是蓝球世界的十倍。

看街上的行人,几乎每个人都是人仙境界。

陈同打算买一本有关清幽界域的书籍,但是走到书店他才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

在书店正门口立着一个牌子:人族与狗不得入内。

闲逛着,迎面走来了两名穿制服的妖族人,两人走到陈同面前,亮出了一个证件:执法证。

其中一名妖族人说到:“白天不允许人类在街上闲逛,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陈同刚要反驳,却被一个法力炼制成的镣铐给捆缚住了。

监牢之中,四五个人族被关押在一起。

陈同跟这些人并不熟,独自一人坐在角落,观察着周遭的一切。

突然,一个清瘦男人鬼鬼祟祟地凑到了陈同身旁。

清瘦男人低声问道:“大哥,你是因为什么事儿进来的?”

陈同回忆着那个执法者说的话,回答到:“白天在街上闲逛。”

“靠,这帮妖族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说好的人权呢?说好的人人平等呢?到现在还是有很多妖族人在搞种族歧视。”

陈同没有理会清瘦男人的吐槽,问到:“兄弟,这是啥地方呀?我病了,我是从别的地方跑到这的。”

清瘦男人没有纠结陈同话语中的逻辑漏洞,回答到:“这是清幽六城之一的兴妖城,算是妖族的领地吧。”

之后,清瘦男人好像找到了倾述对象一般,给陈同讲起了清幽界域的事情。

这清幽界域,被称为叫三山六城一谷。三山为三座山脉,而在三座山脉交错纵横间将整个大陆分成了七个区域。周围的六个区域是大城池,每个城池都有上亿人口。中间区域是清幽谷,没有人进去过,只存在于传说中……

听了清瘦青年的讲述,陈同才对这个清幽界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原来我没来错,只不过我对清幽界域的认识只停留在了典籍中,却忘记了整个宇宙都是在不断发展进步的。”

陈同这样想着,他便问起了清瘦男人被抓进来的原因。

见问到自己身上,清瘦男人一声长叹。而后神秘地说到:“我是人类修行者,因为修炼所以被抓了进来。”

“这里不让人类修炼吗?”陈同好奇地反问。

清瘦男人声音变得更小了,说到:“咱们人类修炼的速度太快了,所以在兴妖城是禁止人类修炼的。他们将人族当做奴隶与玩物,在这里人族根本没有人权。”

谈话间,清瘦男人将目光看向了陈同身上的皮夹克,问到:“大哥你这衣服看起来很好,能借我穿穿吗?”

陈同也没犹豫,直接脱下外套丢给了清瘦男人。

见男人喜欢,陈同说到:“送你了,就当你给我讲解这么多知识的课时费了。”

清瘦男人喜出望外,不过转念一想他问到:“你给我了,你穿啥?”

陈同刚想说,我这还有,却发现自己的储物手环打不开了。这是他才意识到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功法可以正常运转,但是他的法力却消失了。

急速掩饰着心中的惶恐,陈同尴尬一笑。道:“没事,反正这监牢也不冷。”

男人想了许久,将自己脚边的粗布外套递到陈同面前,说到:“你穿我的吧,就当跟你换了。”

牢房之外,典狱长笔直地而恭敬地站着。

在他面前是一个蒙面的妖族女子,女人说到:“刚才我看了一下,那个穿皮夹克的男人就是我家主人要杀死的人,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

典狱长连连点头,说到:“小的明白,请特使大人放心。”

看着蒙面女子背影远去,典狱长才敢微微擦拭额头上的冷汗。心道:“真是想不到,天降横财。”

随后,典狱长便吩咐手底下人:“第四监牢穿皮夹克的男人,今晚送他去吃大餐。”

大餐,在典狱长的口中就是死刑的意思。

手下得到命令后追问到:“就杀他一个吗?其余的哪些呢,那里面还有一个人类修行者,怎么办?”

听到手下的话,典狱长不禁冷笑道:“修行者?只不过就是打着修仙者的名号,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城东的采石场现在正缺人手,把他们卖了,给你们换点酒钱。”

“谢谢领导!”

得到承诺,手下一溜烟的便做事去了。

牢房之内,陈同正在思索如何才能让法力回归。突然间,牢房的门被人打开。

“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谁敢反抗我就弄死谁。”

一边叫嚷着,几名狱卒便走到了那名清瘦男人身前。黑布一套,便将清瘦男人带到了另一间牢房。

看着清瘦男人被单独带走,剩下的人类中一人不禁感叹:“被单独关押就是要被处死,看来他真是一名修行者。”

虽然只是一声感叹,但是传入到陈同的耳中却不禁让他心惊胆战。

“人类修炼这么危险吗?看来以后我得小心,万万不能让妖族的人察觉。”

见穿皮夹克的男人被带走,狱卒继续命令着:“你们几个,跟我走。”

“来来来,都给他们套上。”领头的狱卒命令道。

七八个人一拥而上,直接用黑布头套将他们罩上。

迷迷糊糊中,陈同只感觉自己一行人被扔到了一个大货车上。

一路颠簸,五个小时后,车子才在一片暴土扬尘中停下。

陈同并不知道对方要对他们做什么,他只能被动的等待。

嘎拉拉的声音响起,那是货车打开后门的声音。陈同他们被扔到了地上,而后货车发动机的声音便越来越远。

从这一刻起,陈同便在这里当起了采矿的奴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