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大战刑天

二人相对站在江心,刑天回忆着陈同这个名字。说到:“你就是那个斩杀阿傍、六郎、朱厌的人吧?将来你是不是也会杀了我呢?”

陈同注视着对面的刑天,回答到:“如果拿走我寿命的邪神有你一个,那么我必然会杀了你。”

刑天好似还要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江水奔腾刑天一个闪身便到了陈同的近前,就这速度比他的七级雷遁也是不遑多让。

陈同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记重拳便打在了陈同的护体雷光之上。

轰的一声,护体雷光直接碎裂,陈同被击飞了数百米之远。

在江面上,陈同一连打了十几个水漂才将身形稳住。

站起身,陈同擦拭着嘴角的鲜血,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刑天。心道:“痛快,已经好久没有人能给我造成如此重伤了。只有这样的对手才能将我现在的所学全部施展,融会贯通。”

陈同会的神通太多,以往遇到的对手只能让他使用一两种,而现在他就要利用这样的机会将所有的神通试炼一遍,组合成最佳的战斗方式,为进入清幽界域做准备。

五色雷光在陈同身周凝聚,重新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护体雷光。

紧接着陈同施展遁术也闪到了刑天的身前,拳头带着五色雷芒对着刑天就欲贯穿而去。

拳头打在胸膛之上,刑天嘴中发出一声闷吭但身形却纹丝未动。臂展抡圆,刑天用自己的招式拆解着陈同的进攻。

远处的王现与方泽看着江心绽放的五色光华,心中不禁惊叹“这就是地境强者的战斗吗?”

在几十招纯法力的拼斗下,陈同一直处于下风状态。

突然,陈同招式变换,由五色劫雷演变而成的五雷手直拍向刑天的背部。

见对手动用了神通,刑天也不甘示弱。全身血光浮现,神通战神之光护在周身。

但尽管战神之光拥有很强的防御能力,那也未能抵挡住五色劫雷的摧毁之力。

战神之光破碎,五色劫雷瞬间入侵到刑天的体内,摧毁破坏着刑天此时的肉体。

刑天没有理会体内的伤势,他放声大笑,心道:“痛快!好久没有这般痛快了!再来。”

回手一记肘击,直接打向陈同的侧脸。

这一肘迅猛异常,若是打中恐怕陈同的头颅就会被直接打碎。

心念一动,绝仙雷龙剑破筒而出。

泛着雷芒的断剑握在手中,陈同一躬身躲过对方肘击的同时,右手直接一记横斩便斩向了刑天的后腰。

虽然刑天一直背对着陈同,但是他的感知是非常敏锐的。

见陈同动了兵器刑天也不甘示弱,手中巨斧向身后一背,直接护住了整个背部。

当啷一声,断剑砍在了古朴巨斧之上。

一击不成,陈同身形闪动,瞬间两个陈同出现。

两个陈同转瞬即逝,片刻后江面便涌起了无序的风。

刑天刚欲转守为攻,却发现陈同已然消失不见。身体感受着周围气流与法力的流动,刑天嘴角泛起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说到:“你这利用风遁形成的剑意果然有些门道,只不过你的风遁并不像你的雷遁一样强。”

说话间,刑天一斧劈出。

青铜色古朴巨斧带着强大的杀伐之意劈下,瞬时间风停止了,就连脚下滔滔的黄浦江水都停止了流淌。

两个隐匿在风中的陈同立时出现,正欲准备进攻的姿势也戛然而止。

陈同心中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片刻便回过神来。两名陈同各持一剑,冲向了手持巨斧的刑天。

江水继续流淌,风也有序地吹拂起来。

刑天手中巨斧上下舞动,在两名陈同的进攻中找寻着可以击杀对方的机会。

十几个回合后,刑天看出陈同这一神通的门道。

说到:“你这应该是六郎那小子的神通吧,那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刑天气势再次暴涨,他打算用自己强大的法力直接将实力减半的对手一次击杀。

此时两个陈同的实力各占一半,在面对气势再次暴涨的刑天,没有任何可以撼动对方的手段。

突然,陈同看到了刑天的身体有些部位开始发黑碳化。

这是因为法力极度消耗所致,也就是说刑天体内的法力是有限的。此时刑天就像是一个电池,用一点少一点,这也是献祭的最大缺陷。

陈同当即便有了定计,打不过刑天他就尽全力消耗对方的法力。

随着口诀的念诵,两个陈同身形快速暴涨,法天象地神通施展而出。

面对着眼前的两个巨人,刑天也不甘示弱,也施展起了法天象地神通。

三个巨人站在江心,不停地挥舞肢体在一起搏杀着。

风属性陈同剑指一竖,急急如律令脱口而出。瞬息之后,风属性陈同便退到了一里之外。

停稳身形的瞬间手印变换,陈同全身燃烧起了黑红色的火焰。这是从朱厌那得来的本源战火。

在本源战火的加持之下,陈同左臂伸直,一张古朴的巨弓显现。

陈同不敢迟疑,诛仙剑化作一根青色的箭矢。

搭弓射箭,箭尖对准了刑天巨大的身躯。

感受到远处恐怖的气息,刑天嘴角露出了微笑。一斧斩出,直接斩向了身前的雷属性陈同。

可是势大力沉恐怖如斯的一斧,却轻易地穿透了雷属性陈同的身体。

巨斧掠过,雷属性陈同消失不见。

两个陈同再次合二为一,操控着弓箭便射向了对面的巨人刑天。

刑天大笑,“哈哈哈!痛快!让我看看你到底还有些什么手段?”

随着声音的传出,巨斧幻化成了一面方形盾牌。

刑天面露遗憾之色,不禁喃喃道:“这些炼神者就没有一个强点儿的,干戚不全实力大减。”

遗憾转瞬即逝,刑天满眼期待看着对面的箭矢,大声吼道:“来吧!”

嗖的一声,陈同的二指松开了弓弦,青色的箭矢飞向巨人刑天。

在多重手段的加持下,这一箭具备了毁天灭地的威能。

随着箭矢的飞掠,整段黄浦江五里范围的水液全部蒸发。

刑天将方盾立在胸前,硬接这致命的一箭。

铛,一声微弱的声音响起。没有想象的爆炸,没有可怕的轰鸣,就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声铛响。

此处无声胜有声,往往没有声响才是最可怕的事。

在箭尖与方盾接触的那一点上,两种恐怖到极点的能量相互排斥交织对抗着。

也许是当量相等的缘故,渐渐的两种能量开始融合。

此时,全世界仿佛都静止了,都在注视着这两种能量相融合的结果。

一个呼吸过后,两种能量融合成了一个黑点。还未等双方有所反应,巨大的能量爆炸席卷了战斗中的二人。

小黑点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黑球,黄浦江两侧的山峰与河道全都被巨大黑球吞噬。

轰隆一声,仿佛原子弹爆炸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尚汉市。

远处王现与方泽看到这样的场景心中不禁一冷,据他们判断陈同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巨量的水汽弥漫成了雾气,在浓雾之中,隐隐能看到两个人影依然存在。

陈同全身五色雷光萦绕,衣服却被巨大的能量全部摧毁。

反观对面的刑天,法天象地神通消失,他的下半身全都变成了漆黑之色。

回想起刚刚一幕,陈同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就在爆炸产生的瞬间,他与刑天同时施展了自己最强的护体神通。

雷神之体加护体雷光再加上本源战火的加持,陈同将能动用的手段全部施展了出来。就算如此,陈同此时也是深受内伤,法力所剩无几。

手持断剑,陈同缓缓走向了前方的刑天。说到:“没了下半身你还能战斗吗?”

听到陈同的问话,刑天看了一眼自己漆黑碳化的下半身。说到:“我无头都能战斗,更别说没了这下半身。”

说话间,刑天一拳便砸碎了自己已经碳化的下半身,拔下四根肋骨插到腰身之下。这样一来刑天便又能站立,继续战斗。

刑天得意地说到:“什么都不能影响我战斗的欲望。”

巨斧横亘在胸前,刑天双眼中充满着战火,等待着陈同的进攻。

纳玄功法快速运转,吸收着身边微薄的灵气。接下来他打算动用他的第三种剑法,一招定胜负。

“铛、铛、铛、铛、铛、铛。”

海关大楼的钟声响起,钟表上时针与分针垂成了一条直线。

从凌晨五点到现在,一个小时已经过去。

突然,刑天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迷蒙。

刑天十分不甘地叹息道:“唉!献祭的时间到了,真是不尽兴呀!”

叹息完毕,刑天将目光看向陈同,说到:“咱们这一战没有结束,我在清幽界域等你,倒那时让你见见我真正的力量。”

说完话,刑天的身体便彻底地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看着刑天彻底消失,陈同也因为脱离和紧张之后的松弛而跌落到黄埔江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