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大有来头

轰隆一声,牢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在阳光的照射下陈同隐隐约约看到来人是一个长着狐狸头的老者,此人正是石龙山堂口的主事之人胡天青。

从打坐中站起,陈同双眼注视着向他走来的胡天青。

此时胡天青的眼中充满着愤怒与惊骇,隔着牢房的铁栏杆黄天青问到:“外面的事情是你做的?”

陈同茫然。

外面?外面发生了什么他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他只顾专心修炼,至于外面发生了什么他根本不知。

胡天青快速打开牢房大门,一把揪住陈同的衣领就将他向外拖拽。

刺目的阳光斜斜地洒在营房前的广场上,几十只胡黄常蟒跪在地上,头颅则深埋地下。他们跪拜着牢房的方向,好似在祈祷又好似在躲避。

陈同看到这样情景心中不禁惊骇,“这些都是我干的吗?”

昨夜,陈同运转起功法后便进入到了一种玄妙的境界,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修为已从鬼仙四阶一格精进到了鬼仙五阶六格。

胡天青将陈同重重地摔在地上,用手指指着地上仙家尸体。说到:“你看看,你好好看看。他们虽是披毛戴角的畜生,但他们也是生灵。你若想寻仇找我便是,你不该用鬼气杀死他们。”

开始的时候陈同还在怀疑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他做的,可当老头说他们死于鬼气后陈同也就暂时放下了对自己的怀疑。

陈同从地上站起身,看着胡天青的面庞说到:“是我做的我承认,不是我做的我不承认。昨夜我一直被你拘禁在牢房之中,怎么能杀死这些仙家?”

说着话陈同瞥了一眼牢房的方向,只见看押他的那两名狐仙晃晃悠悠地从牢房内走出。

陈同一指牢房的方向,继续说到:“如果是我做的那他俩为什么没事?”

这句话陈同即是对胡天青说的,同时也是对自己说的。

此时的胡天青哪还能听进陈同的话语,愤怒中一掌便拍向了陈同的胸口。嘴里说到:“臭小子我也不用理由了,我今天就杀了你。”

陈同见胡天青这一掌极快,根本不给他思考的余地。下意识间陈同将体内的法力全部催动,碗大的雷芒在掌心涌现。

轰的一声,双掌对撞到了一起。

只见黑白两色光华交织绽放,陈同的身体一下便向后弹射出十几米远。剧痛由掌心手臂直达灵魂,差一点让陈同疼昏过去。

“这老头太厉害了,我的赶紧想办法逃走。”

摊在地上,陈同在脑海中翻找起了能够快速逃遁的方法。

在双掌对轰之后,胡天青只向后退了一步。此时他正看着掌心,那被雷电烧成的黑色。心道:“一个鬼仙居然也能施展奔雷手。”

没有理会掌心处的丝丝疼痛,胡天青握紧双拳一步步朝着陈同走去。

在距陈同还有三步的时候,胡天青双拳闪耀着黑色光芒。瞬间黑光将双拳完全包裹,只听胡天青大声咆哮着,“去死吧。”

双拳紧握猛地向下一砸,轰的一声传出,仙境的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坑,阵阵烟尘飘起。

当烟尘散,陈同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胡天青并未慌张,只是用鼻子微微嗅了嗅,口中便说道:“风遁之术?想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去?”

随着话音落下,胡天青的身形也消失在了原地。

当陈同被那一掌击倒在地后,便快速地检索脑海中的众多信息。终于在几个呼吸后,他看到了一个名曰《风隐遁》的术法。

快速阅读,快速记下施法的关键节点。

胡天青的黑光双拳在陈同的眼瞳中越来越大,陈同剑指微竖嘴中快速说了句:急急如律令,身体便平移出了石龙山堂口。

瘫倒在石龙山堂口的法坛处,陈同不敢拖延,连忙站起身朝着远处飞奔。

拼尽所有的法力,施展着愈加成熟的风隐遁。可不管陈同如何努力,他总会感觉胡天青就在自己的身后。

沿着石龙山一直向南,陈同一连逃遁了三十多公里。

就在陈同感觉自己已经逃出生天的时候,身后突兀地响起了一名老者的声音。

“臭小子别跑了,再跑你就该累死了。”

陈同大惊,连忙运转法力就欲再向前飞遁。怎奈一只大手却紧紧扣住了他的肩头,止住了他即将遁化的身形。

陈同满脸堆笑转过头,只见一名身穿红杉的矮胖老者出现在他的眼中。

“胡天南?老胡?你在我后面装神弄鬼的吓死我了。”

听到陈同的埋怨声,胡天南面露不悦地说到:“装啥神弄啥鬼?我看你是心里有鬼,走跟我回去。”

陈同一耸肩抖开了胡天南的手掌,小心地问到:“回哪去?”

“当然是回石龙山堂口把话说清楚了。”胡天南说着话就往石龙山堂口的方向走去。

陈同拗不过胡天南只能跟他再次回到石龙山堂口。

石龙山堂口法坛之上,十几名修为不低的仙家此时已经严阵以待。在这十几名仙家的前方,胡天青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见胡天南出现,胡天青连连抱拳说到:“堂兄辛苦!”

跟在胡天南身后,陈同心中一惊。心道:“靠,他俩还是亲戚。”

胡天青狠狠地白了陈同一眼,便和颜悦色地将胡天南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听完胡天青诉苦般的讲述,胡天南哈哈大笑。说到:“误会误会,全都是误会。昨天在你们堂口行凶作恶的是他。”

说完话,胡天南手掌一翻,一个光球出现在他的掌中。在这光球之内,一名厉鬼正张牙舞爪地咆哮着。

胡天南单手一指,便给二人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昨日陈同被带走后,黄平海便立即上了弟马张鹏的身,用手机给总坛打了个电话。此时胡天南正好在总坛,得知陈同被胡天青带走便连夜赶到了石龙山堂口之内。

一进入堂口,他便看到在牢房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漩涡,随着漩涡的转动,众仙家身体自然溢散的法力被吸入其中。修为低下的仙家不明情况,便对着漩涡的位置参拜起来。

也是在此时,一名鬼仙九阶的厉鬼潜入堂口,叩拜中仙家正看到了厉鬼。厉鬼恐事情败露便一招杀死了叩拜中的仙家。

而就在众仙家死亡的瞬间,漩涡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立时间漩涡飞速旋转,那厉鬼身处漩涡之中难以逃遁而体内的法力又在不断地流逝。

半个小时后漩涡旋转放缓,厉鬼才堪堪从漩涡中脱离,而他的修为也从九阶降到了六阶。

在一旁观看的胡天南见此情景,一把便将那名厉鬼擒下。

胡天南在讲这些的时候将漩涡、吸收法力的事情全部隐瞒了下来,真实的情况他是之后单独给陈同讲的。

听完胡天南的讲述,虽然还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但胡天青也打消了对陈同的仇视。

经过一番严刑拷打,那名厉鬼说出了来到堂口的目的。

厉鬼名叫赵广海,是石龙山附近的一名鬼修。五天前他去黑市闲逛,就看到了一条悬赏公告。

“能在8月3日前击杀鸡冠山堂口鬼仙陈同者,奖功德两万,黑币四万。”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条悬赏公告,他才多方打听,知道陈同被带到了这石龙山堂口。

就在这名鬼修还想说其他与漩涡有关的事情时,胡天南一声大喝:“小小鬼修,还敢逃跑。”

啪的一声,光球被瞬间捏碎,鬼修立即身死道消。

陈同坐在一旁看着胡天南的举动,心道:“真是人老奸马老猾,江湖越老演技越好。”

胡天青先是一怔,而后便恢复了常态不再说话。

他此时怎么能看不出来这事情的蹊跷,但自己这位堂哥是大教主身边的红人直系亲属。别说那些手下不是陈同杀的,就真是陈同杀的他又能怎样?

胡天南拍了拍手上的粉末,问到:“三弟呀,你为何要追杀陈同呀,该不是也去了黑市吧?”

这话出口,三分问询,七分责备。

胡天青不敢隐瞒说到:“那日弟马上网,看到一个黑市的网站,上面发布着各种各样的悬赏任务。为了堂口的生存所以我就把这个任务接受了,寻思陈仙友根基浅薄可能就是个过路神仙,可没想到……唉!”

“没去黑市就好,不过那个什么网站以后也就不必在上了,让你家弟马提升业务能力才是关键。”胡天南打着官腔告诫着自己这位堂弟。

在临走之时,陈同向胡天青要了网站的网址便跟着胡天南回到了鸡冠山堂口。

胡天南在鸡冠山堂口住了小一个礼拜,在这段时间里他帮着陈同重新树立了在堂口中的地位。

在李大宝事件之后,全堂口的仙家就已经接受了陈同。但是在胡天南到来之后,大家心里都有着一个想法。

“这小子背景太硬了,以后不能把他当朋友亲人看待了,得把他当祖宗看待。”

虽然陈同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裙带关系,但是也不反对,起码自己以后办事能更顺当一些。

胡天南走后,陈同便进入到了独自修炼的状态。本想着有任务就赚功德没任务就抓紧修炼,可是张鹏的一通电话却打乱了陈同的计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