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单挑朱厌

陈同还是选择按兵不动,他在观察朱厌三次出手后,他总结出来了一个规律。

朱厌在出手第二次的时候休息了很长时间,这也说明他那种恐怖的招式一时间只能用两次。

得出这样的结论陈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在他出手第四次的时候我去挑战他,兴许胜算会比较大。以他对我的恨意我要是单独约战,他八成会同意。”

随着怒吼传出,朱厌第四次施展了那种战火冲击。

陈同低声命令了一句说到:“没我命令谁也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话罢,陈同便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跳进了山谷之中。

站在石碓之上陈同看着下方气喘吁吁的朱厌,说到:“朱厌,你是不是在找我?”

朱厌抬起头,看着阳光下的陈同。问到:“你是谁?”

“九盟盟主,第四联军平南大元帅,陈同。”

朱厌微眯着双眼,说到:“对对对,我就是在找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敢不敢跟我单挑,我给你一个将我碎尸万段的机会。”

说着话,陈同对着朱厌做出了一个挑衅的手势,随后便转身朝着另一侧狂奔。

朱厌不甘示弱,一跃五米高也跳到了一百米长的石碓之上。

陈同看着高大的朱厌,说到:“不如我们就在这石碓之上一决胜负如何?”

“好,正合我意。”

朱厌满眼燃烧着战意,铁锤在手中摆出了攻防一体的姿势。

此时陈同的想法只有一个,趁他病要他命。

手中断剑轻轻一晃陈同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朱厌也不慌张,手中铁锤轻轻一竖便挡住陈同突如其来的一剑。

体内黑色的魔气轻轻翻涌,陈同便被震出了四五米远。

仅是这一个回合,陈同便知道了自己与对方的差距。

朱厌轻蔑地看着陈同,说到:“尽管我只是半步地境实力,那也不是你一个三品中期可以抗衡的,今天你必死。”

陈同不服气,难道境界差距就这么大吗?

一连又是十几次快攻,陈同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直到此时陈同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自大给害了。

之前他能斩杀阿傍那是因为有地境的傲云帮忙,而现在他是在单枪匹马对战一个地境强者。

巨猿见陈同此次未动手,说到:“如果你不进攻那我就开始了。”

话音还未完全传入陈同的耳中,巨猿的身体便消失不见。

仅一锤,陈同便被砸飞出去。

虽然陈同身怀炼体神通,但是巨锤重达千斤。就算再普通的招式,在巨锤的加持下也会变得非常恐怖。

按这样的进度,陈同是没有可能拖住朱厌三个小时的。

陈同只能动用自己四种剑法中最阴狠毒辣攻击最强的剑法了。

突然,陈同的眼神变了。

手中的断剑也在法力加持下逐渐变长,终于一节漆黑如墨的剑尖浮现而出,同时剑身上黑风流转一条黑龙隐隐浮现。

风雷遁术施展到了极致,一剑斩出巨大的黑龙直冲向朱厌。

见到这样的招式,朱厌也不敢怠慢。

将铁锤横亘在胸前,朱厌浑身魔气笼罩。

铛的一声,黑龙便撞在了铁锤之上。

不过这样声势浩大的一招只是陈同发起进攻的前奏,接下来的进攻才是《流云剑法》的真正施展。

将黑龙的冲击全部挡下,朱厌也不禁向后退了两步。

正在朱厌还要在内心嘲讽的时候,他却发现对面的陈同竟然消失了。

这不是简单身形的位移,更不是身形的高速移动,而是彻底地消失。

云,无质无量,随风飘摆。积聚时行云布雨电闪雷鸣,分散时无影无形难以捕捉。

山谷之内,时长会莫名的起风。但无论是什么样的风,都会遵循一个风向。要么是从东到西,要么是从西到东。

而现在朱厌所经历的风是无序的风,时而有序时而凌乱。

朱厌也知道这风是不正常的,因为他在这风中感受到了法力的波动。

突然,在他的颈部位置,出现了一柄黑色的长剑,对着他的脖颈就是一记横斩。

慌忙中,朱厌只得用铁锤格挡。

可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剑身还未接触到铁锤时便再次消失在风中。

一连几十次,都是这样的情况。

只要对方有防御的动作,陈同的攻击便会戛然而止。

陈同之所以这样行事目的只有一个,他要找寻那一击重创对方的机会。

借助风遁术,陈同快速移动着将身形隐匿在风中。

突然,陈同有了一个想法。

“我的分身要是能融入这流云剑法的话,那就会多出一个攻击点,即便威力有所损失但会更加灵活。”

铛的一声,朱厌被势大力沉的一剑劈退,陈同再次站在了朱厌的眼前。

手印快速变化,一下两个分身便出现在朱厌眼中。还未等朱厌展开进攻,陈同便再次隐匿在风中。

这次朱厌不再像之前一样从容,左右开攻捉摸不定的陈同让朱厌吃了不少苦头。

几分钟的时间里,朱厌全身出现了许多裂口,少量的鲜血向外渗出着。

朱厌愤怒了,他不再有所保留。

之前朱厌一直没有全力战斗,是因为他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通过刚刚的防御,朱厌已经恢复了两成的法力。

随着血液的流淌,朱厌全身燃烧起了战火。

火焰升腾,巨大的猿猴仿佛就像是一个火猴一样。

风吹火动,这次尽管陈同再如何的诡秘,但每当他要发动进攻的时候,就会有微弱的风吹动朱厌身上的火苗。

咣当一记重锤,直接拍向了高速运动中的陈同。

巨锤掠过了陈同的身体,朱厌意识到这是陈同的分身。

随后锤势未减,随着身形转动第二锤再次击出。

这一下很瓷实地砸在了陈同的背部,陈同被这一锤砸飞了几十米。

趴在地上,陈同看着浑身燃烧着火焰的朱厌,双眸中流露出不甘与愤怒。

朱厌手持巨锤,缓缓地向前走动着,那种感觉就像是掌控了全局一样。

从地上站起,陈同没有理会脏腑翻涌的痛楚。他将断剑收入画筒内,青芒召唤而出。

看着面前悬浮的青芒,陈同犹豫不决。

朱厌猖狂地大笑着,脚步声也越来越近。随着脚步的临近朱厌嘲讽到:“黔驴技穷了吧?一会我就先把你撕碎,然后再去将你那八千人一个个的杀死。”

终于陈同不再犹豫,他下定了决心,心道:“我今天就是拼了这半条命也必须杀了朱厌。”

轰的一拳击出,凝聚庞大法力的重拳击打在青芒之上。

随着震动余波的退去,青芒收敛,一个青色的长梭浮现在众人眼中。

朱厌好奇地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人类的一举一动。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根本不认为这个三品中期的人类能够打败他。

青芒收敛,陈同再次一拳打在了青色长梭之上。

长梭被重拳打得支离破碎,片片剥落。

而就在长梭完全崩解的瞬间,一柄泛着青色幽光的青铜剑出现在众人眼中。

趴在草丛中的白渊看到这柄宝剑,不禁叫出了声。

“诛……诛诛……诛仙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