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跟你走

当陈同将李大宝的魂魄带回堂口后,全堂口的仙家都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眼神。

刚开始的时候众仙家看陈同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些排斥,但是现在大家的眼中全部都是关心。显然众仙家已经彻底接纳了陈同,并将他看成了自己人。

李大宝在还阳后便彻底地忘却了这段离魂的经历,不过陈同却一直牢记着李大宝告诉他的名字:傲因与犰狳。

这两位神明是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邪神,那日陈同在做法祈愿的时候,曾用朱砂写过这两位邪神的名字。

可是想到此处,陈同心中便又产生了疑惑。“邪神和正神有区别吗?”

就在陈同思索之时,黄平海不急不缓地敲开了陈同的房门。

“陈堂主,这是你这次任务奖励的功德。上面总共奖励给咱5000点功德,你是这次的首功按照堂口的规矩给您20%。”

陈同接过黄平海递过来的功德金光,发现这团金光要比上次少上太多了。不过想来也对,这次只是救了一人,上次却超度了十五人。

忽然陈同想起了刚刚自己的那个问题,问到:“黄堂主你说邪神也算神明吗?他们跟我们日常所供奉的二郎神,日夜游神是一样的吗?”

“自然不是,正统的神明是天界册封的,而邪神则是一些鬼灵精怪、上古异兽自封的。说白了正神是合法的有牌照的,邪神是不合法算是无照经营的。”黄平海为陈同解释着。

陈同点头便不再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只简单寒暄两句便结束了此次谈话。

盘膝坐在床上,陈同一声感叹。“唉!修为还是太低,不然说什么都得找那两邪神去问问我的寿命是不是被他们偷走的。还是抓紧修炼吧,先还阳再说吧!”

功德金光虽是然没有上次多,但是也将陈同的修为从三阶九格提升到了四阶。

一连五日陈同躲在堂口静修,他想着:“你不是要七日内取我性命吗?我躲在堂口看你怎么办?”

就在陈同打算继续修炼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

走出堂口,陈同看到四十多名仙家站在法坛之上喊杀着叫嚷着。

此时黄平海和白老太太正在与对方交涉,不过看双方的表情显然是不太愉快。

只听医堂堂主白老太太大声怒喝道:“陈同就在堂口之内,不过你们今天休想将人带走。若你们敢硬闯,老身与全堂口的仙家们奉陪到底。”

对方领头的一名狐仙老者,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的白老太太不可置信地问到:“三妹,为了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鬼仙,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都不看了吗?”

白老太太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到:“二哥,陈同是我们堂口的仙家,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你带着你堂口的人马来我们这,还说要带走陈同我怎能同意。”

听到白老太太的话陈同感觉心中一暖,回想他刚来的时候这个白老太太百般阻挠,而现在这个白老太太却为他挺身而出。

听着双方的谈话陈同也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他们八成就是那个境使者派来杀他的。

片刻后,在陈同身后蟒天荒的声音响起。

“你在这干什么?你得罪谁了?外面那个胡天青可不好惹,你在堂口内好好待着千万别出去。”

还没等陈同说话,蟒天荒只留给了陈同一个伟岸的背影。

蟒天荒手掌一翻,一条铁棍握在手中。当他的身形彻底出现在法坛上的时候,蟒天荒说到:“陈同是我们堂口的人,谁也不能说带走就带走。今天谁要是敢硬来,我蟒天荒第一个不同意。”

看着蟒天荒气势凌然的样子,胡天青眯起了双眼上下打量着蟒天荒。片刻后说到:“蟒行云的儿子?这口气可比你老子猖狂多了。”

“老匹夫少废话,都打上门了你真当我们鸡冠山堂口没人了不成。”

只见蟒天荒纵身一跃,手中铁棒在半空中顺势砸下。可蟒天荒哪是老狐狸的对手,十几个回合下来老狐狸一脚便将蟒天荒踢成了重伤。

陈同看着老狐狸的动作身手,心道:“这老狐狸真是阴险狡诈,看其修为应该是鬼仙七八阶的样子。”

胡黄常蟒等出马仙说好听的是地仙,说不好听的就是草仙、动物仙。修炼也得从鬼仙开始,地仙只不过是尊称并不是境界。他们只有修炼到了人仙,才能以真身形态在人间行走。

人类乃万灵之长,一旦以肉身踏入修炼之途就是人仙境界。所以在修行界有这样一句话,就是人比动物要多出一千年修行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胡天青一脚踩在了蟒天荒的胸口上,环视着众人。威胁道:“给你们十个数的时间把陈同交给我,不然你们都得死。一、二、三……”

“草,你他妈欺负谁呢?今天我就看你能不能杀了我。”打定主意,陈同深吸一口气便径直走出了堂口。

蟒天荒见到陈同主动走出来,愤怒地骂道:“你个傻叉,我不是让你躲在堂口别出来吗?这老家伙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你快回去。”

陈同站在胡天青的身前,双眸凝视着对方的狐狸眼。说到:“我不管谁派你们来的,放过我的朋友我跟你们走。”

听到此话胡天青有些惊讶,心道:“这就是那个鬼仙陈同?把他杀了我就能得到20000点功德?这么简单吗?”

一声带走,四十多名仙家一股脑地将陈同五花大绑,带离了鸡冠山堂口。

看着陈同的背影,白老太太焦急传音。“别愣着,老黄你赶紧给总坛发信,天荒你赶紧去周围的堂口请人援手,那胡天青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快。”

陈同被关押在太河市石龙山堂口仙境的牢房里,在牢房之外两名男性狐仙看守着。

其中一名身材略高的狐仙吩咐道:“小风你去弄点酒水,咱哥俩今晚喝点。”

那个身材略微瘦小的狐仙小风略显为难,说到:“大哥,咱们不是还得看押这小子吗?喝酒能行吗?”

“担心个啥,咱们这牢房是用特殊材质打造,别说他一个小小的鬼仙,就是神仙来了也插翅难逃。不用担心,快去弄酒。”身材略高的狐仙连连挥手,示意小风快点去弄酒。

陈同坐在地上看着外面的二人,心中不禁暗笑道:“我是出不去,但是灵气、法力能进来这就够了。”

在陈同现身前他就做好了谋划,既然对方执意要将自己带走那就必然是另有图谋,不会立即将他杀死。

那么只要给他机会,他就可以借助自己奇异的功法吸纳这些仙家身上的法力。

而对于胡天青而言他本人还真不敢当着那么多仙家的面将陈同击杀,他需要一个理由,那就是将陈同带回关押后,陈同意外死亡。尽管这个理由很牵强,但起码对总坛是有交代的。

夜渐渐深了,看着牢房外醉意正浓的二人陈同心道:“差不多了。”

坐在角落,陈同暗自运转起了自己那个加强版的清风经功法。

只见随着功法的运转,牢房外两名狐仙体内的法力不受控地向外流逝着。陈同的身体就仿佛是一个漩涡的中心,周围所有可利用的能量全部被卷入其中。

自从陈同学会这种修炼之法后就一直没有全力施展过。

在铁刹山时他怕被人发现,在鸡冠山堂口他不好意思。而如今他可算能不管不顾,全力运转起功法拼命地汲取着周遭的能量。

无形的漩涡以牢房为中心向外扩散,片刻后便覆盖了半个堂口仙境才不甘地停止。

陈同缓了缓心神,嘴中小声嘟囔着:“这就是目前的极限吗?方圆五百米?”

无形的漩涡默默旋转,陈同的修为也在不停地增长着。只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的修为就精进了一整格。

牢房外,两名对饮的狐仙只感觉身体异常的疲惫,他们也只能将这种感觉归功到酒水的身上。

这一夜,半个石龙山堂口的仙家睡得都特别早,他们只将这种脱力的感觉归于白天太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