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撕裂之痛

远处的高山上,一群三十人的炼神小队埋伏着。

领头之人看着渐渐消散的战火,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段洋:“会长,六郎鬼将全军覆没,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乔思:“找到机会,不息一切代价击杀陈同。”

段洋:“是,收到。”

两日后,陈同盘膝坐在练功室内,看着头脑中多出的信息兴奋不已。

“五行分身术”。

五行分身脱胎于灵根分身术,由于六郎鬼将身具五条灵根,经过几百年的研习他将灵根分身术发展成了五行分身术。

若要修习这五行分身术,必须是身具灵根之人才能修炼。五行分身术修炼至大成后,有三种变化可灵活施展。

一、分身具现,本尊可在分身间自由转换。

二、可将本尊的实力平均分配到其余分身。

三、分身同时攻击一点可通过共振进行次方叠加。

看到此,陈同内心一阵悸动。心道:“我有九条灵根岂不是能分化出九个分身。九次方,那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威能呀!”

不过这样的惊喜也就持续了片刻,当陈同看到分身练成之法时,他的热情被瞬间湮灭。

若想分化出一具分身,需要一种相应的遁术修炼到三级以上。

陈同身体内有九条灵根,分别对应着:阴阳、五行、风雷。

“如今只有风雷两种遁术达到了三级,其余的几种遁术均是零级。九个分身具现,显然有些遥不可及。还是先把这两个分身修炼出来再说吧!”

就在陈同沉思的时候,黄堂报马从门外跑进来禀报道:“禀告元帅,九盟的各位老仙家回来了,等着见您呢。”

在陈同借兵回来后,他便意识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如今手上的三万兵马是借来的并不属于他,若想在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力量。

因此,陈同召集九盟的仙家开了个会,主要目的就是招兵买马。

陈同九盟中大部分仙家曾经都是地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由他们出面去招兵买马会更容易一些。

巨大的作战会议室中,陈同听着各位老仙家的汇报。

此次共有53名仙家出去游说,去各个地方势力中招兵买马。令陈同欣慰的是这53名仙家都没有让他失望,或多或少的都带回了好消息。

数量少了的带回了几百人,数量多的带回了一两千人。

经过计算,九盟这次招兵买马一下便扩充了35671人,加上之前长白山狼仙军的一万五千人,此时陈同手中便有了五万人。

陈同将训练这些新兵的任务交给了蟒行云、王现、黄平安、蟒天左,自己则在长白山的一处密林中修炼起了五行分身术。

盘膝坐在雪地中,法力按照功法记载的经脉运转。

利用法力凝聚分身简单,但是若要让这些分身有灵性,随意转换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五天的时间,陈同分化分身的速度越来越快,分身也越来越凝实,可就是无法施展其中的妙处。

心烦意乱中,陈同随意拿起了放在身旁的铁质水壶。没有犹豫,拧开壶盖对着嘴唇就往下倾倒。倒了半天,也不见一滴水流下。

触感的冰凉告诉陈同,壶里的水已经全部冻成了冰块。

陈同更是气急败坏,就欲拿下水壶。

可着一拿不要紧,他发现水壶的壶嘴已经跟自己的嘴唇粘在了一起。

“操,怎么把这个事儿给忘了?”

没办法,陈同只能耐着性子用温热的唾液一点点的融化自己的嘴唇。

经过一番尝试,陈同发现自己的舌头也沾上了。

咋办?

体会着舌头与嘴唇被粘住的面积并不大,陈同心下一横用力一扯硬生生地拽了下来。

舌头与嘴唇流出了鲜血,同时也有一点点的皮肉粘在了冰凉的壶嘴上。

看着壶嘴上的皮肉,陈同越看越是气氛,那种离体般的撕裂感让他记忆犹新。

将水壶举过头顶,陈同便要将水壶狠狠砸在地上。可是就在他将水壶扔下的时候,他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

灵光乍现间。他好像想到了修炼中的一些症结要点。

“刚才的用力一扯,撕裂感虽然很痛但是皮肉却被撕了下来。我在修炼五行分身术的时候,隐隐好像也有一些撕裂的感觉。”

陈同按照五行分身的功法修炼时,总有一种若隐若现要被撕裂的感觉。陈同一直都认为这是不正确的,所以每当撕裂感产生的时候他就会有意的回避。

经过水壶事件的发生却给陈同提供了一些灵感,也许那种撕裂感是正确的,只有撕裂才能分离。

这般想着,陈同再次运转起了五行分身术。

他体会着修炼状态中的每一个细节,寻找着那种撕裂感觉感觉出现。

就当法力顺着雷遁灵根游走完毕的时候,那种撕裂的感觉产生了。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根本抓不住。

陈同回忆着刚刚铁壶粘嘴的过程,心道:“也许是被粘住的面积太少了,加大法力灌注量试试。”

比之前磅礴数倍的法力灌注到了雷遁灵根中,功法一遍又一遍的快速运转着。

当功法运转到第36遍的时候,陈同想要看到的效果出现了。

身体中雷遁灵根尾端一节,居然与那汹涌的法力粘合到了一起。

此时在陈同的体内,所有的流动全部静止,因为太疼了。哪怕是一个呼吸,都会传递出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奶奶的,当初六郎鬼将是咋修炼的,这么疼他是怎么忍耐下来的?”

其实当初六郎鬼将在修炼的时候十分小心,谨慎控制着法力与流速。只等法力与灵根稍有粘合他便停止了功法的运转,就这样他当时在修炼的时候也是疼昏了过去。

而现在,陈同由于对功法的不熟悉,竟然让法力与灵根粘合了一节。如果强行撕裂,那就相当于直接扯下一节肠子,那样的痛苦可想而知。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了,老天我日你姥姥!啊……”

随着嘶吼声,一节灵根随着法力被成功带出体外。

陈同脸色藏青,青筋隆起,咬着牙塑造着自己的分身。

将一切运转妥帖之后,一口鲜血喷出,陈同便昏倒在雪地之中。

在山林中,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出现。

一个满嘴血渍的人昏倒在雪地之中,而一个与之长相相同身上散发着雷芒的人却站在这人的身旁,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嘎吱嘎吱的声音由远处传来,那是脚踩在雪地中发出的声音。

两名邪神炼神者误打误撞地走进了这片区域,突然他们远远地看着在丛林深处,一个浑身散发着雷芒的男人静静地矗立在冰雪之中。

其中一名邪神炼神者十分警觉地停下了脚步,他看着身旁的伙伴问到:“那个男人是陈同吗?”

旁边的伙伴看了看手机中的照片说到:“好像是,很像。”

得到伙伴的认可,发问之人说到:“赶紧给老大发短信,让他到4号区域来,陈同在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