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破敌

四万五千人分成九支队伍,其中八支队伍守住了干饭盆九宫绝地的八条通道,另外一支队伍作为机动部队随时待命。

陈同站在包围圈外问到:“黄哥,咱们已经在这包围了半个月,什么时候进攻?再这样死耗下去,人吃马喂的也消耗不起呀。”

黄平安显得胸有成竹,只说了一个字:等。

“等啥呀?黄哥你就不能跟我交个实底儿?”陈同再次追问。

黄平安看了看天空,问到:“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了吗?”

陈同看了看远处的九口大缸说到:“昨天就准备好了,你要那么多香灰干嘛?”

黄平安没有解释,还是一个字的回复:“等”。

太阳西斜,天空泛起了一些灰白,一片雾气从南向北缓缓驶来。

闭目修炼中的陈同嗅到了空气中的湿润,心道:“难道要下雨吗?”

睁开双眼,见黄平安已经站在了包围圈外。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向包围圈内,而看向半空的雾气。

听到陈同的脚步声,黄平安陶醉地说到:“等来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场大雾。”

看着半空中的大雾,陈同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追问到:“这大雾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这大雾是咱们打败六郎军团的天时,九宫绝地是地利,你借来的三万人马是人和。如今天时地利人和聚齐,六郎必败。”

灰家仙人将盛满香灰的大缸搬到九支队伍的阵前,陈同则是按照黄平安的话对各路将领下达着命令。

“各队首领回去后,将大缸内注满水和荧光粉,而后将香灰搅拌成糊状,涂在士兵的脸颊与兵器上。待到午夜子时八队同时进入干饭盆,围杀六郎军团。”

命令下达后,四万五千人纷纷将调制好了液体涂在脸和兵器上。

陈同也是如此,不过他只是将绝仙黑龙剑涂上了这种液体。因为他不打算在白渊的面前使用诛仙剑,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因为丢失诛仙剑,白渊差点被黑妈妈处死。

液渐渐深了,荧光剂的效果显现出来。只见一片漆黑中,四万五千个光点与四万五千个光条交相辉映。

光点是战士们严肃的脸,光条是战士们手中的兵器。

陈同与黄平安并排而站,陈同问到:“你是怎么想到用香灰作为媒介,将荧光剂涂在战士们的身上的?”

黄平安解释着说到:“我曾看过一些有关茅山阵法的书籍,里面就曾提到过用香灰可以附在灵体身上让灵体现显性。我也只不过依葫芦画瓢,做点改动升级。”

听着黄平安的解释,陈同继续不解地问道:“咱们的战士涂上这种荧光夜,敌人岂不是更能找到目标了?”

黄平安将目光看向夜空,说到:“今晚大雾,可见度极低。对抗战时没什么,涂不涂荧光都一样。一旦咱们的战士冲进去后,就会跟敌军绞在一起,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误伤。”

陈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随后黄平安却反问起了陈同。说到:“我给你解释了我的原因,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的秘密了。”

“什么秘密?”陈同警惕地说到。

黄平安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一些情况,说到:“咱们九盟那些老家伙全被你派出去了,你派他们去干吗了?”

陈同没有回答,也只是用一个等字回复了黄平安。

新月升至中天位置,子时已到。

随着陈同的一声令下,四万人马一涌而入。陈同给众将士下的是死命令,只要脸上没有荧光效果,无论是啥格杀勿论。

此时九宫绝地内,几名军团长围在六郎鬼将身旁,军团长问到:“元帅,今晚那长白山的第四联军能不能攻进来?”

六郎鬼将看着天空中的大雾说到:“往常都没有攻进来,今晚就更不可能了。第四联军现在只有一万五千兵力,大雾中不分敌我,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进攻的。”

六郎的话音未落,喊杀声便响彻了整个山谷。

连忙站起身,六郎看着四周八个方向。心道:“不可能,一万五千人分成八个方向进攻这不是找死吗?”

当初六郎将驻扎地定在干饭盆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就是干饭盆四通八达易守难攻,第二个是他断定敌方只有一万五千人,不敢八面围攻。

六郎当即下令道:“别慌,对方八面围攻每一路的人数都不多,我们从南方冲出去,大家打起精神,随我杀出去。”

一只军队是否有战斗力,在危难中的紧急集合就能看出来。

六郎将军队分成六个梯队,从南侧左右两个通道分别递进式突围。第一梯队累了果断换第二梯队,第二梯队打不动了就换第三梯队。

就是这样的循环往复,六郎将陈同的防线直接向后推进了100米。

黄堂报马紧急报信儿,陈同当今立断道:“机动部队火速支援南侧防线。”

随着机动部队的加入,六郎突进的速度开始减缓。

手下的军团长大声禀报道:“元帅,对方人多势众我们很难向前推进。再突不出去,我们就要被包围了。”

“南面大概有多少敌人?”六郎急切地问着。

“最少一万五千人。”

听着四面的喊杀声,六郎知道自己这次败了。他万万没想到,陈同居然能借到兵。

看着身边的战士一个个倒下,六郎也杀红了眼。

黑色的铁枪在人群中舞如游龙,疯狂屠戮着第四联军的战士。

经过半个小时的厮杀,六郎鬼将打不动了,也不打了。他用枪支撑着身体,看着不远处的陈同。

站在不远处,陈同、王现、黄平安看着已经十分疲惫的六郎。陈同一声令下:“围,后撤十米。”

所有的人都向后退了十米,四万人将六郎团团围住。

在人群中的六郎已经癫狂,他用手指指着周围众人说到:“来呀,怕了吗?来跟老子决一死战,都是胆小鬼吗?哈哈哈,都是胆小鬼。”

脚尖轻轻一点,陈同飞身跳到了包围圈内。

绝仙黑龙剑破筒而出,陈同站在了六郎鬼将的对面。

六郎看着对面的陈同,癫狂的情绪渐渐冷静。他整理着身上残破的战甲,好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势更体面一些。

做完这些他抬起头,正视眼前的对手,问到:“你是谁?”

陈同倒提断剑深施一礼,说到:“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九仙山道盟盟主、地仙界第四联军平南大元帅陈同。”

听着陈同的自我介绍,六郎总感觉陈同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他不禁问到:“你是九世仙童陈同吗?”

陈同先是一愣,随后便想通了其中的缘由,说到:“对,我就是那个被你们吞噬了寿元的陈同,今天我就是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话音未落,陈同提着断剑便冲到了六郎身前。

巨大的黑龙在剑身上萦绕,一记斜斩,断剑从六郎的右肩灌入又从六郎的左肋划出。

身形闪到六郎的身后,陈同满脸惊诧。

他本以为六郎会挡下这一击,可是在陈同出手后,他却发现对方没有任何抵挡的意思。怎奈那一招太过迅猛,陈同根本不能及时收手,只能任凭剑势全出。

还未等陈同惊讶的情绪有所回落,六郎的声音突兀响起。

“我这辈子不欠别人的东西,今天我还给你,咱们不欠了。”

陈同的情绪一下从惊讶变成了震惊,随后六郎继续说到:“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能死在你的手里是我的荣幸。”

轰隆一声,六郎的身体断成两节,砸落在地。

一道金光顺着六郎的身体飘飞,片刻后没入了陈同的体内。

陈同显得很是失落,只是简单说了一句:“黄哥,给他找个好地方厚葬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