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借兵2

吃完点心喝完茶水,陈同便站起身抱拳说到:“蟒前辈,我这次来是想……”

没等陈同将来意说清楚,蟒万海直接打断了陈同的话。“陈元帅,您是贵客,来这我们要好生招待您。我们特意为您准备了一些节目,还请您赏光与我们一同观看。”

无奈,入乡随俗,还是等节目演完了再说正事儿。

蟒万海轻轻拍了拍手掌,二十名各种风格的舞女缓缓走进了内堂。

音乐声响起,舞女们翩翩起舞。

由于是蟒仙所以各个身材曼妙,看其面容均是绝色大美人,美貌都不在珊瑚之下。

陈同只是简单地看了一眼便喝起了茶水,看其神态就是在看一个节目而已。

见陈同不为所动,乐风变换轻柔中带上了些许挑逗躁动之意。

舞女的舞姿更加妩媚,撩拨这在场每一个雄性动物的心脏。

渐渐的,舞女竟然缓缓脱下了外套只留身上的一间纱衣,随着肢体的摆动,白皙的娇躯若隐若现,撩拨之意更胜。

这时蟒万海的声音响起,说到:“陈元帅,随意挑选,就当我们地支蟒族尽一尽地主之谊。”

陈同微微摆了摆手,客气地说到:“您客气,不用不用。”

此时舞女中最妖娆,长得最好看的一名女子也听到了陈同话,心道:“不用?我看你是真不用还是假正经。”

随着音乐的节拍,那名长相最为好看的女子靠近了陈同的身边。手指似有若无地略过陈同的脸颊与脖颈,就是要勾动起雄性动物的浴火。

此时对于陈同而言,身体没有反应是不可能的。开始时陈同脸颊泛起了潮红,不过很快他便用法力平稳了自己的心神。

就在那舞女想继续撩拨的时候,蟒万海却出声阻止了那女子的动作。

“金叶,不要闹了,陈同元帅是贵客。”

蟒万海看得出来,就在刚刚陈同的反应。

但观陈同的眼神与举动,蟒万海还是很钦佩的。

陈同在看舞蹈的时候眼神很正没有一丝邪念,而在被撩拨时也能很快稳定心神实属难得。

综上两点,蟒万海看得出来,这个陈同是个心志坚定的修行之人。

其实早在数日前陈同便经历了美人炼心这一关,若不是他一心追求大道,可能他早就选择在水晶宫那个地方快乐到死了。

舞女退下,蟒万海才真真正正地重视这个东北地仙界第四联军统帅。

所有的节目全都退去,蟒万海最先开口问道:“不知陈元帅与行云贤弟来我这山寨所谓何事?不会是单单就是来串门的吧?”

见对方主动给了,陈同便将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同时陈同承诺,地支蟒家只需要负责围剿,真正的拼杀由他们第四联军负责。

可没等蟒万海说话,蟒北海最先反对。说到:“姥姥,吃灯草灰放轻巧屁。陈同你凭啥能保证我们地支蟒家没有损伤?刀剑无眼谁敢保证?”

陈同刚想解释,蟒西海却说出了症结。道:“打不打仗是你们东北地仙界与邪神盟的事儿,跟我们没啥关系。我们没有必要帮你们承担风险,我们自己在这燕明湖挺好。”

谈话陷入了僵局,陈同与蟒行云一语不发。

因为人家说的对,没毛病。

作为东道主,蟒万海最先打破了僵局。说到:“人家陈元帅是客人,不得这般无理。”

止住了几位长老,蟒万海又将目光看向陈同,说到:“陈元帅,您能来我们这儿,也是蓬荜生辉。这几天你就在我们寨子里小住几日,咱们交流一下修炼上的心得。”

小住?

陈同哪有那个心思,一旦让六郎重整旗鼓,那么他就再也没有击杀六郎的可能了。

急中生智,陈同突兀地站起身。说到:“小住就不必了,如果长白山防线失守,那么在坐的各位也将时日不多。唇亡齿寒,各位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巨掌一拍,茶桌被拍的粉碎。

蟒北海愤怒地站起身,指着陈同说到:“臭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家主好生招待与你,你竟出言诅咒,是何居心?我他妈插了你。”

说话间,蟒北海已经冲到了陈同的身前。刚要抬手拍去,举起的手掌却被蟒万海喝住。

“住手,陈元帅是客人,不可无礼。”

巨掌在陈同的面前停下,掌风吹乱了陈同的头发。

对于对方的进攻陈同也不慌乱,诛仙剑早已蓄势待发,只要对方敢下死手,陈同就敢让对方死在他的面前。

蟒万海走到陈同的身侧,一把将自己的堂弟拉到身后。他看着陈同,声音冷厉地说到:“陈元帅,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今天你必须把话说清楚,不然我们地支蟒家也不是吃素的。”

陈同没有慌乱,他将茶杯与甜点在桌上摆出了简单的形式图。说到:“燕明湖距长白山三百公里,急行军一昼夜便能到达。如果长白山彻底沦陷,那燕明湖就是六郎鬼将的嘴中肥肉。”

“我们跟东北地仙界没有任何关系,六郎鬼将犯不着跟我们过不去。”站在蟒万海身后的蟒北海说到。

陈同继续解释着:“信仰之战,是出马仙与邪神之间的战争,也是掌控人们信仰的战争。如果邪神盟取得胜利,他们会允许自己领地中的人们信仰其他仙神吗?据我所知,地支蟒家现如今依然做着出马看事儿的营生吧?”

此话说出,在场的几位长老均是哑口无言。

其实早在六郎鬼将攻打长白山的时候,蟒万海便看出了这一步棋。他想支援长白山,毕竟若想不然一滴水干涸就必须将水溶入大海之中。

可是地支蟒家的长老们没有那种远虑,他们关心的只是气节与利益。若是刚才陈同的那番话是他说的,那么必然会被长老们误会别有用心。

起初他已经想好了理由,只不过陈同的出现给了他一个更好的理由。

蟒万海故作为难,坐到椅子上长叹一声。

“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我们地支蟒家有祖训:坚决不与东北地仙界有瓜葛。”

蟒万海看似叹息无奈的话语,实则是在帮几位长老说出心声。

听到此话,坐在旁边的蟒行云哪还看不出蟒万海的用意。

蟒行云立即站了起来,说到:“几位堂兄不用纠结于此,陈同是修道者是我们九盟的盟主。担任这个第四联军统帅也是无奈之举,他现在已经不是东北地仙界的人了。地支蟒家的兄弟们不是帮东北地仙界,是在帮我们九盟为民除害。”

理由充分,很有说服力。

听到蟒行云的话蟒万海眼前一亮,连忙问道:“陈元帅你不是东北地仙界的人?”

陈同哈哈大笑,说到:“要不是我跟六郎鬼将有恩怨我都不当这元帅,没啥意思。”

“摆酒开宴,今天高兴,我要跟陈元帅好好喝两杯。”蟒万海也是笑的很开心。

酒宴中,蟒万海问起了陈同与六郎的恩怨。

陈同便把自己寿命被夺的遭遇讲了出来,也将自己经历的事情简单地说了说。

听完陈同的遭遇,蟒万海直呼。“传奇,传奇,陈元帅这几年的遭遇比我这半辈子都精彩,传奇!”

推杯换盏间,蟒万海提出要与陈同八拜结交。

陈同没有拒绝,二人借着酒劲儿对着道祖进行了结拜仪式。

将碗中的白酒一饮而尽后,蟒万海将碗重重地摔在地上。大声喊道:“明天,地支蟒家军整装出发,帮我弟弟打他奶奶的六郎鬼将,杀。”

酒宴完毕,陈同在迷醉中给王现打了一个电话。

“我借到兵了,你告诉黄哥今晚先包围干饭盆,明天我借到的人马就能到。要快,别让六郎鬼将趁机逃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