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五行分身

看着帅帐内的英武鬼将,陈同心道:“这人是谁?真是个古典美男子。看其身上的法力波动,应该是三品人仙后期实力,难怪可以统领这一方人马?”

此时的六郎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等到辰时他们就要发起总共了,可现在却有敌人侵入内部。

思量再三,六郎下达了命令。

“传我军令二三军团原地待命阻击背后之敌,五军团负责围剿穿插中路的敌军。其他两个军团按原定计划行事。”

五个传令兵纷纷跑出帅帐传达着命令,此时帅帐内只有六郎一人。

陈同躲在暗处,看着帅帐周围的卫兵禁士。心道:“我现在若是贸然行事,光是这些卫兵就能将我灭杀,得想个办法才好。”

周围的卫兵有几百人,就是站着不动让陈同杀都得杀很长时间。

想了半天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陈同便想着:“不行就先偷袭,能成功最好,不能成功的话也看看能不能引蛇出洞。”

陈同这般想着,却在无意间看到了桌案上的一个散发着黑光的玉虎。

“那个是虎符吗?这个东西对六郎鬼将应该是极其重要的,我要是能将这东西偷走,那么这个六郎不想跟我走都不行。”

破风声响起,一道青芒顺着帅帐的正门直刺向沉思中的六郎鬼将。

可青芒还未触碰到六郎的身体,便被六郎周身的护体黑光挡下。

青芒见未能得手,直接调转方向,向帅帐外飞去。

经过刚刚的一刺,六郎也从沉思中惊醒。一手抓起旁边的铁枪,便追着青芒跑出了帅帐。

站在帅帐不远处,六郎看着西边的天际,心道:“看来对方是来偷袭的,不去管它明天的大战要紧。”

提着枪,六郎回到了桌案前坐下。

可正当他想再次观看地图的时候,却发现桌上的虎符已经消失不见。

对于行军打仗而言,虎符就是统领三军的权柄,没了虎符的元帅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六郎再次提着枪冲出帅帐,他问着身旁的卫兵:“刚才有没有人进入帅帐内?”

卫兵很是认真地说到:“报告元帅没有。”

看着青芒消失的方向,六郎心道:“真是阴险,竟敢偷我的虎符。看刚才那人的偷袭手段应该不是什么强者,4个小时应该够我追上那人将其击杀了。”

此时的陈同躲在林中,依靠在大树上看着手中的漆黑玉虎。得意地说到:“我看你来不来找我。”

就在刚刚,陈同是用了一招调虎离山之计。

他利用诛仙剑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待到对方完全走出帅帐后,利用风遁之法快速进入帅帐偷取了桌上的虎符。

而后再利用风遁术,在六郎未回帅帐前逃出了帅帐躲在了这片山林之中。

六郎感应着自己虎符的气息,一路狂奔便来到了陈同躲避的山林。

悬浮半空,六郎看着树上的陈同。大声呵斥到:“小小修道者竟敢盗取我的虎符,我看你是活够了,受死吧!”

只见六郎身体笔直,与手中的铁枪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直线,身体连同铁枪如离弦之箭般直冲向陈同。

陈同一闪身便跃到了另一棵树上,枪尖刺空。

六郎身形并未停止,整体如游鱼般轻轻一转,便再次向陈同刺去。

此时陈同如同丧家之犬,在丛林中跳来跳去。

对于这样的情况六郎很是恼火,他现在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解决这个人夺回虎符,也好不耽误四个小时后的总攻。

六郎停止了进攻,他看着逃窜中陈同心道:“我看你还怎么逃。”

心念流转,六郎将铁枪背在身后,双手合十结出一个手印。只听他一声大喝,四个六郎分离而出。

身形闪动,五个一模一样的六郎将陈同团团包围。

“这是鸣人的影分身?还是天津饭的四身拳?我咋在典籍中没看到过相关的记载呢?”

陈同这样想着,脸上的疑惑却被对方看了出来。

六郎得意地解释着:“这是我自创的五行分身术,如今五个方向都被我围住,我看你是能上天还是能入地,你还能怎么逃?”

尽管对方的气势很凶,但在陈同看来分化出来的四个人一定是有问题的。

要么是虚张声势不堪一击,要么就是平分了本尊的实力。

断剑一挥,陈同踩着诛仙剑便御剑飞向了对面的六郎鬼将。

其余的四人并未有任何行动,只是看着陈同打斗。

打着打着陈同心中纳闷起来,“这是本尊还是分身?怎么会这么厉害?实力只在我之上不在我之下。”

这般想着,陈同虚晃一招转而攻向了另一侧的六郎鬼将。

十几个回合后,陈同发现这个六郎的实力与对面的那个竟一般无二。

“这不科学,一个人怎么可能分化出五个实力的一样的人?”

一连二百多个回合,陈同将五个六郎均是试探了一遍。

没有任何差别,也没有任何破绽。

不过随着打斗的继续,陈同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便是他在跟一人对战交手的时候其余四人是不动的?

突然陈同单脚猛蹬脚下的诛仙剑,身体腾空而起对着对面的六郎就是一连串的快攻。断剑纵横劈斩,带着陈同的身体飞向对面的六郎。

剑势极猛,黑色的剑芒劈斩在对方的铁枪之上,寻找着可以一击毙命的机会。

同时心念流转间,诛仙剑向着身后的那个六郎分身射去。

只见诛仙剑很顺利地便穿透了身后那名六郎的身体,一下便轰爆了身后的大树。

“假的?”

陈同的这个想法刚一产生,身体便由于失去了诛仙剑的加持而飞速向下滑落。

脚下踩着松软的腐殖土,陈同飞速向远处奔逃着。

一边逃一边结着手印,手印不停地变化雷遁之法施展着五雷正天诀。

嘡嘡嘡,三声炸雷声响起,看似是在轰击身后的六郎鬼将其实是在给九盟众人传递着信号。

奔跑中的陈同已经吃定对方一定不肯放过他,他有绝对的把握缠住对手。

山顶之上,狼仙族族长白渊与蟒行云一同坐在中军帅帐之内。当他们看到三道炸雷后,白渊一声令下。

“所有人给我向山下冲杀,杀出一条血路。”

一连三道天雷均没有劈中六郎鬼将的身体,悬浮半空中的六郎不禁轻蔑一笑。

心道:“就这……”

俯身冲下,六郎再次站在了陈同的身前。

同样的招式,五行分身术施展。

陈同看着五个同样的六郎说到:“你认为这招对我还管用吗?”

六郎将枪尖一指,五条铁枪同时对准了陈同。说到:“刚才只是试试你的斤两,现在让你看看五行分身术的真正威力。”

话音落下,五名六郎竟同时攻向了陈同。

五个人摆着同样的攻击姿势,尽管陈同已经知道五人中只有一人是真,但哪个是真,还真不好判断。

只要判断错误,那么陈同面临的将是致命的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