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寿元再现

看着即将落下的巨大脚掌,陈同与王现均是陷入了绝望。

不过为了生存,他们只能殊死一搏。

陈同将全部法力灌注到肉体之中,阴阳玄体催发到了极致,此时他的身体仿佛就像是钢铁一般坚硬。

而王现也在极短的时间里施展了秘法·三神护体。

只见在他的背后,丑、寅、亥三个金色的大字浮现,随后三位神明同时将能量注入王现的体内。

一瞬间,王现的身体也如钢铁一般,坚硬无比。

噗噗两声,随着脚掌的落下,陈同与王现如同铁钉般被踩入了地下。

此时的陈同后悔得要死,心道:“草,当初怎么就没学土遁之术,要不现在不就逃生了。”

在钟南山的时候,陈同系统地学习了道家功法及秘术。

当初不古老人就劝他多学习一些五行遁术,可是陈同对五行遁术根本不感兴趣,他将全部的经历都用在了研习风、雷二遁之上。

书到用时方恨少,此时的陈同就是这样的情况。

可是反观一旁的王现,在入土的瞬间就转换成了子鼠炼神,两个翻滚便逃离了原先的位置。

变幻成老鼠的王现回头看着泥土中的陈同,刚欲回来救援便听到陈同焦急的传音。

“你快逃别管我,快逃。”

瞬间,脑海中数次挣扎,最终王现还是选择了逃遁。

因为理智告诉他,他必须逃,这样才能找到方法救陈同。

对于深入泥土中的王现,阿傍也是没有办法。

此时他的身躯过于庞大,对于小老鼠根本是无计可施。

转而他将目光看向了此时身在泥土中的陈同,嘴里呢喃着:“我好像想起来你是谁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阿傍一伸手便将泥土中的陈同挖了出来。

陈同看着巨大的牛头,心道:“这次是真完了。”

不过对于此陈同也想好了对策,只要能接触到对方的皮肤,他就释放全身的电芒。以五雷正天之法麻痹对手,没准还能逃得一线生机。

手掌握着泥土中的陈同,阿傍嗅了嗅陈同身上的味道。

说到:“我想起你了,我吃过你的寿元,很好吃。”

闻听此言,陈同心里咯噔一下。

难以置信,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了吞噬自己寿元的邪神盟二十位长老之一。

说完话,阿傍仿佛陷入了美味的回忆。

而就在他分神回忆的时候,陈同拼尽全力激发自己体内的法力转化成雷电。

雷电酥麻,不禁让阿傍手掌一松。

被泥土包裹的陈同此时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人蛹,人蛹落地蛹壳碎裂,陈同重新获得了自由。

此时的陈同心中五味杂陈,愤怒、恐惧、兴奋、激动相互交织。

“只要杀了他,我就能夺回我30个月的寿命了。必须要杀了他。”

陈同这般想着,绝仙黑龙剑、诛仙剑同时破筒而出。

只见陈同手握一柄黑色断剑,背后悬浮着青色的剑芒,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对面的阿傍。

起初阿傍并没在意这个摆着架势的人类,不过陈同背后的青芒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不确定地呢喃着:“那是诛仙剑吗?”

陈同根本不给对方准备机会,风遁术施展,一个闪身便冲到了巨牛的近前。陈同知道普通的招式根本不能对着阿傍造成伤害,他只能使用自己最强的一招,争取一击必杀。

这种事情想得简单,但是做起来十分的困难。

毕竟对方不是死物件,不可能任他行事。

一连十几次快攻陈同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进攻机会,反而还浪费了自己不少的法力。

尽管陈同此时由于修炼纳玄功法的缘故,法力恢复速度是常人的九倍。但是陈同所施展招式都是威能巨大,极耗法力。

阿傍仿佛是在跟陈同玩耍一般,只防御不进攻,就连他背后背着的巨斧都没有动用。

见久攻不下,陈同便心生了退意。

“不行,不能急于一时,刚才我是太冲动了,还是先逃生再说。”

心念流转间,陈同的进攻也不再那么猛烈。

这样的小心思怎么能瞒得过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见陈同攻势稍退阿傍便知道这个人类要逃走。

趁着陈同不注意,他便悄悄的将手掌握住了背后的巨斧。

陈同见对方不备,虚晃一招便转身就逃。

可是这样的小把戏已经被对方看穿,巨斧猛地向前一挥,一道黑芒落下便拦住了陈同的去路。

疾驰中的陈同猛地停止身形,回头看着满脸得意地阿傍。

阿傍的手指轻轻一弹,一道黑光便射向陈同,片刻后一个乌黑的结界便将陈同罩住。

结界之内,不管陈同如何努力也不能撼动结界分毫。

阿傍手掌轻轻一招,结界包裹着陈同便飞到了他的手中。

看着结界内的人类,阿傍再次嗅了一下。陶醉地说着:“真是没想的这等美味我还能食用到,尽管只能增加我六七年的寿命,但是美味的东西可不是用寿命能够衡量的。”

阿傍红唇微张,就欲将陈同放入口中。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的出现却暂时救了陈同一命。

只见在天空之上,一片乌云缓缓飘来。而在乌云中,一个白条条的身影若隐若现。

乌云出现的瞬间,一个声音传入了二人的耳中。

“阿傍,你不再地府当差,跑到人间来干嘛?难道你不知道这人间的规矩吗?”

声音雄浑,隐隐有雷鸣之意。

牛头阿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目光死死地盯着向自己飘来的乌云。

看阿傍的眼神,明显是不认识这声音的主人的。

但是陈同却感觉这个声音好熟悉,感觉好像在哪听过一样。

随着咔嚓一声雷鸣响起,乌云消散,一个白衣人漂浮在阿傍的面前。

阿傍看到面前的白衣人问到:“你是何人?”

当白衣人现身后,陈同一眼辨认出了白衣人的身份。

这白衣人正是他在白龙湖见到的白龙傲云,只不过那时的傲云是灵体状态,而现在傲云是肉体之身。

陈同刚想与之打招呼,可是刚欲开口却看到了傲云给他递过来的眼色。

见牛头阿傍向自己发问,傲云双手抱拳说到:“我是南海白龙傲云,今天来这是来捉拿陈同这小子的。”

“捉拿,谁要捉拿?”阿傍问着。

傲云不紧不缓地说到:“家父是现任南海龙王傲城,是家父让我来捉拿陈同这小子的。”

听到傲城这个名字,阿傍犹豫了起来。心道:“傲城?好像在地府的时候听过这个名字,应该是神仙境界的大高手,还是不得罪的好。”

阿傍略一思量,便说到:“也不是不能给你,怎样你才能让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呢?”

傲云继续淡定地说到:“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我回去跟父王说是你将他要的人掠去的,我这也好交差。”

说完话傲云转身就要离去,看其样子没有半点的犹豫。

此时的陈同内心焦急异常,心道:“别走呀,你这一走我咋办?”

可就在傲云转身的瞬间,阿傍却开口说到:“等等,你也别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