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画筒

一年后,潘阳市桃仙机场的出站口,一名背着画筒的人伸着手打着出租车。

檀香木制成的画筒内有左右两舱,圆圆的顶盖分左右开合,分别控制着画筒的两个舱室。

出租车停下,司机接过男人手中的画筒放到了后座上。

“兄弟,你这画筒里面装的是什么呀?怎么这么沉?”

男人点起了一根烟,说到:“全是画画的东西,师傅,去北山大街333号。”

40分钟的车程,司机师傅很自来熟地跟男人聊着天。

车子停在了北山大街333号,男人下了车看着那已经略显老旧的牌匾。

“九仙山道家文化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此时牌匾下的门店还在营业,迎来送往的看起来有不少客户的样子。

男人坐在九仙山堂口斜对门的石阶上,从中午看到晚上。

终于,男人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缓缓站起身。

此时一名身材臃肿身穿白色卫衣的青年走出了门店,坐上当初陈同买的大车。

就在车子即将发动的瞬间,男人一个闪身便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位置上。于此同时,一柄漆黑的断剑抵在了胖子的咽喉位置。

起初胖子还很淡定,问到:“请问是哪里的朋友,如果有困难我可以帮忙。”

男人没有说话,继续将断剑又往前递进了一寸。说到:“你想看看我是谁?”

胖子的本意是,这人若是劫匪那就最好不看到对方的脸,给对方一些钱财也就罢了。

可是对方的声音却给胖子很熟悉的感觉,不由得转头看向了副驾驶位置的上的男人。

“陈……陈……陈哥,怎么是你?你啥时候回来的?咋不跟我说一声我去接你。”

此时手持断剑的男人,就是在钟南山上苦修一年的陈同。他此时回来就是来了结恩怨的,他要好好问问为什么张鹏要背叛他。

而此时坐在驾驶位置上的胖子就是张鹏,陈同消失后,张鹏每日寻欢作乐,没到一年体重便从120斤涨到了190斤。

“陈哥一年没见,怎么一见面就刀兵相见的?咱回堂口,车上说话不方便。”

从车上一直到堂口内,陈同手中的断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张鹏的脖颈。

可是就在进入堂口的瞬间,令陈同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九仙山与鸡冠山数百名堂主首领均在此严阵以待,张鹏看到这些仙家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大声喊道:“蟒叔,黄叔快救我。”

陈同一把将张鹏控制在手中,说到:“你们睁开眼好好看看我是谁?”

灯光亮起,所有仙家都看到了身穿风衣背负画筒的陈同。

蟒行云不确定地问到:“陈同吗?你不是死了吗?”

陈同没有反驳对方的话语,说到:“这是我和张鹏的恩怨,你们最好不要插手否者别怪我不客气。”

众仙家均是未动,但也有一些新加入的仙家并不认识陈同。

四名模样陌生的仙家手持兵刃便向陈同冲来,看其狰狞的模样陈同就知对方来者不善。

陈同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心念一转。

瞬间,画筒的左侧舱室盖子弹开,一道青芒从舱室飞出。

青芒的速度极快,在四名仙家身前轻轻一绕,而后青芒重新回到了画筒之内,盖子重新闭合完整。

而那四名仙家,此时已魂飞魄散。

张鹏看到这样的场景后,心中顿时失望至极。

他带着哭腔向陈同求饶道:“陈哥,陈爷,求你了别杀我,你想知道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别杀我行不行。”

听着对方的求饶话语,陈同陷入了回忆。那时他初到鸡冠山堂口,便是为此人打窍。而后的时间,二人吃喝相伴形影不离。

陈同会帮这个小弟弟打游戏,会帮他泡妞写作业……

最终随着一声叹息,陈同单臂提起了张鹏的身体,手中断剑轻轻一划,便将张鹏的法力全部废除。

张鹏跪在地上,哭诉着背叛陈同的过程。

一年前,那时候陈同还在参加百堂争霸赛。ST组织的人便找到张鹏。

只要张鹏将陈同单独约到一个地方,他们就承诺给张鹏五千万。

如果能将王现也单独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同样也会给张鹏五千万。

起初张鹏并不想出卖陈、王二人,但是对于一个亿的财富,是他一辈子都挣不来的。他是人,他需要钱来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

令陈同最意想不到的是,王现也出事了。

陈同继续问到:“王现死了吗?”

张鹏回忆着,说到:“不知道,可能是被王家的人带走了。”

“王家……”陈同独自呢喃着。

随后陈同手掌一翻,一股法力便打进了张鹏的体内。

法力在周身游走,封住了张鹏的玉堂、百汇两处窍穴。

看着跪在地上的张鹏,陈同说到:“当初这两处窍穴是我帮你打窍开通的,现在我再帮你封上,以后咱们两清了”

张鹏恶狠狠地看着陈同,嘶吼道:“你封住我的窍穴不如杀了我,窍穴不同我还怎么出马?”

陈同没有理会张鹏的失态举止,将手中断剑重新放入右侧的舱室之中,便欲转身离去。

可是在陈同身后的百余位仙家中,蟒行云却开口出声。

“陈弟马请留步。”

陈同回过身看着人群中的蟒行云,说到:“蟒前辈何事?”

在蟒行云的带头下,在场的二百余位仙家同时向陈同单膝跪下。

蟒行云双手抱拳,说到:“如今信仰之战已经打响,您要是不带领我们这出马仙,我们就将被发配到战场上。您让我们这些老人怎么办呀?”

陈同陷入了为难,说到:“您这是在为难我,我现在是修道者已经不再是出马弟子了。你们跟着我没有任何功德,你们这是何苦呢?”

蟒行云目光坚定,说到:“我们这些人做出马仙不也是为了修行吗?跟着您我们也能修行。”

“你们要转道门护法?”陈同惊讶地问着。

蟒行云与众人互望一眼,众人均是点着头。

很多出马仙家在机缘巧合下均是做了道门、佛门的护法仙。这在地仙界是有过先例的。

当初黑妈妈就是为了报答郭真人的救命之恩,转而做了道门护法。所以直到今天黑妈妈还是有着这样的名头,东北道教总坛大护法。

蟒行云等人再次将目光望向陈同,说到:“是的,请您收下我们?”

陈同思量再三,说到:“好吧,那从今天开始,九仙山堂口就地解散,九仙山道盟成立,简称:九盟”

话罢,陈同走进堂口,看着悬挂的堂单轻轻说到:“结束了。”

随后手指轻轻一点,堂单便燃起了大火。

数百名仙家顿时感觉身体一轻,仿佛重获自由一般。而原先堂口中的功德则平均分配给了各路仙家。

蟒行云走到陈同面前,说到:“盟主,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陈同目光向西北方向看了一眼,说到:“去王家,救王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