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战前夕

“脸面你大爷。”

陈同嘴里这般骂着,便从身后抽出了绝仙黑龙剑。于此同时,他一脚踹在了其中一名炼神者的身上,就欲冲出包围。

对方二十几人也不是吃干饭的,怎么能轻易让陈同逃走。

二十几人手握刀、剑、匕首等利刃,再次将陈同包围。

看着气焰嚣张的众人,陈同知道今天不杀人是不行了,否则根本无法冲出包围。

手中长剑轻轻一抖,陈同直奔其中一人冲去。

那人身后的虚影轻轻挥舞,便带动那人手中的苗刀砍向了陈同。

当啷一声,绝仙黑龙剑被弹开,而在陈同身后众多的金铁兵刃同时落在他的背部。

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出,陈同上身衣衫破碎,露出了泛着金光的皮肤。

领头的孔涛大声喊道:“兄弟们,这小子身怀炼体神通,我们一起上,累死他。”

在与二十几人打斗了数个回合后,陈同发现这些人的修为均是在一品左右,二品修为的只有三个。

对于此战,陈同已经不抱有太大希望,只求能逃出去他就烧高香了。

此时陈同是二品初期的修为,加上绝仙黑龙剑的辅助,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二品后期。

噗嗤一声,黑色的剑芒劈砍在了对方的右臂之上,随着声音的传出对方的右臂应声掉落。

陈同本着能击杀就击杀,不能击杀就弄残废的原则与对方众人鏖战着。

而同样的场景,在两天前也发生在了王现的身上。

在夜幕的笼罩之下,王现开着车去潘北区工地中捉鬼。

而就在他做完任务后,竟莫名奇妙的被三十几人团团围住。而领头之人王现恰巧认识,是王氏家族的人。

而包围王现的三十几人,都是王氏家族的邪神炼神者。

王现自知在劫难逃,只能背水一战。

在击杀了十几名王氏家族的炼神者后,王现逃出了对方的围杀。

王氏家族的人一连追了几公里也没有看到王现的身影,而随后去到北山大街333号探查,也没有发现王现。

十二生肖炼神者王现,就这样在重伤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陈同并不知道这件事,他现在还在为逃出包围而奋力拼杀。

人群中孔涛得意地叫嚷着:“兄弟们加把劲儿,这小子法力快被咱们耗尽了,累死他。”

陈同喘着粗气,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宝剑,为得是不让对手靠近自己。

可是陈同这样举动已是强弩之末,对方只是不愿意再有更多的伤亡才没有一拥而上。

随着对方车轮战的进行,陈同终于因法力枯竭而倒下了。

剩下的十七人好似解气般,对着无力反抗的陈同就是一通踢打。

陈同抱着头,忍受着对方的凌辱。

他没有说话,没有谩骂,只是将这一切记在了心里。他想着就是自己变成厉鬼,也要将ST组织全部击杀干净。

其实陈同若还是一品境界的话,他是能有逃生的机会的。只不过随着窍穴的闭合,他那种堪比逆天的灵魂出窍手段也消失不见。

只听到孔涛骂道:“这小子怎么就打不死呢?把枪给我,我直接毙了他。”

咔哒一声,子弹上膛。

孔涛用手枪指着陈同的心脏说到:“我不打你的头,我不想看到脑浆。也好留着你的大脑袋好好想一想,是谁出卖了你。以后变成厉鬼的话可别找我,我就是个打工的。”

陈同在被包围的那一刻便猜到是那个人出卖了他,但是他不愿相信,自己对他那么好,为什么要出卖自己。

嘡的一声,子弹出膛,重重地打在陈同的心脏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陈同的全身皮肤都发生了颤动,凹陷的皮肉直接击碎了陈同的肋骨。

尽管是这样的剧痛,陈同也未曾发出一声。因为此时他的心更痛,那是被至亲之人背叛的痛。

孔涛看着依然有生命体征的陈同,心道:“这小子到底是修炼的什么炼体神通?身体这般坚硬。那我就折断你的肋骨,痛死你。”

枪口缓缓下移,直接抵在了陈同的下一根肋骨上。

再次一声枪响,同时伴随着嘎巴一声,又是一根肋骨断裂。

倒在地上的陈同不禁闷吭一声,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

就在孔涛将枪口对准下一根肋骨的时候,陈同开口了。

细若游丝、断断续续的问到:“你……是出马……弟子,为……什么……要投靠邪神盟?”

孔涛缓缓将枪口放下,说到:“你还不知道吧,邪神盟与东北地仙界终究会有一战。黑老太太为人多疑,独断专行,整的东北地仙界离心离德。我是不是也得为自己以后着想?”

陈同没有搭话,陈同对于黑妈妈尽管印象不是太好,但他知道黑妈妈不是坏人。

见陈同没有说话,孔涛将枪口对准了陈同的头颅。说到:“你很强,但是就是不知道你的脑袋会不会也是那般强悍?反正现在打碎你的脑袋,也不会有脑浆流出。”

当枪口抵住额头的瞬间,陈同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就在孔涛即将开枪的瞬间,一阵莫名的狂风席卷而来。风中的沙土迷离了十七人的眼睛,孔涛也不禁转头回避。

可是当这股邪风散去之后,孔涛发现地上的陈同居然消失不见了。

“跑不远,快追。”

一声令下,十七人顺着山路向下搜寻而去。

山腰处某片草丛之中,陈同奄奄一息地躺在草地上,而在他旁边则站着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

在二人的周围,一道结界将二人笼罩。

孔涛带着手下的炼神者,四处找寻着,可就是看不到陈同二人,哪怕是近在咫尺也不能发现。

十七人的脚步渐渐走远,老者看着地上奄奄一息默默流泪的陈同。说到:“跟我走吧,你现在想不跟我走都不行了。”

“去哪?”陈同弱弱地问着。

老者背着手看向西南方向,说到:“钟南山,现在这世道马上就要乱了,对你有害无利。”

说着话老者便扛起了陈同,向山下走去。在临走之时,他特意看了东方的树林深处,将一道传音送了过去。

“见死不救,妄修全真。”

就这样,陈同与王现都消失了,而张鹏却打理起了九仙山与鸡冠山两个堂口。

而在陈同消失的一个月后,东北地仙界与邪神盟彻底开战。而这场战争,被人们称为:信仰之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