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阴阳玄体

“小鬼仙,竟敢窥探本大爷的存在,自不量力。快到我腹中来,为我补充点法力吧。”

说话间,这巨龟便像吃面条一样,用力一吸便将水草连同陈同一起吸入腹中。

胃部空间内,陈同飞速闪躲着腐蚀性极强的胃液,不停思量着对策。

其实能进入巨龟的胃部也算好事,这巨龟外部坚硬如铁毫无下手击杀的可能,在内部虽然也是危险丛丛但却多了一些击杀的机会。

手掌一翻漆黑的诛鬼长剑握在手中,陈同飞身便冲向了巨龟的胃壁。他想着这里是最柔软的,将这里破开自己就不用面对胃液的威胁了。

一连十几剑劈砍,陈同手中的诛鬼剑便被腐蚀的只剩剑柄。

在胃部的一举一动都被巨龟看在眼里,巨龟放声大笑讥讽道:“就破铜烂铁这还想伤我?你还是乖乖的做我腹中餐吧。”

话罢一道汹涌的胃液高高耸起,对着陈同的后背猛拍而去,

陈同只感觉身后恶风不善,没有任何犹豫单脚一跺虚空电芒流转身体便向一侧疾飞。

胃液贴着肩臂直拍在胃壁之上,轰的一声胃液落回到胃底。

丝丝疼痛从臂膀传来,陈同一边注视着胃液的动向一边观察着四周提防着其他的危险。

可就在陈同目光扫过刚刚劈砍过的地方时,他惊讶地发现那胃壁处居然出现了些许不规则的破损。

“不应该呀,剑伤怎么会如此的不整齐?”

忽然间陈同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刚刚自己的剑确实伤到了对方只不过伤口并不明显。当胃酸触碰伤口后,伤口便被胃酸腐蚀出了不规则的破损。

“胃粘膜破损胃壁缺少了保护,胃酸便会腐蚀胃壁的纤维组织。看来初中时期的生物可还是不白学的。”

陈同这样想着,那胃液发起了第二次的攻击。

躲闪间,陈同有意识地将胃酸引向了胃粘膜的裂口处。

在第十七次成功躲避后,陈同看到巨龟的胃壁出现了些许的缝隙。这对于巨龟可能没有太大的伤害,但这则是陈同逃生并击杀巨龟的机会。

陈同没有犹豫,一闪身便顺着这个缝隙便飘出了巨龟的胃部。

内视之下发现鬼仙已经不在自己的胃部,巨龟连忙调转全部法力在身体各处搜寻着陈同的身影。

从胃部逃出的陈同一路向上,直奔巨龟的心脏。

可就在飞速狂奔了几个呼吸之后,陈同看到这巨龟的所有经脉中全部充盈着淡蓝色的法力。它们行动极为缓慢仔细,好像是在进行地毯式的搜捕。

上下左右,陈同被这些法力全部包围。

“法力在经脉中流转,但不一定能在毛细血管中运行。”这样想着,陈同便躲入了巨龟的毛细血管中。

经过5次的经脉冲刷,巨龟并未找到小小鬼仙的踪迹。

他想着:“难不成那个小小的鬼仙已经逃出了体外了?”

虽然巨龟双目失明又被封印,但是他还是可以将自己的法力散出一些去探查体外周围的情况。

见巨龟经脉中的法力逐渐减少,陈同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如果这个机会他抓不住那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陈同就像一个罪犯在各个经脉穴道的隐蔽处藏匿逃串,十几个呼吸之后他看到了巨龟跳动的心脏。

此时在心脏的周围,有十道法力团巡逻把守着。一旦陈同现身,这些法力便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撕碎他。

“怎么办?怎么办?”陈同躲在距心脏最近的毛细血管处窥视着那十道法力团。

观察了许久,陈同看到了一个机会。

这些法力团在巡查游走的时候会有交叉,而每一次交叉就意味着会有一条经脉出现短暂的空挡。

“3、2、1,就是现在。”

看准时机陈同脚步一蹬血管壁,身形便直奔巨龟的心脏飞去。此时手中电芒流转,那正是全部法力催发而成的奔雷手。

就在陈同现身的瞬间,巨龟立即便感应到了陈同的位置。

身外全部的法力一起涌向陈同,那是十道法力光团则快速聚拢挡在陈同面前。

十道法力团渐渐融合形成一面水蓝色光盾,而中心处却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空隙还尚未完全融合。

后又追兵前有堵截,陈同只能跟时间赛跑。就看他能不能在空隙完全闭合之前穿过,将全力催发下的奔雷手插入对方的心脏。

圆形的空隙在陈同的眼中越来越小,此时身体已经过不去了。

“拼了。”

在半空中的陈同连忙调整身形,此时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手臂穿过空隙。借助奔雷手的雷电之威,击穿巨龟的心脏。

青光与蓝光交织吞噬着,忍着剧痛陈同将手臂猛地向前一伸。中指指尖触碰到了那跳动的柔软,强烈的电弧顺着指尖汹涌射出。

一道刺目的电芒将巨龟心脏瞬间包裹,轰的一声,心脏便被电弧的威能击成了血雾。

血雾弥漫法力消散,陈同就像是一条脱力的死狗躺在巨龟的经脉之内。

心道:“这哪是取宝呀?这分明就是玩命呀。要不是我够机敏,还真就成为这巨龟的腹中餐了。唉!脑子是个好东西呀!感谢我爹妈!”

本想在此多休息一会,可是炙热高温却席卷了巨龟的全身。陈同心知不妙,立即飘身飞出了巨龟的体内。

此时的巨龟生机全无,而那红色的铁链化作无尽的火焰焚烧着巨龟的肉身。

片刻后火焰熄灭,一颗黑红相间的圆珠掉落在石台之上。

看着手中黑红相间的珠子,陈同好像对这珠子有了些印象。

“这珠子好像叫水火珠吧?”

惊疑中陈同翻看着脑海中的书藏,在一本名曰《奇物录》的书中记载。水火珠是水行精怪的内丹被纯阳之火炼化而成的奇丹,此类宝物是修炼护体神通的不二之选。

经过对护体神通、水火丹的双重检索,陈同找到了一个名曰阴阳玄体的神通。

该神通可从鬼仙阶段开始修行一直可修炼到三品人仙阶段,修炼大成后可避阴阳驭水火。

坐在石台上,陈同一连修炼了三天才将这神通修炼至入门境界。虽然现在并没有避阴阳驭水火的威能,但是抵挡一般的刀剑伤害是能做到的。

在回到村口的时候,陈同看到两名黑白阴差带走了一名男孩生魂。

擦肩而过六目相对,双方均是没有说话。

就在双方相背走出了十几步后,陈同才惊疑回忆起。“这两名阴差不就是我那天吸纳的那两名吗?他们怎么又活了?”

陈同只当这地府的阴差都是一个模样,也就没有多想些什么。

走到村口,胡玄刚已经在此等了许久。

当他见到陈同的瞬间便一把抓住了陈同的手腕,说到:“快快,跟我走,来个大活儿。”

走进会议大厅,众位堂主已经等候多时。见陈同走进,大家均是站了起来。这倒不是陈同的地位有多重,而是今天这件事儿只有陈同能办。

村长儿子李大宝不知从何处听说可以用寿命祈愿,于是他就祈愿用自己10年的寿命换父母不要离婚。结果愿望不但没达成,今天一早便死在了家中。经过排查李大宝还有65年的寿命,这绝对算离奇死亡。

陈同坐在会议室的角落,听着大家讲述。心道:“这哪是等我回来商量对策呀?分明就是把这个活直接派给我了,还得我自己想办法。”

不考虑堂口的名声,单是寿命祈愿和那两名阴差陈同就必须要蹚这趟浑水。

漆黑的大门将黄泉主路分成了东西两段,东段是排队办手续的生魂。他们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路引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着下一次轮回转生。

从排尾一直找到排头,陈同都没有看到那个小男孩。

“难道他们已经带着他走进了鬼门关?”陈同这样想着脚步便踏进了鬼门关内。

鬼门关、黄泉路、三生石、望乡台……

陈同急速飞奔,终于在三生石广场再次看到了那个男孩李大宝。

这是一座方圆3000米的巨大广场,在广场中共有1080块三生石在此耸立。

路过的生魂都会在此处停留,通过三生石去回望自己的三生过往。他们就像是看电视一样,看着自己三生中的每一个重要瞬间。

陈同悄悄地走到男孩的身后,与他一起去看李大宝的三生三世。

民国时代,他是一位守庙的道士。在抗战期间他收留了救助了许多抗日战士,这为他积累了大量的功德。后来他在道观中终老,转世到这太平盛世天朝上邦。这一世他努力学习,最终在俗世中积累大量财富安度晚年。下一世……

看到这儿,陈同感觉事情有些奇怪。这孩子未来应该是个大富豪的,怎么现在却早早夭折了?

向前迈了一步,陈同一把抓起了李大宝的手腕,喝道:“别看了,跟我回去。”

走在黄泉东路上,陈同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他们。眼看着就要到阳间的出口了,陈同也没有多想只是抓紧脚步向前飞奔。

就在陈同二人即将穿过树林回到阳界之时,陈同隐隐约约看到在前方出口处有两人在那守候。这二人身穿黑白服饰,细看之下正是上午与陈同擦肩而过的两名阴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