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悟道

八强选拔赛的第二场,直到陈同走上擂台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

只见一名身穿白衣手持宝剑的狼仙站在陈同的对面,狼仙胸有成竹地说到:“陈哥没想到是你,不过这场比赛我会全力以赴打败你的”

看到对手是白常,陈同也有些讶然。心道:“你们可真会玩,这么安排不是成心为难我吗?”

锣鸣声响起,双方瞬间便进入了紧张的交战之中。

随着战斗进入白热化,陈同发现白常的实力非常强,但是尽管如此白常还是不可能战胜自己的。

因为白常怕雷电。

就在打到十几个回合的时候,陈同用奔雷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对方的后背。结果另陈同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身体居然瞬间出现了短暂的僵硬。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在五十多回合的时候陈同又尝试着施展了一次奔雷手,果然白常一被电击身体便又出现了短暂的僵硬。

此时对于陈同而言,胜利随手可得。但是陈同真不想打败这个狼仙白常。

白山将生命交给了陈同,白常又将狼仙族的秘密告诉了陈同,从这两个角度而言,陈同不应该胜这一场。

但是陈同来参加百堂争霸赛,就是为了进阶丹而来。如果不能胜这一场,他将彻底与高级进阶丹无缘。

一时间陈同陷入了纠结,出招的速度也开始变得缓慢。

白常看出了陈同的异样,提醒道:“陈哥,战斗要专心,否者就别怪我趁虚而入了。”

这句话是调侃也是提醒,陈同点着头说到:“你尽管攻来,我接得住。”

又过去了二十几个回合,陈同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大声说到:“白常,你用尽全力攻击我就行,要不你没办法打败我。”

当陈同说出这句话后,在他的脑海中却回忆起了死在他肩头的白山。那时候白山也曾对陈同说过相似的话。

“一会你用尽全力攻击我就行,要不普通的攻击根本骗不了他们。”

一记巨大的剑罡直奔陈同的面门,陈同双臂交叉抵挡着巨大的剑罡。

剑罡步步前移,推着陈同的身体向擂台边缘处靠拢。

看着擂台的边缘,陈同心道:“白山大哥,当初你在擂台上送我一场机缘,今天我把这场机缘还给你弟弟,咱们两清了。”

这般想着,陈同便随着剑罡的推进跌落到了擂台之下。

全场观众均发出了惊疑的声音,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陈同此战必胜。

看台最高处,胡天南捋着自己的胡子心道:“陈同你真没让我失望,看来计划可以正常进行了。”

东北地仙教之所以要举办这一次百堂争霸赛,其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要试探各个堂口的忠心,二是为以后的计划选拔人才。

汽车行驶出了九顶铁刹山的范围,陈同看着副驾驶位置的张鹏。问到:“你跟那几个弟马定在几号去寻宝,我们这边也好做准备。”

张鹏打开手机日历看了一眼,说到:“定在4月5日,还有七天的时间。”

陈同略微想了一下,便将驾驶车子向火车站驶去。同时对张鹏说:“你带着两个堂口的仙家回潘阳吧,我自己先去凤凰山看看,5号你就不用来了,我跟他们去,我怕有危险。”

凤凰山老牛背上,这里是凤凰山上最险也是风景最好的地方。

陈同站在老牛背上,尽管此时山下还有一些风雪,但山下的风景依然壮观,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让陈同迷醉。

渐渐的陈同感受到了一种空的状态,感觉上什么都没有却什么都清晰明了。他感觉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灵气,各种灵气,就像是条条丝线,丝线连接着天地,而陈同却与这些丝线相连。

纳玄功法在陈同体内飞速运转着,没有意识的控制,一切浑然天成。

而这一切的发生,陈同却浑然不知,他就像是一个站在山顶发呆的路人,一动不动。

一日、两日、三日……

路过的游客都以为他是一位行为意识家,有的小孩子会无意识地在他的身上摸上两下。

当这种发呆的行为进行到第四天的时候,陈同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

全身365处被打开的窍穴,竟在无声无息中逐一闭合。从涌泉一直到百汇,就像是一个个的阀门全部被关闭。

待到窍穴全部关闭后,陈同的丹田内出现了一种金色的由法力凝聚而成的液体。这种情况在道家的典籍中称之为:凝聚气海。

散布周身的法力就像是雨滴一样,滴滴落在丹田之中。

第六日夜,陈同全身散发出了黑色的气体,那些是法力淬炼身体后而散发出的浊气。浊气缓缓下降、最终落入泥土之中。

一阵初春的寒风吹过,陈同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寒噤,将陈同从那种空、发呆的状态中惊醒。

陈同收回目光,看着东方的那一抹鱼肚白。心道:“我记得来的时候应该是下午,现在怎么就变成凌晨了?我在这发呆一天了?”

陈同这样自问着,活动着僵硬的四肢。

掏出手机,手机早已没电。

就在陈同吐槽手机电池质量太差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修为居然进阶到了二品人仙境界。

“这咋回事?全身的窍穴怎么全闭合了?以后仙家还怎么捆窍了?”

陈同一边纳闷一边往山下走着。

山腰处紫阳观内,一名道童用望远镜看着老牛背的方向。突然道童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急匆匆地跑到了内堂。

此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正在道观内做早课,童子推门道:“师祖师祖,那个人动了,他正往山下走呢?”

老道士微微睁开双眼,看着道童轻骂一声。

“慌张什么?规矩都忘了?”

道童满脸愧疚地低下了头,将身体站到一侧。

随后老道士起身轻声自语道:“比我想的要快,看来我有必要见见他了。”

这般自语,老道士便走出了房间,站在了庭院之中,好像在等待着某人一样。

在下山的路上,陈同看到山腰处的道观灯火通明。想着:“这道观应该是有电的,我还是先去这个道观把手机充上电再说。”

看着道观内古朴的漆红大门,陈同就欲上前敲门。

可他的脚步刚走上台阶的时候,里面却传出了一个声音。

“道友请进,老朽已等候多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