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胡真明

刚一踏入高立国境内,陈同便总感觉身后有人跟踪自己。

从气息感应中,陈同知道在身后跟踪自己的只有一个人,并且修为极低。

“不应该呀,对方怎么派一个修为这么低的跟踪我?。”

几番高速移动后,陈同便转到了那名跟踪者的身后位置。

在陈同身后跟踪的是一个老头,发现目标跟丢后,他便留在原地四处张望起来。

躲在草丛中,陈同看着那老者。心道:“高立人,准确说应该是高立鬼。他跟踪我干嘛?”

陈同一个箭步便冲到了那名老者身后,大臂一弯便扼住了那人的喉咙。低声问道:“你为啥跟踪我?”

随着话音的落下,陈同左掌电芒闪现就欲痛下杀手。

老头操着一口蹩脚的东北话说到:“那啥,我对你没有恶意,被(别)杀我。”

陈同大臂用力,将老头的喉咙又紧了几分问到:“你是谁?”

“我是高立国的一名幽魂……”

随着老头的讲述吗,陈同知道了这名老者的身份。

他生前是长白山地区的一位猎户,名叫朴大力。在一次打猎中他意外从山峰掉落,由于是死在边境线上,双方地府都不愿意接收,所以他一直也未能进入轮回转世。

就这样他便在长白山边境线处游荡,偶尔也隔着边境线偷学着对面狼仙的修炼。

陈同缓缓松开了臂弯,看着面黄肌瘦的老者说到:“别跟着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看着陈同的背影,老者犹豫再三说到:“那啥,你等一下。”

陈同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那个名叫朴大力的老人。问到:“你还有事儿吗?”

老者指了指那条下山的路径,说到:“你别从这走,他们会在出口处埋伏你的。”

眉头微皱,陈同问到:“为什么要帮我?”

老者双手摩擦着,过了许久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说到:“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修炼功法,我想修炼。”

看着对面的老者,陈同不禁生出了恻隐之心。

随手一点,一道金光摄入老者脑海。陈同说到:“这是鬼仙修炼的《清风经》,你慢慢参悟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朴大力迟疑了片刻,待到将信息消化后他追上陈同的脚步。说到:“你跟我走吧,我带你走一个安全的小路。”

一路走一路聊,陈同为老者讲了许多有关修炼《清风经》的心得,而老者则为陈同讲了许多他在天池旁看到的奇怪景象。

每隔30年,天池湖底都会有宝光浮现。而每当这时,天池上空都会来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太太。

每次那个老太太在进入天池之前,都会从怀中取出一枚乳白色的珠子。老太太一般在湖底会待上七天的时间,当她出了天池后那种宝光便消失不见。

结合朴大力的讲述,陈同联想到那个黑衣老太太就是黑妈妈。

根据《奇物录》的记载,那个乳白色珠子应该是名叫分界珠的宝物,可以暂时分割结界让人进入。

“她进入那诛仙剑的结界干嘛?难道她也想将诛仙剑据为己有吗?”

走到山路的尽头,朴大力向前方一指。说到:“沿着这条路走,就可以回到华国境内了。”

陈同微微抱拳,对于老者的帮助很是感谢。说到:“有机会我会来这看你的,谢谢老人家了。”

果然按照老者提供的路径,陈同很快便回到了境内。

几番辗转,他回到了那个宾馆重新进入到自己的肉身之内。

此时陈同发现,由于自己阴阳玄体神通已经接近大成,自己的身体如钢铁一般坚硬。不说刀枪不入,也是差不多少。

马力全开,陈同回到了铁刹山附近的宾馆之中。

可一进入房间,陈同便被房间内的景象震惊了。

只见蟒天左躺在床上,左臂与右腿都被绷带牢牢地缠着。陈同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蟒天左的身前,关心地询问着情况。

此时蟒天左还处在昏迷之中,张鹏却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对陈同讲了一遍。

两日前,天左在进行第三场战斗时遇到了胡真明。

蟒天左是一品境界,而那个胡真明是二品实力。擂台较技讲究点到为止,可是胡真明却在天左即将落败的时候打断了他的手脚,并将天左踢下了擂台。

同时胡真明还放出狠话,说到:“什么九仙山、鸡冠山,都是弱鸡,来一个我废一个。”

这话显然是冲着陈同来的,但是令陈同不解的是,他跟这个胡真明无冤无仇呀,对方是为了什么?

张鹏解释着:“陈同你还记不记得你打败的那两个胡家仙?胡玄真与胡广平。”

陈同点着头,表示知道。

“胡玄真是他的儿子,胡广平是他徒弟。”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陈同心中暗骂:“你大爷的,这怎么都沾亲带故的?胡真明你等着,我让你变成胡失明。”

带着复仇的情绪,陈同迎来了八强选拔赛。

而八强选拔赛的第一场的对手就是胡真明。

也许是上天安排,也许是某人的有意为之。陈同不管这些,他的目的就是让胡真明变成胡失明。

随着锣声响起,陈同与胡真明同时走到了擂台之上。

尽管本次百堂争霸赛参加的堂口不多,但是观众席上满满当当地坐了有几万观众。

蟒天荒、胡玄刚、黄平安等仙家也坐在了观众席上,不时地喊着为陈同加油的话。

看台的最高处,黑妈妈指着擂台上的二人问着一旁的胡天南。“你说他们两个谁能胜这场比赛。”

胡天南看了看此时的陈同,又看了一眼对面的胡真明。略一思量说到:“陈同今非昔比,实力应该在一品后期的样子。不过那胡真明成仙多年,属于在杀伐中历练出来的。这一战还真不好说。”

“圆滑。”

这是黑妈妈对胡天南的评价,黑妈妈说到:“不说我现在对陈同的态度如何,单从修为与经验而言,那胡真明要略胜一筹。”

随着主持人的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陈同与胡真明都很谨慎,没有贸然进攻。均是摆出了攻防一体的架势,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

看着二人不动,黑妈妈感觉索然无趣。说到:“这两个人太过于小心了,天南,给他们个信号。”

胡天南立即心领神会,手中法诀掐动。嘭嘭嘭三声爆鸣声响起,六颗石子分别飞向擂台中的二人。

神经紧张中,二人忽感身侧危险,连忙进行躲闪。

可是胡真明并不只是一味的躲闪,他在躲闪之中将其中一枚石子握在了手中。借着转身的瞬间,将手中的石子抛向了对面的陈同。

于此同时,胡真明的身形猛地向前一窜,跟着石子便直奔陈同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