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狼仙白常

八宝云光的仙境之中,此时一个巨大的擂台已经搭建完毕。

陈同以九仙山堂口清风堂堂主的身份参加百堂争霸赛,而鸡冠山堂口则派出了临时借调过去的蟒天左。

待各路领导讲话完毕,比赛便渐渐拉开了序幕。

165五个堂口参赛,第一轮便要从165人中赛选出25人进入半决赛。平均没人要进行三场淘汰赛,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在等待对战名单的时候,陈同在人群中不经意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人身穿白衣,国字脸,手持一柄长剑,看起来非常的细瘦。

“白山?他不是死了吗?”

带着这样的猜想,陈同似有若无地靠近了那个与白山酷似的青年。

近看之下,这人虽然穿着长相与白山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看年纪要比白山年轻的很多。

陈同双手抱拳对着那名青年说到:“白山,好久不见,你也来参加百堂赛了?”

听到有人呼唤,青年白衣男人缓缓转过头,用陌生且惊讶地眼神看着陈同。

略一迟疑对方问到:“白山是家兄,请问您是?”

“白山的弟弟?那就随便编吧,反正他也不知道。”

陈同笑容满面地说到:“原来是白山大哥的弟弟,那就是我的弟弟,我叫陈同,请问你怎么称呼?”

瞬间白衣青年眼中的疑惑便转为了喜悦,说到:“原来是陈哥,我是长白山守山狼仙白常。”

对于对方的名字与家族陈同并不感兴趣,但是对方说了长白山三个字却引起了陈同的注意。

陈同哈哈大笑道:“好!真是人杰地灵!长白山我一直都想去就是没机会,有空的话常弟一定要带我好好转转。”

“那是自然,不知道您跟我大哥是什么时候相识的?”白常继续追问。

陈同总不能说你哥是我在擂台上打死的吧,这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就在陈同还在犹豫该怎样编故事时,对战名单却公布了出来。

陈同三场对战分别是:狐仙胡玄真、狐仙胡广平、柳仙柳无新。

一旁的白常也在法力屏幕上看到了陈同的对战表,心道:“这陈同是什么境界的高手?这三位都是成名多年出手狠辣的仙家,看来这个陈同要有危险了。”

这般想着,白常便考虑要不要提醒一下陈同,同时也好打探一下自己哥哥的消息。

可以一转身,陈同却早已走远,

回到肉身之内,陈同双眼微闭陷入了思考。

三场比赛被安排到了同一天,两天之后。这样的安排是极其不合理的,但是陈同不在乎。

他所想的是:“还有两天,得跟那个叫白常的青年狼仙接触一下,套套消息。”

张鹏准备了六个硬菜,十年茅台5瓶放在供桌之上。陈同则以清风鬼仙的身份,邀请白常吃饭。

白常看着桌上的羊腿、牛肉、兔肉等,心中不禁有些感动。说到:“陈哥,真没想到你这般豪爽,我们这些做出马仙的就是过年也吃不上这些好东西呀!”

陈同拧开了一瓶茅台,为白常倒满。说到:“你是白大哥的弟弟,就跟我弟弟一样。我本人身份特殊,除了是清风堂主外我本人还是出马弟子,这些肉食比较好弄到。”

白常将筷子伸向了一大块牛肉,咀嚼着说到:“不一样,我前前后后伺候过三任出马弟子,抠的要命,逢年过节是一点荤腥都没有。”

你一言我一语二人便聊了起来,谈话期间白常一直都在问他哥哥的事。没办法,陈同只能将黑市的事简单对白常说了一些。

不过陈同抹去了他杀死白山的事实,而是说他哥哥是在擂台上被其他势力杀死。

没用上半个小时,三瓶茅台下肚,白常说话便走了样。

满腹牢骚地说到:“陈哥,你说这世界公不公平?咱不说我哥,就单说我们家族。地仙界外五家我们也算是有一号了,居然就派我们守那个长白山。”

陈同喝得不多,但是也表现出大醉的模样。问到:“一个长白山有什么好守的?长白山里地仙境界的强者有的是,干嘛非让你们家族守山,我也不理解。”

咕咚一声,白常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看了看无人的左右,说到:“陈哥,你不知道,长白山里有宝物。我们家族必须得守,这是我们的职责。”

酒喝到这个时候才喝出了一些味道,陈同连忙传音。

“鹏弟,再去整一些好好酒好肉,快。”

看着又摆上桌的四个样肉食和五瓶茅台,白常醉醺醺地说到:“陈哥,您太客气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有事儿您说话。”

听到对方的话,陈同心中产生了一些波澜。不过转念一想,心道:“老弟,别怪我,我也是有苦衷的。”

再次为白常斟满酒,陈同好奇地问到:“啥宝贝呀?这么金贵?一个家族一守就是几百年?这不是玩人一样吗?”

醉态中的白常立即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之上,“嘘——不能说,是好宝贝,惊天的宝物。”

陈同不再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转而问道:“我听说,长白山是好地方,特别是天池,好的不得了。唉!我这辈子要是能在天池里游一圈,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那还不简单,上山后也没人管你,你一个猛子就进去了。”

“没人管我?”陈同试探着又问了一句。

白常手拿酒杯在桌上一蹲说到:“唉!有口令呀,老简单了。长白仙境,万古留名。不过陈哥我要提醒你,有个地方不能去,千万不能去。”

“哪?”陈同急迫地问到。

“南——边。”

话音一落,白常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陈同推了推熟睡中的白常,见对方未有丝毫醒转的迹象,陈同便回到了自己的肉体内。

一连吃了十几粒B族、护肝片,陈同才压抑住那上涌的醉意。

抽完一跟烟,陈同说到:“天左,你把白常老弟送回去吧。”

看着手机地图,陈同在心中盘算着。

张鹏与蟒天左不知道陈同为什么要请这个白常吃饭,陈同只是说欠他哥白山一个人情。

盗取诛仙剑这事,陈同打死也不能让任何出马仙家知道。谁知道在大立场面前,谁跟谁是一伙的?

不古老者曾对陈同讲过,世上有两件宝物是可以助他击杀邪神的。其中一个是神农架内的灭仙鞭、另一个就是长白山天池的诛仙剑。

对于不古老人而言,他认为陈同获得诛仙剑的概率比较大,所以最先传授陈同的是剑法。

在接下来的对战中陈同隐藏了自己回剑法的秘密,因为他打算用这剑法的秘密干一票大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