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交易

潜入地下,陈同心中腹诽。

“咋合计的?让我自己身陷险地。也对他那肉体凡胎的也下不来,哪有我灵魂出现方便呀!”

这般想着,陈同还有些志得意满起来。

突然灵体化的老鼠瞬间消失,在临下地洞前王现便嘱咐道:“凝聚鼠神的法力极少,只要有能量波动便会将其击溃。”

陈同五指微张,电芒在指尖萦绕,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当陈同将法力运至双目后,眼前漆黑的环境逐渐变得明亮。可映入陈同的眼中的场景,却让他不敢置信。

“这是……这是把墓穴中的宝贝全搬过来了吗?”

眼前的洞穴奇大,在洞穴中满满当当地堆放着各式各样的珠宝玉器金银首饰。

而在这些宝物中央,一只身长一米的巨大地鼠躺在上面,身上还盖着一张巨大(比它身体大上很多)的黄帛。

地鼠睡得很香,竟完全不知道有人的到来。

轻轻一吹,黄帛掀开。

地鼠睡得正酣,突然感觉浑身有些凉意,不禁用小手抓去摸索身上的黄帛。

“还睡呢?太阳都塞屁股了。”

在刚看到这个地鼠的时候,陈同便探查了这地鼠的实力。身上只有极少量的法力波动,修为是鬼仙二三阶的样子。陈同一下子便产生了捉弄之心。

“你是谁?你怎么会闯进来?”

令陈同感觉奇怪的是,对面这只老鼠怎么会发出女孩的声音。

听到是女孩的声音陈同也是惊奇,心道:“难道这个大地鼠是雌的?”

出于好奇陈同问到:“你是谁?”

地鼠摆出一副高傲的嘴脸,说到:“我乃大唐震国堂堂四公主大文昭”

在来龙头山墓葬群前陈同也曾查阅过有关的资料。

渤海国乃大唐册封的附属国,国号为震。渤海国世代以大为姓,而这个墓葬群中葬着的其中一位,就是渤海国第三代王大钦茂四女儿贞孝公主。

经过一番闲聊陈同才知道事情经过。

当初渤海王见亲爱的四女儿死去,悲痛万分。决定将两枚邪神骨用做女儿的陪葬。希望邪神骨可以在地下世界保护自己的女儿。

可能是因为邪神骨的存在,文昭的灵魂凝而不散,一直在地宫中游荡千年。

五十年前,一直地鼠无意中闯入了地宫。当地鼠触碰到邪神骨的瞬间,女孩的魂魄不知何原因竟与这地鼠融合。

逃出地宫后文昭将本属于自己的墓葬中的陪葬品全部平移到了地鼠的地洞中,并每日吃睡度日排解无聊的时光。

看着地鼠身下的宝物,陈同心动不已。

最重要的是,在地鼠身上的盖着的黄帛,上面竟书写着一些不知名的经文。

就在陈同迟疑之际,女孩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问到:“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陈同思量了片刻说到:“我是一名路过的修士,来到这纯属偶然。对了,你想不想再次变成人类?”

地鼠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皮毛。不解地问到:“你有办法让我变成人吗?”

陈同是没有这样的办法,但是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只不过就是还未找到方法。

“当然有,只不过你用什么东西来交换呢?你要知道什么事都不是免费白来的。”陈同说的很有自信,意在探寻对方是否有邪神骨。

地鼠很自信地说到:“只要你能帮我,这里的宝物你随便挑。”

陈同摇着头,说到:“你这里的这些宝物对我的兴趣不大,你还有其他的宝物吗?”

地鼠略微想了一下,从这个宝物堆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盒。说到:“这根邪神骨不知道可不可以?”

玉盒打开,冒着黑气的邪神指骨出现在陈同的眼中。

此时陈同的已经乐开了花,不过他不能表现出来。故作为难道地说到:“可以是可以不过太小了,还是感觉有点亏。”

地鼠听到此话气的不行,大声骂道:“你这是趁火打劫,你不是人。”

见对方识破了自己的伎俩,陈同也不再掩饰。说到:“我就趁火打劫怎么了?我修为比你高,直接将你击杀了也是正常的。现在要你几件东西也无可厚非。”

地鼠思量了再三,最终嘟着小嘴愤愤地说到:“邪神骨给你,你在这些宝物中再选几件吧。”

听到对方松口,陈同也是不客气,直接将目光扫向了地面上堆积如山的宝物。

九龙青铜鼎、方形白玉樽、直径一米的和田玉璧、十几件唐三彩陶人,最终陈同将目光落在了黄帛之上。

地鼠含着眼里,娇声说道:“难道你连我的被子都不放过吗?”

陈同轻声细语地说到:“没事,就是一个被子,以后给你买十个,这是最后一件了再也不要了。”

用力一扯,陈同将黄帛拽到了自己手中。

在这细看之下陈同才看出来,这并不是黄帛。而是白帛上用黄金颜料密密麻麻书写的文字,远观之下就是黄帛的模样。

见自己的宝物被人拿走,地鼠放声大哭。

陈同看着黄帛安慰道:“好了,别哭了,等明天我来接你,顺便帮你把这些东西全搬走。”

走出地洞,陈同拉着王现便径直往古墓外面走去。

王现问到:“你这是带我去那?你不找邪神骨了?”

陈同说到:“不着急了,咱俩先去给你买辆车,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一辆大车吗?走现在就给你买。”

王现根本知不道陈同为什么买车,但是进入4S店后,陈同买车的需求只有一个。

“要大的,能装东西,抗造的。”

店员对这种暴发户行为嗤之以鼻,心道:“为了能装的话你倒不如去买五菱面包,那车能装还抗造。”

当车子驶到一片山坳后,王现才明白陈同为什么要买这辆车了。

众多的宝物被装到车上,就单单那一个唐三彩小陶俑就能买几辆这样的大车。

将所有宝物装到车上,陈同将邪神骨与黄帛单独交给王现,说到:“这两个东西你一定要帮我保管好,帮我带回堂口。”

听着陈同的话,王现问到:“你不跟我一起回堂口吗?”

陈同摇着头,说到:“我先不跟你们回去,犰狳还需要10颗玄阴珠,我手里只有2颗,我还得去找8颗,你先带这个文昭公主回堂口,一切等我回来再定。”

王现开车带着宝物与地鼠一路南下往堂口走去,而陈同则买了最近的一班动车直奔五连池。

将肉体留在五连池宾馆,陈同以人仙初期修为站在了白龙湖的湖岸之上。

按照记忆中的路径,陈同再次来到了那个阴阳罡风肆虐的甬道内。

在甬道中行走,陈同还在编排着一会见到白龙傲云该是怎样的说辞。

可是当陈同顺利通过甬道之后,在那半圆形的洞穴内,空无一人。

陈同仗着胆子大声喊着:“傲云前辈在吗?傲云前辈?傲云?”

声音越来越大,但依旧无人应答。

此时的陈同有些失落,本来以为可以再找那个冤大头换点玄阴珠,结果人家不在了。

“估计是已经修炼成了阴阳玄体走出了这个环境。”陈同这样想着,便观察起了这个半圆形的洞穴。

当走到傲云曾经休息的石床位置时,陈同意外发现在石床上居然刻着一些文字。

本以为是修炼功法,结果细看之下居然是傲云留给陈同的信。

“陈同小友你好!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那天我的演技还可以吧,有没有被我骗到?感谢你的炼体神通,不过你也在我这血赚了一笔,别以为我不知道玄阴珠是何等宝物?床缝里有我给你留下的一些小礼物,但是我要告诉你这都是有代价的,以后你必须得帮我一个忙,要不你的小弟弟一辈子都不行。”

惊喜?意外?对于陈同而言就是惊吓。本以为当初自己找到的是一个冤种,结果自己才是那个被人玩耍的人。

床空中,陈同将两件物品放在手中。一柄是漆黑如墨的宝剑,另一样东西是那拥有36颗玄阴珠的串珠。

玄阴珠是陈同目前所需之物,但是那个漆黑如墨的宝剑陈同并不知道是什么宝物。

盘膝坐在石床上,陈同炼化着那柄宝剑。

“黑龙剑,乃黑龙所用之物,以黑龙利爪、精血所炼制。”

信息浮现的同时,一段记忆影响也传入了陈同的脑海。

海边的天空上,黑白两条蛟龙嬉戏打闹着,双龙落地白龙化作了傲云的模样,黑龙化作了一个黑脸魁梧的大汉。

二人在沙滩对着大海结拜,白龙从怀中取一条软鞭,黑龙则从背后取下黑剑。二人互换兵器,开怀大笑着。

画面一转,在河流的上空,黑龙白龙大战。在战斗中,黑龙释放出了一种黑色的雾气,下方的百姓纷纷被蛊惑。同时黑龙取出了那条软鞭,一把将软鞭捏碎。

看到这样情景,白龙伤心欲绝。就在白龙伤心走神的瞬间,黑龙对白龙发起了猛烈的进攻,白龙落败。

当陈同看完这些回忆,一段白龙傲云的传音传进陈同的脑海。

“相信你已经知道了这柄剑的来历,时刻将这柄剑带在身上,我以后会根据这把剑找到你的。”

看着手中的玄阴珠,陈同心道:“就当是一场交易吧,以后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

回到堂口,张鹏第一个上来吐槽。

“陈哥,你带回来的那个地鼠是什么路子,咋跟个大小姐似的?说我们都是她的奴仆,还要驱使我们,”

无奈,陈同只能先将文昭安抚,告诉她要修炼到鬼仙圆满才会帮她还阳,同时还对她讲了一些现在世界的样子。

所有的问题全都解决完毕,陈同压抑着兴奋的心情再次走进了鸡冠山堂口的地牢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