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祁香身死

听了陈同的话,方泽思量再三。他在衡量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成功还好如果失败那么他将输掉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对,就是输,因为方泽在赌,赌陈同这个人。

陈同一边恢复着法力,一边等待着方泽的答复。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着,眼看着战场中的十位仙家已经支撑不住。

方泽掏出手机,再次拨打了铁刹山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但依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终于方泽挂断了电话,转身对陈同说:“我信你一次。”

八宝云光洞内,胡天南与黑妈妈透过空间法器看着办公室的电话挂断。

胡天南此时有些着急,问到:“奶奶,您为什么不接电话,不派兵支援。”

黑妈妈显得很是憔悴,缓缓坐到了自己的宝座上。说到:“邪神盟在试探,如果我们派兵支援他们就会全面进攻我们东北地仙界。”

“对方都已经将手伸过来了,我们还等什么?”胡天南有些愤怒,说话的时候竟多了些许的强硬态度。

黑妈妈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双目紧闭说到:“再等等,我们还需要做一些准备。”

“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方泽看着地上盘坐的陈同焦急地说到。

陈同看着身旁的仙家们,起身说到:“所有仙家分成两队,法力剩余较多的站在我的身后,法力剩余较少的交替进攻缠住对面的傲因。”

众仙家纷纷点头,方泽说到:“法力少的人跟我来,上去缠住傲因。”

傲因刚想吞噬面前的十位仙家,却看到一大批人又向他冲来,只得先将眼前的问题解决再享受美味。

陈同见第一步完成紧接着便命令身后仙家道:“所有仙家听令,将你们的法力全部传给我。”

听到这样的命令众仙家产生了些许的迟疑,听到身后的议论声陈同真急眼了。骂道:“你们这些老不死的还不快点,一会就真都死了。”

一股、两股、三股……

不同的法力纷纷涌向陈同的体内,他的法力迅速地得到补充。

左臂伸出,古朴而巨大的弯弓出现,接着是弓弦而后是箭矢。

法力充沛的陈同二指夹箭,缓缓地扣在了弓弦上。此时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设定好的机会。

奋战中的方泽见陈同摆好了架势,低声给众仙家传音道:“一会我们一起进攻,你们要给傲因留一个破绽,让他能够用舌头将我卷起。”

战团中众仙家一拥而上,燃烧着体内最后残存的法力。

自战斗以来,傲因从未见过这帮人这么疯狂过。此时他也急眼了,也不管什么招法套路能杀一个就杀一个。

双臂来回挥舞,就欲将周围的敌人扫荡而开。

突然,傲因看到在他的身下,一名人类修士竟冲到了他的身前。人类修士手中拿着一面铜镜,正是当初控制住他的铜镜。

傲因不敢怠慢,刚欲用双臂抓取,怎奈双臂已经被众仙缠住不得动弹。巨嘴一张,猩红的长舌一卷便缠住了方泽的腰身。

见此情况,陈同立即命令道:“众位仙家,给我更多的法力。”

陈同身后一名又一名仙家接连昏倒,而在昏倒前他们贡献了自己最后一丝法力。不同的法力不停地涌入陈同的体内,支持着他缓缓拉开了那威力巨大的弓箭。

此时由法力凝聚而成的弓箭倾注了平时数倍的法力,而它能产生的威力却是往常的几十倍不止。

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巨口,方泽在心里骂道:“陈同,你大爷,你有没有准备好呀,你可别坑我。”

恍惚间,方泽好像闻到了傲因嘴中的腥臭腥味。

突然陈同大声喊道:“快躲开。”

得到信号,方泽左手轻轻一吐,一柄锋利的降魔杵握在手中。降魔杵猛地向下一刺,硬生生地扎进傲因的舌头。

“啊”的一声怒吼,傲因松开了舌头。同时由于啊声的发出,傲因不禁将巨口大张。

嗖的一声,金黄羽箭离弦而出。

羽箭在飞行的过程的中不断吸纳着能量,弓弦的能量、弓身的能量、以及方泽体内残余的能量。

一切的变化只发生在一瞬间,在那一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轰的一声,羽箭射入了傲因的口中。

巨大的能量爆裂而开,金色光华席卷了傲因的整个头颅。

此时坐在奔驰车里盘膝打坐的祁香,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心悸,她感觉自己的生命都在流失。

祁香缓缓睁开双眼,轻声说到:“爸爸、妈妈,我失败了,如果有来世我们再见。”

柔弱的肉体开始变得枯萎,全身的细胞开始干瘪。仅片刻时间,祁香便化作了一具干尸生机消散。

噗通一声,陈同与无头的傲因尸体跌倒在地上。

趴在上的陈同不禁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邪神,我能击杀,犰狳你给我等着吧!哈哈哈。”

笑声十分的放肆又十分的畅快,压抑在陈同内心一年的抑气终于得到了些许的释放。

方泽强从地上爬起,走到二楼将结界法阵关闭。在往楼下走的时候,方泽看到了瘫倒在地的陈同。

从口袋里掏出八卦铜镜,方泽静静地看着陈同的身体。

此时只要他用手中的铜镜微微照射,那陈同的修为便会一朝散尽。

“动不动手?留还是不留?”

最终方泽擦拭了一下铜镜上的灰尘,再次将铜镜放入了口袋之内。

结界彻底散去,躲在二楼的弟马们纷纷整理着自己家的人马。

而在一楼的角落,一位名叫张芳的鬼仙怨毒地看站在楼梯上的方泽。心道:“想杀我,你等着。”

大群的蟒家人马冲进洋房之内,看到现场的景象蟒行云与王现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仅仅半个小时的战斗,竟会如此惨烈。

出战仙家共四百余位,现如今只剩下一百二十多位仙家。陈同重伤不能自理,蟒天左与黄平安均是昏迷状态。

王现将昏迷中的陈同背在背上,说到:“当初在黑市舍命救我,今天我也救你一次。”

蟒行云则十分客气地走到方泽面前,双手抱拳说到:“方弟马,我们先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登门拜访。”

方泽板着脸,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还是少来往的好。”

蟒行云眉头微皱,随意地问到:“不知方弟马如何处置这邪神假身呀?”

听到对方如此问,方泽看向地上的傲因假身说到:“得把这事儿报给国家,要不死了这么多小孩没法解释。”

蟒行云见留在这也没有什么意义,便要转身离去。可在转身的瞬间,方泽的电话响起。看电话号码,是铁刹山总坛办公室的电话。

方泽:“喂,你好!我是方泽。”

办公室:“你们那边怎样了?”

方泽:“解决了。”

办公室:“大教主有令,命你们堂口全力击杀邪神犰狳的假身。”

方泽:“功德怎么算?”

……

听到这,蟒行云默不作声带着蟒家军便离开了聚仙堂会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