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邪神降世

七妹这个称呼一出直接惊到了所有人,只有当事人不为所动。

美丽的黄仙女子看着对面的黄平安说到:“果然是你,看来我猜的没错,我找了你30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

黄平安想说些什么,可又闭上了嘴。

女子的态度变得陌生,对着黄平安微微抱拳,说到:“黄仙家,小女子这有些小玩意儿不知道您能否破解。”

说着话女子便将七面阵旗插到地上,阵旗以法力凝聚,落地后便形成了一个阴鬼七杀阵。

见对方没有叙旧的打算,黄平安便将目光转向了七杀阵内。

嘴中不禁呢喃道:“没想到你也看了那本禁书,并且走上了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

说着话,黄平安表情毫无波澜地走进了七杀阵内。

陈同刚想出声阻止黄平安的动作,对方却已经消失在了阵中。

七杆阵旗插入地面之后,陈同便看到一阵黑如血墨的鬼气升腾而起。单看这鬼气,便可以推断出此阵凶险异常。

陈同打算劝阻,哪怕颜面扫地。但是黄平安走的毫不犹豫,没给陈同任何机会。

洋房的二楼内,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七杀阵中的黄平安,等待着破阵的结果。

而在洋房外,身穿白色西装的刘吉与一身萝莉装的祁香出现在这栋建筑前。

刘吉看着古典的洋房问到:“你确定要将邪神降世的坐标定在这里吗?”

身穿红色公主裙的祁香轻蔑地看了一眼刘吉,说到:“这里地气浓郁正适合召唤假身,再说了陈同也在里面,直接把他干掉咱们也省事儿了。”

刘吉没有阻止祁香的举动,只是叹了一句:“可惜这么好的老建筑了。”

祁香看着手中的玄阴珠说到:“陈同,我今天将这枚玄阴珠还给你,让你好好了解了解炼神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玄阴珠化作一股黑色的能量扩散而开,沿着地上提前画好的法阵运行着。

只些许时间过,洋房的上空便凝聚出了一大团乌云。

咔嚓一声惊雷响起,从乌云中落下了一道巨大的云柱。

当云柱散去后,一名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衣衫破烂,虎爪长舌垂地的怪物便出现在二人眼前。

这怪物有着邪神傲因的模样,但是他并不是傲因的本尊而是傲因的假身降临。

邪神假身与本尊有很大区别,实力仅是本尊的十分之一,而最重要的是意识薄弱不能自主思考处理事情。

看着面前的傲因假身祁香单膝跪地。

说到:“无上的傲因大神,感谢您能赐予我这样的力量。接下来就是彰显您实力的时候,杀了房子内那个叫陈同的男人吧。”

傲因假身缓步走到洋房的门前,随着一声轰响,实木大门被巨力击碎。

巨大的轰鸣声直接从一楼传到了二楼,二楼盘坐观看破阵的众人均是站起了身。

方泽立即冲到了楼梯口,大声喊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连几声呼喊,均是无人应答。

方泽刚想冲到楼下去看看是什么情况时,楼下却传出了一阵仿佛来自地狱的咆哮。

“人脑,香!”

这三个字如重锤般砸入陈同的脑海,不禁让他想起那个女孩,想了那个喜欢吃人脑的傲因。

陈同不管其他,直接冲下了楼梯。而这时,陈同与方泽正好跑了一个碰面。

陈同是要到楼下查看情况,而方泽是要回到黑妈妈雕像处开启阵法。

跑到一楼,陈同看到满地全是小孩的尸体。细看之下,这些小孩的头盖骨全被平滑地划开,里面的脑浆消失不见。

看着眼前的怪物,一股怒火从陈同的心中升起。

剑指立在胸前,一声急急如律令,陈同便消失在怪物的眼前。

瞬息后,陈同出现在怪物的身后。一掌拍出,五道如碗口粗细的电蛇将怪物包围。雷芒闪耀,傲因不禁发出了一声拟人般的惨叫。

“啊——”

溢散出的小型电弧直接将周围的灯光造景全部击爆,身处于雷电中心的傲因却只有嚎叫再无其他伤痕。

见此法未起到任何作用,陈同一脚蹬在了傲因的背上。

身形两个闪躲便与傲因拉开距离,打算用后羿箭术再试上一试。

但是傲因并不想给对面的人类机会,一个冲刺便贴近了陈同的身体。

巨大的虎爪一扇,就欲拍在陈同的右臂之上。

一躬个身,虎爪掠过陈同的背部直接拍在了墙上,那厚厚的承重墙直接被虎爪拍出了一个缺口。

未给陈同反应的机会,长长的舌头一卷,直接缠绕住了陈同的脚踝。

就在长舌欲向后拉扯之时,陈同迅速将法力运转至脚踝释放出阵阵电芒。

猩红的长舌被电得酥麻,不得不收回。

但是那被长舌唾液粘到的裤脚却消失不见,直接被腐蚀掉了。

二楼之上,方泽开启了法阵。

以巨大的和田玉原石为中心,一个球型的结界被释放而出。整个洋房被结界包裹其中,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就在刚刚,当方泽看到那一地孩童尸体的时候他便有了觉悟:“决不能让这个怪物走出这栋洋房。”

但是此时的方泽却迟迟不肯下去帮忙,他打算用利用这个不知名的怪物先将陈同解决掉。

见方泽不动,身边众弟马都不做出头鸟。

一阵风从二楼的正中心螺旋扩散,满身是伤的黄平安破阵而出。

可映入黄平安眼中的场景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一群人、仙均是围在楼梯口向下观看着。

唯一没有围观的只有那布阵的黄家女仙和打坐修炼中的蟒天左,此时黄萍萍眼神复杂地看着黄平安一语不发。

“萍儿,发生什么事了?”黄平安不解地问到。

黄萍萍略带一丝惊慌地指了指楼下,说到:“你们家弟马跟一个怪物打了起来。”

黄平安连忙拍了一下蟒天左的肩膀,说到:“别修炼了,弟马出事儿了。”

当二人冲到楼梯口时,他们正看到陈同在被对方暴揍。

尽管陈同处于劣势身负重伤,但是陈同的脚步并没有乱还在与对方周旋。

当黄平安见到楼下的怪物时,嘴中不禁惊呼道:“邪神假身!”

黄平安从小就痴迷奇门遁甲阴阳风水,并阅读了大量有关的典籍,他曾在典籍中看到过有关召唤邪神假身的法阵。

为了能亲眼看到召唤法阵运转的全过程,他潜入炼神家族实地观测,也因此被炼神家族捕获送入监狱之中。

在场众人及方泽听到“邪神假身”四个字时,均是心中大骇。

下面的那个怪物如果真的是邪神假身的话,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不再是个人恩怨问题,而是立场的问题。

方泽追问到:“你确定是邪神假身吗?”

未等黄平安回答,身后黄萍萍出言给出了答案说到:“是邪神假身,没错。”

方泽撰着拳头,重重地敲击在楼梯扶手上。大声喝道:“在场所有人去帮助陈同,黄堂报马立即通知堂口仙家出堂作战。不惜一切代价,击杀邪神假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