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2V2

十一年前,那时候的王现才14岁。

在全族瞩目下,他与同龄的伙伴一起参与族内的神明觉醒仪式。

观礼台上,众人都在期盼,这些小家伙究竟会感应觉醒怎样的炼神神明。

对于全王氏家族这样的盛会,18岁的王琳也是必须要参加的,她的目光扫视着这些族内青年。

随着一道又一道黑色光华的产生,周围的青年纷纷感应觉醒了自己的邪神炼神。

最后,全场只剩下王现还没有觉醒自己的炼神。此时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都想看看这个青年会不会给予他们惊喜。

可是惊喜没有等来,却等来了一场惊吓。

十二道色彩各异的光华纷纷落在王现的身上,众人看见这样奇异的景象立时沸腾了起来。因为众多光华加身,说明这个叫王现的小子会觉醒传说中的组神。

对于同为组神炼神者的王琳更加重视这一点,因为这会影响她在家族中的地位。

结果,令众人更加吃惊的是,这个叫王现的小家伙觉醒的居然是正神,十二生肖正神。

邪恶之池绽放正义之花,必将带来无尽的祸殃。

这一句话是王氏家族流传了千年的预言,一时间在族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经过一番争论,族内决定处决王现九族。为了避免王现转生再次对家族不利,他们将王现的灵魂拘禁在黑暗之中。

十二种同样的光华再次出现,王琳知道这很有可能是觉醒了十二生肖组神的王现。

“必须帮家族解决这一后患。”王琳这样想着就欲冲进二楼,结果王现的生命。

但是她前进的身形却被陈同一把拦住,陈同说到:“小姐,我不管你是谁,今天你休想踏进我店里一步。”

“滚开,少管闲事。”

陈同的手被一股大力震开,女人一个闪身便欲再次冲进门店之内。

“无论如何都得把她留在门口,为王现争取时间。”陈同这样想着便有一次拦在了王琳的身前,并作出战斗的姿态。

王琳向斜后方瞥了一眼说到:“峰哥帮我缠住他。”

就在林峰欲上前帮忙之时,一道青光闪现,蟒行云却挡在了林峰的面前。

蟒行云说到:“小伙子七十年前饶你一命,不知道今天你是否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林峰一愣,便凝神注视着身前的蟒行云。不禁矢口说到:“是你?你就是那个十二先锋首官,杀我父亲的凶手。”

此时双方纷纷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王琳见林峰被人阻拦,不禁焦急地看了一眼二楼的窗户。

此时窗内的光华内敛,显然是某种仪式进行到了尾声。王琳对着一侧的刘吉大声喝道:“拦住他。”

听到上司的命令,刘吉不敢怠慢直接一个箭步便冲到了陈同的身前。

见王琳跑开自己的视线,陈同一把便欲抓住王琳的手腕。可就在手掌伸出的瞬间,一只脚掌却踢在了陈同的手腕上。

陈同条件反射般手臂快速翻转,就要去抓住对方的脚踝施展奔雷手威能。

对方灵活多变,身形向天空弹射便躲过了陈同的一抓之势。在半空中,刘吉手指交叠背后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兔身鸟嘴鹰眼蛇尾的邪神虚影。

陈同仰头看着对方的炼神虚影,嘴中不禁呢喃道:“邪神犰狳?”

看到这位邪神出现,陈同内心的疑惑也解开了一半。

脚掌猛跺地面,身体也高抛到半空之中。本想着跃过对方的高度施展进攻的手段。

怎奈这是陈同还阳后的第一次实战,由于受到重力的限制跃起的高度并没有达到陈同的预想。

看准时机,刘吉在半空中一记直踢脚掌便直奔陈同的胸膛而去。陈同只能强行扭动腰身,险险地躲过对方的进攻。

虽然是在半空之中,但是刘吉的进攻并没有停止。

一脚踹空,刘吉的另一只脚紧接而上。见势不可躲,陈同只得双臂护胸,硬生生地接下对方的这一击。

双方同时落地,却都在第一时间起身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陈同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双臂,之前在战斗时自己是灵体状态,完全忽略了疼痛这一点。可现在是肉体状态,疼痛却让他有些不适应。

刘吉当即便抓住了这绝佳的机会,在犰狳炼神的加持下,速度极快,一连三次进攻都直奔陈同的要害。

若不是陈同此时的阴阳玄体神通已经修炼得有些火候,这三次攻击便会直接要了陈同的性命。

双方再次站定,此时刘吉也认真起来。心道:“本想摸摸鱼,没找到对方也是个硬点子。认真对待吧,别一不小心让对方KO了。”

见对方分神,陈同直接发起进攻。电芒在周身闪烁,风遁术施展到极致。一眨眼的功夫,陈同便出现在刘吉的身后。

手掌如刀,电芒去尖锥以极快的速度刺向刘吉的后背。

就在雷光即将刺中对到之时,一条巨大的蛇尾直接将陈同的手掌抽飞。

还在等陈同反应过来,蛇尾再次一甩,抽打在陈同腹部直接将陈同击飞数米。

陈同趴在地上,看着对到摆动的蛇尾不禁说到:“炼神实体化。”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蟒行云那边的战场上。

战斗一开始双方便没有试探,直接拿出来全部的底牌。

蟒行云手持一柄银芒闪耀的电光槊,对战身后有猛虎虚影的林峰。

细看之下在那猛虎的背后还生有一对羽翅,赫然是传说中的穷奇模样。

交战之中,蟒行云不禁连连赞叹:“难怪当初的老头拼了命也好保护这小子,没想到居然是是上古十大邪神之一的穷奇。真是棘手!”

蟒行云手中的电光槊配合奔雷手全力施展,雷芒从四面八方攻击着林峰。

同样是奔雷手神通,陈同与蟒行云施展的就完全不一样。陈同的奔雷手注重质量与威力,能量往往会很聚焦。而蟒行云施展的奔雷手则注重范围,普遍起到的作用是控制牵制。

林峰手中手印快速变换,身后猛虎的羽翼用力的一扇,一阵血红的能量便涌入林峰的体内。

只听当的一声,雷芒被幻化出的虎爪弹开,但这样的招式却让林峰漏出了一个破绽。

若是换做常人也发现不了此破绽,但是蟒行云经验实在太丰富,一下便发现了那腋下处的破绽。

身形扭转,脚下雷芒大放。身体在雷电的辅助下,蟒行云以极快的速度冲到林峰的腋下位置。

手腕翻转向前一送,电光槊便刺向了林峰的肋骨。

本以为此招十拿九稳,但是令蟒行云没想到的是对方身后猛虎的羽翼却突然化作实质,轻轻一扇便挡住了蟒行云的进攻。

同时在两股能量的对撞之后,双方的身形均向后弹飞了数米。

林峰活动着手腕,看着对面的蟒行云说到:“老不死的,今天我就要为我父亲报仇,亲手结果了你的性命。”

“好!我等着。”蟒行云冷冷地说着。

此时无论是蟒行云还是陈同,即便是在战斗可心中最担心的还是王现的安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