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打窍

将陈同唤入仙境内,黑妈妈先是表达了对陈同进步的肯定,而后又说在山上修炼有点屈才了,让他到堂口中磨练磨练这样他会进步的更快。

离开铁刹山陈同随着一名阳气较弱的女人坐上了北上的火车。而陈同走后,聚仙台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法力流失的怪现象。

按照地址陈同来到了龙江省鸡溪市,这个华夏最东边的一座小城市。

一座农村大瓦房前陈同打量着房子内的结构,东厢房内一张铺着黄布的桌子最先映入眼中,桌子上摆着香炉、法器,墙上则悬挂三尺三红布书写的堂单。

一切的一切都太熟悉了,这摆设跟他的堂口是如出一辙。

仙家堂口由六部分构成,分别为:山、盘、城、营、堂、坛。山为主事仙家修炼之山;盘为所划分的底盘;城为地盘上修建的城池;堂为城池内处理公务的大堂;营为各路人马的兵营;坛为沟通的仙家的法坛。

陈同站在黄布法坛之上,看了许久也没看出这个堂口的主事仙家是哪一位。于是他双手抱拳问到:“山不见山可有老仙?小小清风能否拜山?”

片刻后,一名五大三粗的狐仙从堂口仙境内走到法坛之上。问到:你谁呀?来我们堂口干啥?”

取出文书递到了那名狐仙的手中,说到:“我是总坛派下来的,来贵堂口担任清风一职。”

“你跟我来吧。”

接过文书,狐仙带着陈同走向了堂单下方的大门。

陈同在做弟马的时候看这堂单只是一块红布,现在成了鬼仙才看出堂单下方的空白处原来是堂口仙境与供桌法坛相连的大门。

走进堂口仙境,映入眼帘的是两座仙山虚影。在两座仙山的中央位置是一栋高18层的大厦,这大厦就是堂口的大堂。

三楼拐角处的办公室内,黄堂堂主黄平海与陈同寒暄了一番后,便将话题引向了正轨

“陈仙友您能来我们鸡冠山堂口是我们的荣幸,不过我们家弟马直到现在清风窍都没完全打通。所以我们堂口并未设有清风堂,这一趟您是跑空了,不好意思。”

听到黄平海的话陈同不禁惊愕,心道:“还有清风窍这东西吗?黄天南给我打窍的时候也没说有清风窍这东西呀?”

不过转几个弯陈同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堂口刚刚成立不长时间,各方势力都没有站稳脚跟,来个总坛空降下来的谁都不会愿意。再有就是仙家能力有限,有些窍穴打不开也是正常的。

陈同看着对面的黄平海说到:“清风窍没有打开不要紧,我可以帮忙打窍。”

听到这话黄平海欲站起的身子又重新坐到了椅子上,思索道:“如果能完全部打通窍穴的话,我们就能捆窍上身做更多的事情了。不如让他试试也无妨,一个月500点功德的工资也能付起。”

微思量,黄平海说到:“陈仙友能打窍最好,不过打窍这事儿关系重大,我还得跟其他堂主商量一下,您稍等。”

陈同会打窍?答案是不会。不过他的想法是:“我就这么让你们扫地出门也太丢人了,不管怎么说我也得试试。”

大厦三楼大会议室内,胡黄白柳各堂堂主齐聚。黄平海简明扼要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可一听要给弟马打窍众人便默不作声。

弟马张鹏的身上只有两处窍穴还没有打通,一个是胸前的玉堂穴另一个是头顶的百汇穴。这两处窍穴都是极其重要的,稍有不慎弟马就会落下病根。

之前也来过一些道行较深的仙家,不过他们一听是这两处穴道便摇头摆手转身离去。

在一片沉默之中,一个沉稳的男人声音响起。

“总坛派下来的仙家应该是有实力的,如果是酒囊饭袋以后总堂也就不必派人来了。可以让他试试,真出意外的话为了保全弟马的安全将其击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说话的是蟒堂堂主蟒天荒,这话一出便直接将此事定了下来。

深夜,黄平海敲开了陈同的房门。“陈仙友,子时已到弟马已经睡熟咱们可以开始打窍了。”

跟着黄平海出大厦进法坛,此时法坛上各家堂主已经在此守候。而不远处卧室的火炕上,一个十八岁的青年已经憨憨地睡熟。

陈同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熟睡中的张鹏,心道:“咋这么突然,不过也没什么男子大丈夫就要敢作敢当,既然都答应了硬着头皮也得上,尽我全力把事情做好就好了。”

此时的陈同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黑妈妈给他的书藏之中,只希望那里能有一些打窍的方法。

果然在一翻寻找后,一个名曰五祖打窍的方法映入了陈同的眼中。熟记下打窍的方法后,陈同便一飘身进入到了张鹏的体内。

身处热炕被窝中的张鹏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这是清风鬼仙上身时自带的阴冷感觉。

在经脉中走了十几圈,陈同也没发现是哪个穴窍没有打通。

此时的陈同已经在经脉中迷了路,站在某一条宏大的经脉内陈同心道:“早知道问问好了,这得找到何年何月去呀。”

站在法坛上的医堂白老太太不解地问到:“这陈仙友在弟马体内转了十几圈干嘛呢?是不是没有找到穴窍呀?”

这话问得众人均是一惊,如果真是白老太太说的那种情况可就坏了。

黄平海最先反应回答到:“白姐您多虑了,这每一位鬼仙都有自己的一些看家本领,他应该是在寻找合适的助力,好借力打窍。”

众人不语,只得静静地观看陈同的举动。

咣当一下,陈同的头撞到了一个极其坚硬的物体。细细观察陈同发现所有的灵气在行至此处的时候,全被面前的坚硬物体给挡住了。

“这应该就是那没有被打通的窍穴吧。”陈同这样想着,便做起了打窍前的准备。

忽然只听得嘡嘡嘡的声音传出,五股法力能量从陈同的体内分化而出,化作五柄尖刀同时涌向玉堂穴上的坚硬物体。

当五柄尖刀刺入那坚硬物体的瞬间,张鹏疼的不禁将身体卷曲起来,并用双手死死地捏着自己的胸口。

法坛上的众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胡堂堂主胡玄刚不禁惊骇出声道:“武武武……打。”

打窍分武打和文打两种。武打暴力快速伤害大,往往在打窍之后弟子都会大病一场。文打平缓温和伤害小,弟子只会有一些麻、痒、酸、痛、冷、热等感觉。像玉堂、百汇这样要紧的地方一般仙家都是选择伤害小的文打。

黄、莽、白、胡四人同时眯起了双眼掌心法力暗涌,只要陈同再有莽撞行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击杀。

陈同没理会张鹏的异样,双手合十盘膝坐下,嘴里诵念起了佛家咒语:“唵呗玛达列吽、唵呗玛达列吽……”

随着陈同的诵念,那些夹杂着法力的梵文以五柄尖刀为媒介流入那坚硬物体中。瞬间,丝丝黑气顺着张鹏的毛孔飘散而出化做虚无。

出马弟子之所以打窍困难,是因为自身的业障太重,仙家很难顺利打窍。但是陈同这样的方法是从根源解决问题,利用消除业障的往生心咒消解业力,当业力消散窍穴也自然就通畅了。

这方法说起来轻松,但又有谁能够做到呢?陈同是九世修行,在前九世他做过道士当过和尚。曾渡劫陨落,也曾舍身圆寂。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陈同才能将这五祖打窍法发挥到极致。

经过半个小时的念诵,黑气不再产生,这也说明业障已经消除。

陈同站起身,将五柄尖刀合成了一柄金光闪闪的尖锥,随着手指挥动金锥势如破竹与那坚硬之物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坚硬之物便被尖锥轰成了齑粉,玉堂穴窍打通。

见此情形法坛上的众人不禁面面相觑,在他们的认知中没有人是这样打窍的。

胡玄刚激动之余问道:“黄叔,这陈同用的是什么方法?开始的时候看着像武打,后来又像是文打,我有点搞不懂了。”

黄平海没有出声,旁边的蟒天荒却开口试着回答胡玄刚的问题。

“如果将那五柄尖刀换成降魔杵的话,那就应该是佛家的五祖打窍法。我曾见过一位密宗的法师用这种方法为弟子打窍,再后来也就只在书籍中看到过了。咱们东北地仙界能用此法打窍的,这陈同当属第一人。”

听到此话,在场的五人都不禁用佩服的目光再次看向正在打通百汇穴的陈同。

一个小时后随着又一轰鸣声响起,陈同飞出了张鹏的身体,百汇窍穴打通。

见陈同成功打窍,众位堂主也暗自传音交流起来。

在一片赞扬声中,白老太太突兀地说到:“打窍是没问题了,不过我们一辈子能打几次窍?出马办事儿还是得靠实力说话,我感觉我们还是应该再看看。”

当白老太太说到再看看的时候,特意加重了一些语气。

黄平海转过身看这陈同略带为难之色说到:“陈仙友,弟马刚刚打窍成功应该出去历练一下,不过这几天我们几个都有事儿,您看您过几天能不能陪弟马走一走?”

陈同没多想就满口的答应了下来。

见陈同答应,蟒天荒连忙给众人传音说到:“小胡你明晚给弟马打梦,让他去隔壁村李家看事儿。”

众堂主一听此言心中不禁一惊,因为那个李家是远近出了名的凶宅已经死了九口人了,具体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