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冯海

一声令下,九仙山堂口内的一百多名仙家直接将方泽等四人包围其中。

胡天南不慌不忙地看着蟒行云,随后将目光落在了陈同身上说到:“小香童,长本事了?现在连我都敢杀了?”

就这一句话,便勾起了陈同与胡天南之间的往事,众多画面在脑海中回闪着。

终于陈同艰难地说到:“放他们走吧。”

陈同之所以下这样的命令,一来是刚才有些冲动,二来他真不想恩将仇报。要是没有胡天南在一旁保护,他都死好几个来回了。

就在方泽即将走出门时,陈同却一把将他拦了下来。说到:“把十万功德和一百万现金留下。”

方泽随手从口袋中取出一张银行卡丢在地上说到:“密码是卡号后六位”。

银行卡扔到地上的同时,一个布袋也扔到了地上。

陈同看着方泽的车远去,将那一袋功德交到了蟒行云的手中,说到:“给大家分一分,就当是开工大吉的红包了。”

说完话,陈同便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

众仙家也是识趣,纷纷回到了堂口中。

一边开着车,方泽一边愤怒地拍打着方向盘,骂道:“大爷的,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要不是那个老不死的,陈同今天必死。”

坐在副驾位置,胡天南狐疑地问着:“你修道多年,怎么还能让一个老头把法器抢走呢?”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对呀,怎么就让一个老头轻易抢走了呢?平时我在施法的时候那八卦镜就像粘在我手上一样,不可能轻易脱落呀?”

方泽百思不得其解,不是那个老头有问题就是他自己有问题。

坐在沙发上陈同想了许久,可是有好多问题他都想不明白。无意中,他的目光扫过茶几,此时干净的茶几上放着一本包着报纸书皮的书。

看不出名字,只能知道书很薄,应该没有太多的内容。

翻开书,没有书名。里面的内容并不是印刷制品,而是一张张从石碑上拓下来的。仔细的嗅一嗅,还可闻到些许的墨臭味。

出于好奇,陈同扒开了书皮。书籍的封面用篆书写着两个字:纳玄。

书籍中大多数的篆书文字陈同不认识,他只能坐在电脑前一个个的查询。

经过一夜的时间,陈同才将这薄薄的一本书全部翻译过来。

书名叫《纳玄经》,有吸纳一切能量之意。此书是三国时期葛玄在一个无名仙府中抄录下来的,后被其刻在了仙府中的石碑上。

陈同按照书中记载的口诀修炼起来,经过三天的修炼陈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

在他体内居然出现了九条不同的经脉,这些经脉既不是奇经八脉也是不是十二正经,是独立存在的。

在一些论坛和古书上查询了一番,陈同才知道那些区别于正常经脉的脉络居然是灵根,也就是说陈同有九条灵根。

按照纳玄功法运转,陈同发现不仅仅是灵气,像太阴之气、真阳之气、浩然正气、魔气、煞气……他都能吸收化为己用。

唯一不同的是,不同能量转化成法力的过程不一样,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复杂有的简单。

牢记下功法的全部内容,陈同便结束了此次的修行。因为在刚刚的打坐中,堂口报马给陈同发出感应,说找到了有关ST刘吉的线索。

ST刘吉这个名字是陈同在那个编号89757的备案表上看到的,也正是此人在黑市中发布了悬赏陈同的告示。

走出房间,一名黄堂报马站在陈同的卧室外面。说到:“弟马,我们查到了一个与ST刘吉有关的线索,这个人在一年前来过潘阳市雇佣了一个名叫冯海的人帮他办事。”

203医院住院部,陈同拿着鲜花果篮走进了614的病房内。

此时在病房内一名男人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各种维持生命设备。而女人则憔悴地望着陈同,问到:“您是哪位?是来看我家老冯的吗?”

陈同将花束果篮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说到:“我是老冯的朋友,才知道他病了所以我过来看看他。”

经过一番闲聊,陈同问到:“老冯这是咋了,平时我看他挺壮的,咋就病倒了呢?”

随着女人的一声叹息,陈同才知道这个冯海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年前一个名叫刘吉的男人找到了冯海,并交给他一个报酬极高工作。

任务结束后,冯海便突然病倒变成了植物人。不过冯海好像对这样的事提前知道一样,他曾对妻子说到:“我如果病倒了不用担心,过一段时间我就能醒过来。”

听完女人的讲述,陈同陷入了沉默。

在女人的眼里陈同是沉默的,但是对于陈同而言他此时正在与白凤莲沟通。

陈同:“白姨,这人得的是什么病?您看出来了吗?”

白凤莲:“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他的大脑被法力封住了,这种封印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逐渐减弱。”

陈同:“那现在能破解开吗?”

白凤莲:“能,不过我的法力有限,需要你来帮忙。”

深吸一口气,陈同缓缓站起身,无敌的演技再次上线,陈同开始了他的表演。

眼神中带着一丝好奇和一丝炙热,陈同说到:“大嫂,我本人酷爱中医,能否让我给老冯把把脉,也算是增加我的实操经验。”

女人没有反对,摸个脉也没什么,人已经这样了还能有更坏的结果吗?如果不慎摸死了,她也算解脱了。

坐在冯海的身侧,陈同将三根手指搭在了脉搏之上。老神在在的样子,活像个老中医。

女人没有理会陈同的举动,独自低头看着手机。

突然陈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略带兴奋地说到:“嫂子,冯哥这病我能治。”

闻听此言,女人惊得手机都掉在了地上。不敢置信地反问:“兄弟,你说啥?”

陈同整理一下衣服,说到:“我之前跟一位老中医学过一个方法,可以治这个病。只不过您得先回避一下,这是秘法不能让外人看见。”

女人思量了一下心道:“唉!想治就治吧,治好了更好,治死了我也算解脱了。”

病房的门紧闭,陈同与白凤莲共同站在冯海的身前。

只见白凤莲将法力凝聚到指尖,一连几十次落指,法力幻化的银针扎在了冯海的头颅之上。

做完所有的准备工作,白凤莲显得十分疲惫。说到:“所有的事情我都做好了,你用精血渡出一股法力,冲破封印就好了。”

食指轻轻一个划,一滴鲜血从指尖飞出,一下点在了冯海的额头之上。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法力也侵入了冯海的大脑。

十几分钟过去,冯海竟真的缓缓睁开了双眼。

而他在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则是:“刘老板,您的事情办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