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突发状况

大厅中,三人相对而立,抱拳行礼,互相介绍着自己的情况。

清风鬼仙陈同一品人仙境界;满阶鬼仙胡芳;柳家柳无言一品人仙境界;

陈同看着对面的二人,问到:“请问二位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开始。”

对面的胡芳与柳无言纷纷做好准备,严密注视着陈同的一举一动。

突然陈同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胡柳二人心中先是一惊,可就在二人分神的时候陈同已经运转风遁术闪到了胡芳的身后。

右掌带着电芒直击胡芳的背部,电光升腾,瞬间将满阶鬼仙胡芳缠绕。一下子,胡芳便失去了战斗能力。

柳无言最先反应,手掌一翻一柄丈八蛇矛枪握在手中,枪尖对准陈同的后腰刺去。

陈同回头望了一眼,尽管这一枪速度极快,但陈同还是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只见陈同双膝弯曲,一记后空翻身体躲过对方枪刺的同时在半空中诡异地扭转。左手手掌呈半握之态,右掌双指微微弯曲。

当陈同双脚再次落地的时候,身形已经站在了柳无言的身后。看其双掌身形弓满箭成,箭尖对着柳无言的后脑待机而动。

陈同口中提醒道:“别动,不然打爆你的脑袋。”

感受到后脑处的巨大能量波动,柳无言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将手中的丈八蛇矛收入体内,缓缓举起了双手。

胜负已分,仅一个回合陈同便制服了方泽手下的两名出马仙家。

在场众人用十分惊讶的眼神看着陈同,在这其中所有人都没有见过陈同真正的战斗实力。就刚刚陈同的手段,让在场许多征战多年的老仙家都自叹不如。

站在一旁的胡天南心中不是滋味,心道:“这陈同怎么会进步如此之快,一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四五六不懂的毛头小子,现在……难道大教主看错人了?”

见陈同胜利,九仙山堂口的仙家欢呼不已。而方泽却面色难看,眼神游移不定。

将具象化的弓箭散去,陈同看着方泽说到:“胜负已分,把报酬拿来吧。”

方泽眼神变得阴冷,说到:“好,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接了。”

此时的方泽是肉身状态,陈同是灵魂状态。方泽将手缓缓插入怀中,就在他手掌抽出的刹那,一面刻有八卦样式的铜镜出现在手中。

八卦铜镜握在手里,方泽将镜面对准陈同就是猛烈地晃动,同时嘴中念着听不清的咒语。

一道黄光将陈同照射在内,瞬间陈同便感受到了置身火域的感觉。

周围的百余名仙家一下便炸了庙,仙家们欲冲上前撕了那个叫方泽的青年。

胡天南一迈步挡在了众人的面前,说到:“你们最好看清楚,这是纯正的道家法力,不想死的话你们尽管往前冲,”

蟒行云站在众仙家的身前止住了众人,随后转过身看向红杉矮胖老者。问到:“老胡,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点不讲究了?”

胡天南双眼微眯仰望着面前身材高大的蟒行云说到:“行云,大教主是什么脾气你应该知道,这是陈同的劫数你我都无能为力。”

蟒行云没有再说话,而是将目光望向此时正在痛苦挣扎的陈同。

黄光之中,陈同感觉五脏俱焚,意识在游离中模糊不清。只听到方泽说到:“关闭堂口解散众仙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然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陈同没有理会对方的话语,强行稳定心神保持着神台清明。

见陈同没有答复,方泽再次念动咒语,黄光继续加重数倍。

一旁的张鹏看不下去了,在这周围除了方泽就只有他是肉身存在。

深吸一口气,张鹏便直挺挺地冲向了方泽,欲夺下他手中的道家法器八卦铜镜。

可是张鹏毕竟只是一位普通的出马弟子,说到底他还只是个学生。就在他冲到方泽身边的刹那,一只有力的脚掌便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直接将他踢飞数米。

眼看着陈同的身形即将消散,周围的众人均是不知所措。

突然,当当当三声敲击玻璃门的脆声响起,一个老头站在门口看着屋内。

此时的屋内,一名青年手持一面铜镜摆着pose,另一名青年捂着胸口倒在地上。

老者探头探讨地小心地问着:“你这是佛教用品店吗?”

全场的仙家都愣了,啥时候来个老头?

张鹏反应极快,立即从地上站起身。好似在接待生意一样连忙说到:“是是是,大爷您需要点什么?”

老头很自来熟地走进了门店内,背着手一边走一边说着:“随便看看,感兴趣就买点。”

此时陈同正处在对抗之中,根本顾不得进来的人是谁。

方泽则担心事情有变,眼神中杀机一闪,便欲再次施加法力彻底将陈同毁灭。

剑指立于胸前,方泽嘴中念动着咒语,股股道家法力洪流顺着八卦铜镜涌向陈同。

老头不紧不慢地走到方泽的面前,说到:“小伙,你这铜镜不错,多少钱卖?”

见老头阻止自己施法,方泽心中大为不爽骂道:“滚,没时间跟你在这耽误工夫。”

老头一听这话,一下也来了脾气。指着方泽的鼻子说到:“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当神棍,你爹妈是怎么教育你的?我今天就要买这个。”

说着话老头一把便抢下了方泽手中的铜镜,放在自己手里仔细打量着。

黄光停止照射,陈同不敢耽搁,两个滚身便靠近了自己的肉体。

方泽见陈同失去掌控,心中大惊一把便将老者手中的铜镜夺回,欲要再次施展法术。

可一切都已经晚了,陈同此时正坐在沙发上,虚弱地喘着气。

铜镜被夺,老头不惊不怒反而背起了手继续转悠着。

陈同艰难地从沙发上站起,凑到老者身旁问到:“大爷,您需要点什么,我给您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经营业务。”

听到声音,老头才发现原来沙发上还有一个人。老头上下打量着陈同,说到:“小伙子不错,一表人才的,一看就是当大老板的。不像那边的小青年,没啥本事脾气还不小。”

陈同喘着粗气狠狠地瞥了方泽一眼,继续跟老头说着话:“大爷咱这今天刚开业,有做的不到的地方您多担待。”

老头微微摆手,说到:“没啥没啥,都活这么大岁数了啥鸟没见过?我今天就是没事,看着这刚开业来逛逛。不说了,走了。”

老头佝偻着身子就欲走出大门,可就在脚即将迈出门口的时候,老头却转过身看着陈同。

说到:“刚才来你这的时候,看到你门口掉了一本书,想着应该是你的,就给你带进来了。老年痴呆了,转过身就忘事儿,走了。”

陈同双手握着那本薄书,目送着老者佝偻的背影远去。

将店门关闭,陈同大喝一声:“众仙家听令。”

163名仙家齐声回到:“在”

陈同声音冷到了极点,说到:“别让他们活着走出咱们九仙山堂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