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立堂口

回到潘阳市后,陈同买了手机租了房子。可是摆在陈同最棘手的问题就是:缺钱。

就在陈同用自己的身份证办完电话卡后,银行、贷款中心、债主们就直接把他的手机打爆了,除了要账就是通知逾期。

这些欠债都是给赵倩治病的时候欠下的,在危难中人家帮了自己现在他必须还钱。

可问题出现了,之前他的堂口是以胡天南为主,胡黄常蟒鬼杂医为辅。现在胡天南不在了,其他的仙家也都奔走四处。

若想再次以此为生,就需要重打鼓另开张重新书写堂单。

红布、朱砂、毛笔、供香、香炉,仪式所需的物品被摆在铺着黄布的供桌之上。

三尺三的红布平整地铺好,毛笔蘸着朱砂调和成的金色颜料在红布上书写着。此时蟒行云附在陈同的身上,将在场的所有仙家都进行了分封排列。

堂单写得十分规整,其中有:领兵王、收兵王、十堂报马;令印旗剑四童子,八大金刚二护法;胡黄常蟒鬼杂医,元帅将军若干位……

蟒行云在书写堂单的时候,特意将清风鬼堂的位置留给了陈同本人。

堂单书写完毕,蟒行云示意陈同。说到:“陈同,将你舌尖精血喷在堂单上,咱们就能出马干活了。”

就在陈同欲咬破舌尖将精血喷在堂单上的一刹那,一个女人的声音突兀地传进了陈同的出租屋内。

只听出租屋外,一女子的声音高声喊道:“弟马陈同且慢,总坛黑妈妈法旨到。”

舌尖从牙齿处移开,陈同看着飘身进来的女鬼仙。

只见女鬼仙身穿白色古典衣衫,大方典雅。女仙简单扫视了一眼屋内的众位仙家,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陈同的身上。说到:“陈同跪下接法旨。”

陈同很不情愿地单膝跪地,于此同时他身后的一众仙家也单膝跪地。

“传法旨:鬼仙陈同能顺利还阳吾倍感欣慰,怎奈汝出马资格期限已过,若想重新设立堂口需重新签订契约。”

宣读完法旨,女仙将另一张文书递到了陈同的面前。

快速看完文书契约的内容,陈同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他将文书契约转交到蟒行云的手中,说到:“您看看。”

蟒行云看完文书后神色变了又变,指着文书对着女仙说:“总坛这是什么意思?不想给我们这些老家伙容身之地呗?”

文书通篇说了三件事情:一、陈同若想再立堂口需要要无条件听从总坛调遣;二、做任何事情的功德奖励需上交给总坛30%;三、陈同只能接受三个月上无人接受的任务。

看着女仙,陈同极其礼貌地说到:“仙子,您稍等一下,我们稍微讨论一下。”

进入堂口仙境,蟒行云直接炸开了锅。说到:“这个契约不能签,这就是一张卖身契。我们倒还好可以随时离开堂口,你就注定得为总坛打工一辈子。再有就是这样的契约一旦签订,获取的功德就要比其他堂口少上许多,哪还会有仙家愿意投入我们堂口?”

陈同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陈同看着在场的163位仙家说到:“大家相信我吗?愿意跟我干吗?”

众仙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均是异口同声地说到:“我们愿意相信你,你做决定吧。”

走出仙境,陈同从女仙手中接过契约。在契约的右下角,陈同用精血摁上了自己的手印。同时当着女仙的面,将一口精血重重地喷在堂单之上。

随后陈同大声喊着:“九仙山堂口成立了。”

在场163位仙家共来自九座仙山,所以堂口取名九仙山。

堂口仙境的布置也极其讲究,九山、十盘、七城、八营、三堂、一坛。

一切梳理妥帖,陈同也接到了他自还阳后的第一个任务。

圈堂是堂口中负责圈活的部门,堂口成立后圈堂全员出动在整个潘阳市收集各种信息资料。

终于,一个不大不小的活儿被送到了陈同耳中。

这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活儿,潘阳市政府计划将城北设为经济开放区。所以各种各样的卖地招标全面展开,中标者也络绎不绝。

其中HT地产就拍中了一块不错的地皮,但在开工后的两个月中陆陆续续有几十名工人患上了一种怪病。

高烧不退,全身起狼疮。

很多医生专家认为是生化泄露,感染了一种不知名的病毒。因此,工地只能被迫停工。HT老板则坐不住了,如今的房价一天一个样,如果不尽早完工,便会损失一大笔利润。

坏事儿就像是一个臭鸡蛋,无论你如何遮掩它的味道总会招来许多的蚊蝇。

陈同坐在HT地产的办公室内,在这个办公室中已经接待了十几位看事儿的大师。有道家的、有佛家的、有出马弟子、也有炼神者。

办公室秘书是典型的无神论者,对于这些所谓的大师秘书只是敷衍地招待着。

陈同喝着茶,等待着当地大区经理的到来。可是当他见到这位大区经理后,对方却让陈同直接下不来台。

大区经理名叫吴翔,坐在陈同的对面他就开门见山地说到:“咱第一次接触,我也不跟你拐外抹角了,我们工地这个事儿你能不能解决?咋解决?能解决的话钱不是问题,不能解决咱也别浪费时间了。”

一般在谈活儿之前,堂口都会派出探兵提前打探事主的基本信息给弟马知道。

陈同喝了一口茶说到:“吴翔,今年41岁,江南省节阳人,27岁进入HT地产工作。二婚,有两个孩子……”

听到对方将自己的基本信息说的一点不差,吴翔心中一惊。

不过转念一想,心道:“之前也有能把我的事情说七七八八的,不过都是酒囊饭袋。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查一个的基本信息也是很容易的。”

这样想着吴翔说到:“你说这些都对,但也不能证明你有本事。毕竟你们这行有个江相派,个顶个都是骗子。你整点我不知道查不着的,这样我才能相信你有本事。”

听到对方如此说,在陈同体内的灰天寿坐不住了,他传音道:“陈小子别慌,一会我给他露一手,保证让他服服帖帖的。”

随着陈同身体的一阵抖动,灰天寿便捆了陈同的窍。

只见陈同陡然站起身,在房间里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最终陈的手在秘书的身前轻轻地抓了一下,随后又在吴翔的面前抓了一下。

所有动作做完,陈同重新坐到了椅子上默不作声。

吴翔看到陈同在房间一阵折腾,心中不免有些不爽。直接下了逐客令说道:“别装神弄鬼的,我这没时间跟你胡闹。”

话罢,吴翔便摔门走出了办公室。

见此情景陈同焦急地问道:“灰前辈您这……算了我们还是走吧,省得让人撵出去。”

灰天寿不禁哈哈大笑,道:“不急,他会来求你的,坐住板凳。”

出了办公室的吴翔有些气愤,没想又是一个江湖骗子,又是在浪费时间。

走在走廊里,吴翔突然尿意上涌,不觉便走进了卫生间。可当他解开腰带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却让他终生难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