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鬼仙

“这是啥呀这是?怎么突然就有两个人闯进我家了?小偷?强盗?”

还没等陈同有所反应,两名阴差便一左一右地将他包围。

铁链双双落下,就欲套中陈同的身体。见危险来临,陈同双掌齐出就想将对面的两个人推开。

可就在双掌接触到两名阴差的瞬间,双掌居然跟那两个人的身体粘连到了一起。

两名阴差也不管陈同欲意何为,两条铁链同时锁上。

咔吧一声,铁链被锁头链接。就算是修炼至顶级的鬼仙一但被这铁链锁上,那也得听从对方的操纵。

一时间陈同并没有反应过来,双掌怎么就沾上了?

他努力地拉扯,打算将手掌撤回。可万万没想到,就在他用力的一扯之下,在他的掌中却传出了无尽的吸扯之力。

金光萦绕,两名阴差大感不妙就欲挣开这金光的吸扯。可是此时一切已晚,在金光的包裹中两名阴差化作了两团黑雾,被陈同吸到了体内。

被牢牢捆缚的陈同呆愣在原地,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令他难以置信。

“人哪去了?进入我身体的又是什么东西?”

心中万分的疑惑陈同想静一静,可他一走进卧室竟发现还有一个自己躺在床上。

此时的陈同只感觉天旋地转,片刻后耳边却传来了一名老者的声音。

“臭小子作什么妖呢?我这办事儿刚回来你怎么还把自己给绑上了?”

说着话胡天南就从窗外往里飘,可是当他飘到卧室的时候他也惊呆了。

过了许久胡天南才急切地开口问道:“阴差呢?缚魂锁都给你锁上了他们人呢?这破玩意儿我打不开,他们人呢?”

惊慌中的陈同看着地上的白色铃铛,茫然地说到:“他们好像被我吸死了。”

“操”黄天南完全不在意这件事情的离奇,他想要的是陈同肉身为人。只有肉身才能带着他们这些出马仙(地仙)去积累功德,一个魂魄在他的眼里屁都不是。

陈同听到这一声谩骂才从失意中回转,说到:“老胡你咋了?快点帮我还魂呀?我可不想一直这样下去。你不是会还魂吗?快点呀!”

此时胡天南满眼充血,那种眼神恨不得一刀宰了面前的鬼魂。黄天南冷哼一声说到:“还魂?你带着地府的缚魂锁我怎么给你还魂。”

寂静沉默的气氛蔓延了整个房间,二人均是不说话。

胡天南一直在思索这件事情的始末,对方先是夺走了陈同的寿命,自己这边刚焚书上告就有阴差来勾魂,看来对方是打定主意要毁尸灭迹……

想到此处,胡天南猛地从地上跳起。用手轻拍了一下陈同的肩膀说到:“跟我走。”

陈同不明情况便被胡天南一手提起,飘向九天云外。

广宁省本西市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这是东北地仙总坛大教主、东北道教大护法黑妈妈的道场。

在仙境的宫殿之内,手持龙头杖身穿黑袍的黑妈妈不停地用手指掐算着。过了许久这位老人才艰难地睁开双眼,目光望向此时跪倒在地上的黄天南。

说到:“寿命这事不怪你,陈同虽是九世仙童但与我们地仙界只有十几年缘分这是他的命数。只不过在陈同劫难之际有人从中作梗,这才偷了他的寿命断了他的生机。”

胡天南一听这事与他无关才放下心来,不禁擦了一下鬓角的冷汗。

见胡天南站起身,黑妈妈又将目光望向一旁陈同。说到:“你这小娃娃还真是多灾多难,我将你身上的枷锁去除,待你还阳后要多行善事多积功德才好。”

指尖一点,一道青光打在了黑色铁链之上,黑色铁链瞬间掉落地面。

解开枷锁的陈同欣喜不已,不由得跳跃了两下以示自己的自由之身。可就是这样的两个跳跃,却看得黑妈妈与胡天南都不禁眉头紧锁。

只见随着陈同的动作,顺着他的灵魂深处散发出丝丝白色法力。胡天南快走两步一把便揪住了陈同的衣领,质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修成鬼仙的。”

陈同被这样举动稿得十分茫然,支支吾吾地也说不行清楚。经过片刻的回忆,陈同才说到:“好像是刚才修成鬼仙的。”

胡天南一拳打在了陈同的脸颊之上,左手用力一个推搡将陈同摔倒在地。骂道:“坑货,白耽误工夫了,鬼仙还怎么还阳为人?”

高台上的黑妈妈看到这样情形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孙子也是为这陈同受尽了苦处。

一翻拳脚后,黑妈妈才悠悠说到:“好事多磨、好事多磨,鬼仙进阶成人仙就可以还阳了。陈同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再跟你说还阳的事情。”

陈同被婢女带了下去,此时仙殿之中只剩下黑妈妈与胡天南祖孙二人。

胡天南满脸气愤地解释到:“奶奶这小子什么时候修成鬼仙的我真不知道,要不我就不请您来浪费时间了。”

黑妈妈轻叹一声,悠悠地说着:“这也不怪你,23年前那个道人就没按什么好心。再加上陈同是九世仙童最近受到的刺激又太大,没准就觉醒了什么机缘这都不好说。”

听到此话,胡天南好奇地问到:“奶奶,那个道人到底是谁?为什么23年前要去找这陈同?”

黑妈妈摇着头,表示不知。

胡天南再次追问到:“奶奶,陈同如果不能还阳我们该怎么办?”

黑妈妈略一思量吩咐道:“你下山之后做两件事,一找个可靠的弟马将陈同的身体冷藏起来,二你再抓一个仙根深厚的人来当弟马。事到如今也只能做两手准备了,唉!”

次日,婢女为陈同拿来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说到:“大教主让你去山腰聚仙台修炼,你什么时候修炼到人仙一阶,大教主什么时候帮你还阳。”

黑色衣服的左胸口处绣着一个鬼字,也说明了陈同的身份是个鬼仙。

而在衣服的最底下是一个黑色的盒子,婢女告诉陈同那是大教主赐给他的书藏里面有修炼的功法,也有上千本有关的书籍。

盒子打开,一团黑色的光芒直射入陈同的脑海。这是灵魂传输的法术,直接便可以将众多知识全部传入人的灵魂之中,说起来倒是有点像计算机中的拷贝功能。

走到山腰处,聚仙台上已经坐满了几百位修炼的仙家。他们穿着同样式不同颜色的衣服,胸口处的刺绣证明了他们的身份:胡、黄、常、蟒、杂、鬼、医。

坐在聚仙台的最边缘,陈同阅读着脑海中《清风经》的内容。

仙有五类,即天、神、地、人、鬼。级有九品,即九、七、五、三、一。无论是哪一品级的仙,都需吸纳天地灵气、吸收信仰之力、积累功德金光,将其转化成自身法力增其修为……

跳过、跳过、跳过,陈同一连跳过了十几章的内容才找到修炼鬼仙的方法。

修炼了一个小时左右,陈同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众仙家,心道:“这也不行呀,这周围的人太多了一点灵气都吸不到,我跑这来修炼个寂寞吗?”

念及此处陈同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经历心道:“23年前的那个老头对我做了什么?昨晚我又是怎么成为鬼仙的?好像是吸了一下吧?”

回忆着昨晚那种吸的感觉,陈同再次陷入了修炼之中。

按照《清风经》功法不断运转,周围几百名地仙身上散发的法力全部进入到了陈同的体内,犹如是成了陈同的养料供给源一般。

修炼中的众多地仙纷纷睁开了双眼,带着疑惑的神情看着周围的环境。不约而同地心道:“这他奶奶的怎么回事,修炼一早上了法力没进步多少怎么还倒退了?”

在陈同的脑海中,修炼的进度条不断增长。

鬼仙一阶三格;鬼仙一阶四格;鬼仙一阶五格……

看着进度条涨势惊人,陈同欣喜不已。心道:“按照这样的速度,用不上一年我就能修炼到人仙一阶了。”

就在刚刚,陈同回忆着昨晚的吸扯感觉,心血来潮之下那种吸扯的感觉瞬间将他拽入了修炼之中。

虽然还是在用清风经的功法修炼,但是他就像在这清风经上安装上了一个加速器。

不单单是吸收灵气,其他仙家身上溢散的法力、大地中的阴气等等都能被他吸入体内转化成自身的法力与修为。

当陈同结束一个大周天的运转时,只看到偌大的聚仙台上只剩下他孤身一人。

一连几天,陈同都是用这种方法来进行修炼的。

当他修炼到鬼仙二阶七格的时候,他听到一个粗犷的声音骂道:“操,这几天运气真差越修炼越少,不修了。”

陈同也只能不好意思地从修炼状态中退出,学着其他人,故作出摇头的动作说到:“唉!这几天又白玩了。怎么回事儿?越修越少”

在此之后,陈同每天都只修炼一格,修炼完毕便转换成普通功法。因为他隐隐感觉到周围那些仙家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有种看小偷的感觉。

铁刹山山顶,黑妈妈看着渐渐走远的陈同不禁皱眉愈深。

心道:“那个老道究竟对他做了什么?就算是激发天赋也不能这么逆天吧!还是让他下山修行吧,再这样下去我这一山的仙家都得被他吸干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