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满阶鬼仙

“三一大厦死斗场第41层,猎龙公会奎蟒对战万晟公会赵钱,对战正式开始。”

主持人挑逗观众的话语不断地说着,陈同站在擂台上看着另一侧的上场口。

足足等待了一分钟的时间,也未见奎蟒上场。

此时在三一大厦的办公室内,马飞拍着桌子与三一死斗组委会争辩着。“奎蟒意外死亡我也不想看到,这场让朱瑶代打能有什么问题?”

落座的组委会三人同时看向马飞,其中一位年长的老者说到:“死斗场有死斗场的规矩,这一点谁都不能改变。如果奎蟒今天不能出战,我们只能判定奎蟒弃权赵钱获胜。”

啪的一声,一张巨大的手掌拍在桌上。马飞看着刚刚说话的老者,用手指着对方的鼻子说到:“你最好想清楚。”

老者不紧不慢,缓缓站起身说到:“我想的很清楚,我劝你最好对我尊重一点。别说是你,就是境来了也不敢对我这样。”

听到境的名字马飞撤回了手指,临走的时候马飞说到:“你们猖狂不了多久了,黑市早晚是我们的。”

站在擂台上,陈同看到马飞怒气冲冲地唤自己的手下退出了死斗场。陈同还在疑惑,就听到主持人正式宣布:“猎龙公会奎蟒弃权,本场死斗获胜者万晟公会赵钱。”

直到陈同离开黑市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奎蟒是被自己那一箭击杀的。

回到住处,陈同看到王现正在努力的修炼。

此时王现盘坐在床上,每隔一段时间他的手印都会变换。共十二个手印,而这十二个手印则对应着十二个神明。

细细分辨,这十二个神明正是传说中的十二生肖。

一个大周天运转完毕,王现缓缓睁开双眼。见此时陈同已经在自己的身旁,他问到:“对战了结束了?看起来你很轻松的样子。”

听到此话陈同不禁苦笑,说到:“根本就没对战,对方弃权了。”

王现的表情很是平淡,他拾起床边的一张地图凑到陈同的身边。说到:“你画的这个地图我看了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咱们什么时候去救师父他们?”

陈同陷入了深思,这几日只要一有时间王现就会拉着他研究如何救人。而在白山与蟒行云的记忆中,这个地牢中定期会出现一个鬼仙满阶(十阶)的看守者的。

对于这样实力的存在,陈同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有很多,如何隐瞒看守者?如何逃出地牢?如何逃出城?最重要的就是如果遇到了那个满阶的看守者怎么办?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陈同,直到六日之后。

回型地牢的擂台之上,一名身穿白色制服的中年人看着列队两排的看守者们。而在这两排的看守者中,有一个用仙术变化了模样的陌生男人。

白色制服中年人左右走着,手中把玩儿着一柄金光闪闪的短戈。

男人说道:“我也不想为难大家,要不是地牢有囚犯越狱我也不会来这。这只能说明你们无能……”

此时在队列中的陈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

今天陈同本想混进这地下监牢与蟒行云研究一下逃跑计划,结果刚变化成看守者模样就听到了紧急集合的命令。

看着那手持短戈的男人,陈同知道这个人就是那名满阶鬼仙。

“为什么此人的修为能一直停留在满阶鬼仙的状态而不进阶人仙?”疑问升起,陈同便在脑海中找寻着问题的答案。

在一本名叫《鬼仙风云志》的书中,陈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鬼仙在修炼至圆满后有两条分水岭,若能借尸还魂可进阶人仙境界。若一直为鬼仙则会进阶为鬼将、鬼王、鬼皇、鬼帝,对应着人仙、地仙、神仙、天仙。若是人仙灵魂出窍,那么该灵魂的修为就是鬼仙满阶。

“这么说这人还活着,只不过是灵魂出窍来到这里的。”陈同这样想着便继续将目光望向了那满阶鬼仙。

脚步渐渐靠近陈同的位置,突然在走到陈同身前的时候白衣男人停下了脚步。

此时陈同若是有心跳,那么他紧张的心都要飞出来了。双眸紧紧盯着白衣男子的一举一动,生怕对方发现自己的身份。

男人转过头看着陈同的脸,微微嗅了一下说到:“你说为什么囚犯能逃跑?”

陈同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仿佛是在吞咽着口水。他说到:“我认为囚犯能逃跑是疏于防范。”

“说的好,那你说他是怎么逃跑的?”男人继续问着。

此时陈同双拳紧握,不敢有一丝懈怠。说到:“我感觉他们是里应外合,再加上对方实力强悍。”

白衣男人听到这样的回答,将短戈放在了陈同的肩颈之上。

那短戈的冰凉触感仿佛在告诉陈同,“别乱动,否者我会割破你的喉咙。”

时间以极慢的速度流失着,短戈在陈同的肩颈处抬起落下,落下又抬起。

终于白衣男人十分激动地说到:“对,他说的很对,就是里应外合。所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我要整顿你们这六个小组,争取在境使者到来之前有一个崭新的面貌。”

短戈从陈同的肩颈缓缓移开,陈同长出了一口气。

“太TMD吓人了,我以为我被发现了呢。”陈同这样想着,便将目光从白衣男人的身上挪开。

陈同感觉这个白衣男人的性格很想他生前的领导,好大喜功好打官腔。

“也许这个人会是一个突破的契机……”

散会后,白衣男人将陈同叫到了营房之中。

陈同再次紧张起来,可在聊了两句之后,陈同将紧张的情绪彻底地放松下来,因为对方根本不熟悉这里的环境,也就是说对方是新开的。

“你在这地牢中干了多长时间了?”白衣男人坐在躺椅上,问着对面站立的陈同。

陈同显得十分谦卑,说到:“我在这干的时间不长不到一年。”

“你认为咱们这甲3号监牢需要改进的地方有哪些?”

一听此话,陈同便快速在脑海中想出了一个计划。说到:“我认为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应该将囚犯定期更换监室,这样就算有人混进来也找不到相应的位置。”

“还有吗?”对方继续问到。

陈同想了一下继续说:“长官,我这话哪说哪了,您也别当真。我感觉咱们队伍中有很多人的能力与岗位不匹配,我认为可以适当调整一下。”

开始的时候白衣男子还躺在躺椅上丝毫不为所动,可当听到适当调整一下的时候他一下坐了起来。

他凝重地看着陈同,赞叹道:“说的好!有想法有觉悟,好!是应该好好调整调整了。”

陈同退出了营帐,看着与之擦肩而过的看守者。陈同在对方耳边小声地说着:“兄弟,这老小子套我话来这,你小心点。”

对方一听此言便向陈同送来了感激的目光,好像在说:“放心吧,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当陈同走到蟒天荒所在的牢房前时他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左右后传音道:“我正在运作,您有时间就与其他仙家沟通一下,慢则三个月快则一个月。早做准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