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后羿箭术

就在陈同迟疑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人追赶上来。

顾不了许多,陈同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向假山内的出口冲去。

就在出口大门关闭的瞬间,陈同将双手直接伸到了门缝之中。双臂运足全部法力,硬是将几百斤重欲完全关闭的铁门生生阻止。

此时铁门只留下一条窄窄的缝隙,陈同只能再施加更多的力量,才能让铁门开启更大的缝隙成功逃脱。

后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陈同此时与铁门僵持着。如果没有更多的法力,他就只能等后面的人追杀上来。

双臂再次用尽全力,撕裂的感觉不禁让陈同痛喊出了声。

“啊……不行法力不够,必须要增加法力。”

没办法,陈同只能冒险一试。

“既然玄阴珠可以增加修为突破桎梏,那现在就只能冒险一试了”

心念流转间,陈同一连在体内捏碎了三枚玄阴珠。

只见自陈同丹田处,阵阵黑气升腾而起。功法全力运转,快速吸收着玄阴珠释放出的能量。

鬼仙七阶三格,鬼仙七阶八格,鬼仙八阶。

仅片刻功夫,陈同的修为便提升了一个等阶。不过玄阴珠的能量实在太大,还没等陈同反应过来修为又继续提升。

欲速则不达的道理陈同是很明白的,也知道这样提升的修为有害无利。

“不行,不能继续提升下去了,否则我会被这些能量充爆的。”

一面用力掰着即将关闭的铁门,另一面却在体内强行压制着修为的提升。

趴在陈同背上王现此时也在调息中睁开了双眼,心道:“这个人的修为怎么一下提升了这么多,而且这样的情况好像并不是他想要的。”

刹那间,王现的声音在陈同耳边响起。“快将那些能量释放掉。”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此时的陈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地将法力、玄阴灵力全部灌注到双臂之上。

只听轰的一声,厚重的铁门被瞬间分开。就连内部的机关,都因这股巨力的出现而瘫痪。

双臂被灵力灼烧得碳化,体内两种能量翻江倒海地碰撞着。

回头看去,此时地牢的看守者们已经冲到了出口,距陈同还有十几米的距离。

“能量还是太多,必须快速释放掉。”陈同想到了“后羿箭术”,虽然不能杀敌伤敌但它能快速的释放能量。

双臂微抬,左臂伸直手掌呈半握之态。白色法力牵引着黑色灵力汇聚掌心,片刻后一张黑白相间的古朴巨弓被陈同握在手中。

弓成弦现,就在陈同欲拉动弓弦的瞬间,陈同想起了《后羿箭术》中的一句话:弦为心弦,毅力越强,威力越强。

“开门是手臂与铁门之间的角力,拉弓是手臂与弓、弦直接的角力。那么……”

在电光火石之间陈同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打算将更多的能量注入弓弦与弓身之中。

经过快速的计算,陈同将全身的法力与灵力分成了四份。弓身一份增加强度;弓弦一份增加韧性;箭矢一份增加威势;自己一份拉动弓弦。

陈同在拉动弓弦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角力的感觉,手臂的法力与弓弦能量互相消耗这。可这些能量并未消散,而是全部转给了箭矢。

弓未呈圆满姿态,是因为陈同再也不能继续拉动。

“算了,爱咋咋地吧。”

嗖的一声,箭矢离弦。这次的羽箭并没有像之前一样飞两米就消散了,羽箭飞得很快,隐隐都能听到些许撕裂空气的声音。

8米、7米……2米、1米。

嘭、嘭、嘭、嘭、嘭,箭矢像串糖葫芦一样同时出过了隧道中八名看守者的胸膛。

见一击得手,陈同根本不去理会还是否会有人追来。连忙带着身后的王现,便逃离了蚩尤大街56号。

就在陈同身影消失的瞬间,那箭矢的威能才正式发挥出来。

黑白相间的箭矢穿过八人身体后又继续向前飞掠了数米,在碰触到岩壁的瞬间,轰鸣声瞬间想起直接将隧道轰得七零八落完全堵死。

身穿黑袍马首人身的男人缓缓从酒楼走向隧道坍塌的位置,一旁的手下连忙走上前汇报道:“会长,奎蟒死了。”

会长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继续问到:“还有别的事吗?”

一旁的手下看到会长那冰寒的脸庞,说话的声音更加弱了几分。说到:“跑了一个囚犯,是一个炼神者,名叫王现。”

当听到炼神者三个字时,那名黑袍人不仅想起了一群人:正神盟。

可令他不解的是,那个叫王现的犯人是何时加入正神盟的?那个正神盟的人为什么单单只解救他一个?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开始下达着命令。

“派出所有的人员全市搜捕王现,下一场比赛让朱瑶上,务必要将那个叫赵钱的碎尸万段。”

猎龙公会会长马飞并不知道是陈同救走了王现,此时的他只想通过击杀那个曾经惹恼过他的陈同来消解心中的怒火。

猎龙公会在黑市的实力极大,表面上他们仅是三一死斗场的下设组织,实际上以猎龙命名的组织在整个黑市就有上百个。

看着窗外,韩辛一声感叹。说到:“现在真是恶人当道,黑市也不复从前了。这猎龙公会越来越猖狂了,竟然都敢在明面上大肆搜捕了。”

“曾经的黑市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吗?”坐在韩辛对面的陈同好奇地问着。

韩辛的眼神变得迷离,好似回忆又好似在感伤。

片刻后,韩辛将目光落在了陈同的身上。问到:“赵老弟,今晚对战蝰蟒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听到对方问话,陈同紧了紧有些颤抖的双手。说到:“应该没问题,我有五成把握。”

陈同这样的举动被韩辛看在眼里,不禁关切地问到:“赵老弟,你这双手怎么?没事吧?不行这一场咱们弃权?”

陈同听出了对方的试探之意,说到:“我这双手没事,就是这几天修炼累得。今天是第七场比赛,我可不想在此时就放弃。前十强已经产生了六个,名额不多了。”

虽然韩辛表面上满是担忧,但是内心深处却是很害怕陈同放弃。

“这场战完后,我打算搬出公会自己住,这样更有利我修行。”韩辛没有反对,此时的他还要依仗着目前的这个男人。

在陈同走出房间之前,陈同问到:“如果能连胜十场的话,答应我的事情可别忘了。”

“赵老弟放心,三一大厦高层我认识,倒时候你想查什么事情尽管查。”

走在黑市内喧嚣的街道上,陈同感受着这座拥有五千万魂灵的大城市。每一次在跟行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都会感受到臂膀传来的痛感。

那日在逃离之后,陈同便带着王现躲进了一个破旧偏僻无人居住的房子里。

清风经、奔雷手、阴阳玄体、神秘吸扯之力,陈同将能用的方法全都用尽,才将玄阴珠的灵力炼化吸收。他也将自己的修为彻底稳固凝实,维持在了八阶五格。

虽然他的修为只有八阶五格,但是他的法力要比之前更加扎实,实力则相当于九阶的样子。

同时他也感受了法力凝实的好处,他竟然有了些许的痛感,有了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鬼仙之上是人仙,鬼仙要想进阶到人仙必须要将法力凝实如同躯体一般,才能顺利进阶。

法力凝实之后,陈同并没有休息,反而是拼命地修炼《后羿箭术》。也正因如此,陈同的双臂才因为劳累而不停地颤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