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炼神者王现

每次路过迎仙楼的时候,陈同都会听到后院会传出哗啦哗啦的响动。但是这次他没有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是嘈杂且兴奋的声音。

“咱奎蟒大哥是最英勇,我感觉不用找那些仙家练手都能打死那个赵钱。”

听到手下的恭维,雄壮的奎蟒显得十分受用,不禁哈哈大笑。

随后他得意地说到:“那个叫赵钱的家伙自然是不会被我放在眼里的,不过我最近正在练习一种神秘的神通,得找一些人练练手。”

嘎拉拉大门被推开,在十几人的簇拥下奎蟒一行人进入到了隧道之中。

昏暗的回型地牢之中,牢房内的人们满是惊恐。

就在刚刚一个修为在七阶的胡家仙人被一群蛮横的看守者带到了擂台之上,而等待那名狐仙的只有重伤和死亡。

如果看守者没有尽兴,那么下一个被打死或者打残的人又会是谁呢?

此时所有的看守者都聚到了中心的擂台处,他们在不停地为自己的老大奎蟒叫好。

陈同小心翼翼地走到其中一间牢房的旁边,用低不可闻地声音问道:“山是山河是河,哪座山哪条河?”

监牢之中关押着两名囚犯,一位老者一位青年。青年不为所动,老者听到这话后双瞳却大放异彩。

只见破衣烂衫的老者站起身,向前小心翼翼地走了两步。对着陈同传音道:“香炉山蟒家,蟒行云。”

听到这个名字,陈同心中一惊。心道:“这……这是……蟒天荒大哥的父亲?”

没有理会其中的关系,陈同焦急地传音道:“没时间寒暄了,我是白山的朋友,您将这里的一切事情用法力传输给我,我好想办法救你们。”

老者本想再问问陈同的身份,但情况真的不允许。当即便将这几十年的记忆全部一股脑地传给了陈同,也不管陈同是否能够承受得了。

一瞬间数万条信息一同涌进了陈同的脑海之中,陈同只感觉头痛欲裂难以维持。

偏巧不巧就在此时,一名看守者的声音却在廊道的尽头响起。“那个狐妖被打死了,赶紧带一个过去老大赶着要。”

现在陈同自顾不暇哪能听那人说什么,用全部的法力将对方的记忆暂时封印在脑海中,陈同才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

那看守见牢房前的人没有反应,感觉出了一丝异样便大声警惕地问到:“口令?”

“万里山河。回令?”

“斩仙灭佛”。

看守走到陈同的身前看了一眼牢房内的一老一少,他指着那名青年说到:“你把那个青年带到擂台上,奎蟒老大没有打够说要找个年轻的。”

就在陈同带着那名青年欲走出牢房的时候,蟒行云的传音突兀地响起。道:“如果这孩子没有死在擂台上,我希望你能带他先逃出这里。”

陈同的身形怔了一下,而后马上恢复正常,用力地推搡了一下青年。说到:“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拐过两个转角,陈同带着干瘦青年走到了中心处的擂台前。

此时在高高的擂台之上,奎蟒已经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蟒蛇妖。

黑气将奎蟒完全笼罩,隐约间只能看见一蛇首人身双脚站立蟒尾摆动的怪物。奎蟒吐着蛇信,兴奋地说到:“快快快,我等不及了,刚才那个狐妖太不禁打了,给我来个年轻力壮的。”

见送上来一个青年,奎蟒惊疑了一声,随后看着擂台下方某个方向。问到:“二虎,这小子有点眼熟,是不是那天把你打败的那个?”

声音中带着极大的嘲笑之意,台下的角落一个虎头人身的壮汉沉默不语。

陈同站在擂台下的阴暗处,尽量不让对方看清自己的面容。同时他也将这些人的猖狂行径尽收眼底,同时在脑海中查看这蟒行云传给他的记忆洪流。

蟒行云二品人仙境界,寒滨市香炉山得道。能征善战战功赫赫,后担任龙江分坛十二先锋首官。成名神通奔雷手、电光槊等。

70年前他率领蟒家人马在边境执行任务,不小心遭遇到敌人的伏击,当他再次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牢房之中。

在这70年中,他们共暴动过三次。每一次都被这地牢中的阵法镇压,身边的同伴有死的,也有后抓紧来的。

后十年中,蟒行云一直跟这个青年关押在一起。青年名叫王现,是炼神修行者。由于他的家族是主修邪神的,但是他却天生能领悟正神的力量。因此他被家族视为不祥,送进了这地牢之中。

回忆到此处,陈同将目光看向擂台上的青年王现。

在王现的身后,一个人形巨牛虚影隐隐浮现,巨牛的一招一式与王现一般无二。像是王现操控着巨牛,又像是巨牛在辅助着王现。

“这就是炼神者的战斗方式吗?还真是有其独到之处。”陈同这样想着,便看到擂台上王现的身形一闪手印瞬间变换。

就在手印变幻之时,身后的人形巨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魁梧的人形猪怪,看样子倒是有点像动画片中的猪八戒。

王现双臂交叉在胸前,借助巨猪的防御力才堪堪挡下对方的致命一击。

奎蟒很久都没有遇到这么耐打的对手了,他的表情更加狰狞。咆哮道:“好!很好!这才有资格死在那一招之下。”

将拳头收回,奎蟒双手扣在一起,一个奇怪的手印出现。在手印结成后,四道黑光从四个方向汇入他的掌心。

刹那间一个漆黑如墨的光球便凝聚而成,奎蟒双眼微眯看着手中的光球。随后五指微微用力一捏,光球内的能量爆炸而开,能量碎片直喷向对面的王现。

王现此时猝不及防,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防御。

可就在能量碎片即将接近身前之时,王现将手印再次变换后就欣然地承受了对方的攻击。

陈同看得清清楚楚,就在那个叫王现的青年手印变换的时候,一只小兔子的虚影浮现出来,不过转瞬便进入了他的身体。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对方的攻击就像散弹枪一样打得王现全身千疮百孔。

王现被人扔下了擂台,看守者向陈同一使眼色,示意他将这人再押回牢房之中。

在扶王现回牢房的路上,陈同惊奇地发现王现手上的手印并未解开,而是在用自己强大的毅力努力维持着。

也正是因为手印的不散,那兔子神明的力量也一直在他的身上,修复着他那千疮百孔的身体。

“原来是这样,这难道就是一个人求生的毅力吗?”

陈同一边惊叹着,一边走到牢房前。

蟒行云看到陈同二人回来,心中略显焦急。连忙传音道:“回来干啥,赶紧带他走,以后他就是你的人了,是打是杀全凭你处置,快走。”

同时一道传音也传进了王现的耳中,“徒弟,虽然咱们师徒缘分时间不长,但为师很欣慰能有你这个徒弟。如果旁边的这个人能成功救你出去,你就跟着他,听他的话,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

天降小弟?这到让陈同很是措手不及。心道:“先不管了,这小子起码比我更了解这个监狱,以后也能用上。”

想到此陈同便给青年王现传音道:“如果你暂时死不了的话,就解开手印趴在我背上,我带你逃出这里。”

剑指竖在前心,一声“急急如律令”,陈同便背着王现遁出了牢房的范围。当二人的身体掠过三道厚厚的铁门之时,在牢房内忽然响起了警报之声。

“不好,有犯人逃跑了,快追!”

随着警戒阵法的启动,陈同就看到在隧道的出口处,两扇大门正在缓缓地向外关闭着。

“不行得快点,要不然就得困死在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