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回型地牢

一连五日陈同都没有让韩辛给自己安排比赛,他的理由是自己第一次杀人想静一静。

韩辛很理解陈同的心情,他自己第一次在擂台上失手杀人可缓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除了日常修炼,陈同便在黑市的各个角落中游荡。可不管去哪,他都会有意无意地经过一个地方,蚩尤大街56号。

这是黑市出名的几家酒楼之一迎仙楼,在白山的记忆中这里就是关押那二百多名地仙的地方。

陈同在酒楼附近徘徊了良久,这几日他总会看到有人往酒楼的后院搬运上等的钢材。询问之下,酒楼的人说他们要在后院修建一座客栈用来扩充业务。

鬼马拉着鬼车停在了酒楼的后院门口,陈同混在力工的人群中扛着一捆钢材就往酒楼的后院走去。

酒楼的人认为他是力工,力工的人认为他是酒楼的人。

将钢材放在假山的旁边,陈同便装作歇一口气的样子环视酒楼的后院。

“快点干,别磨唧。臭泥腿子,天黑之前要是干不完你们谁都别想要工钱。”

咣当一声,一只大脚直接将陈同踹飞数米。

说话是一名声音纤细五大三粗的威武壮汉,趴在地上的陈同一眼便认出了此人的身份。

心道:“这不是猎龙公会的奎蟒吗?我若不是不能暴露身份还能让你踹飞?你等着,这一脚我记下了。”

此时的陈同已经用仙术变换了模样,从地上爬起,陈同点头哈腰地走出了酒楼的后院。

凌晨时分,蚩尤大街早已陷入了寂静。人们渐渐睡熟,营业中的商铺也都早早的打样歇业。

但是在蚩尤大街56号的附近,还能听到一些哗啦哗啦的金铁碰撞之声。

一招“鹞子翻身”,陈同便借着月色翻入了迎仙楼的后院之中。

法力以极其细腻的方式释放着,让陈同双脚在落地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隐蔽在庭院昏暗的角落,陈同看到十几名大汉将白天假山旁的钢材运送到了假山之中。

扛起最后一捆钢材,陈同悄无声息地跟在一名壮汉的身后。

隧道长有三十多米,斜斜向下。内部的灯光极其昏暗,就算面对面也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隧道尽头是三道厚厚的铁门,铁门之内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牢笼。

深埋地下的回型监牢中,二百多间牢房三三两两地关押着不计其数的修炼者。

他们其中有胡黄常蟒,也有鬼灵精怪。

在辨认监牢中人员的身份时,陈同走路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突然,迎面走过来的壮汉却喝住了陈同。道:“等等,你是哪个小队的?看着脸生,口令?”

“怎么还有口令?咋跟军队似的?”

陈同暗自着急,以他的修为击杀面前这人丝毫不费吹灰之力。但如果真的将此人击杀,那么对方一旦发现将铁门关闭,他将永远都不可能出去。

掌心雷芒隐隐闪动,陈同看着对方的双眼。

而就在陈同掌心闪现雷芒之时,牢房中一位老者却看到了陈同的举动。

老者先是一惊,随后大声喊道:“你们这些黑市的杂碎,别嘚瑟,等我们大教主攻打来,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质问陈同的壮汉只是简单地瞥了那老者一眼,便又将目光锁定在扛着钢材的陈同身上。

老者继续骂道:“你们这些走狗,扛钢材的那个你也是走狗。别在那武武旋旋的,不服进牢房里咱们打一架。”

“东北话?”陈同心里这样想着,便一把将肩上的钢材摔在地上。直冲向牢房的前面,一把抓住了那老者的衣领。骂道:“老不死的,你猖狂什么?啊?告诉你我们会长可不是好惹的。”

“住手。”威严而冰冷的声音响起,壮汉将陈同从牢房的门前拉开。

他看着陈同的脸问到:“你是猎龙公会那边派过来帮忙的?”

陈同连连点头。

壮汉继续声音阴冷说到:“赶紧将钢材搬到那边去,干完活赶紧走。”

再次将钢材扛在肩上,陈同暗自长出了一口气。

走在路上,陈同回忆着刚才那电光石火间发生的事情。

就在刚刚,陈同一把抓住那老者的衣领时,老者的手掌一下便握住了陈同的手腕。丝丝的电芒刺激着陈同的身体,显然对方也修炼了奔雷手。

于此同时一道传音送入到了陈同的脑海中,“口令:万里山河,回令:斩仙灭佛。”

哗啦一声钢材落地,陈同趁看守不备便走进了另一条路径之中。

整个监狱共有四条通道,每一条通道都长达千米。在监狱的四角,是营房一样的四个建筑,显然那是看守们居住的地方。

仅仅只看了一次,陈同便将监牢的地图画在了纸上。在将地图绘制完毕后,陈同将老者所在的牢间用红点做了标注,打算下次再潜入时详细询问一下。

当当当,三声敲门声传进陈同的耳中。

敲门的是会长韩辛,他是来告诉陈同后天的比赛安排,陈同的对手是猎龙公会的奎蟒。

对于这次比赛,韩辛显得很是纠结。一方面他想让陈同赢下这第七场的比赛,另一方面他又怕对方用卑劣手段将陈同击杀。

要知道在上一场比赛中,陈同是直接击杀了狼王白山,并向猎龙公会发出了挑衅。

对于三一死斗而言,选拔赛是有保护机制的,但是正式的突围赛、半决赛、总决赛都是可以击杀对方的。就算对方认输,只要没走下擂台都有被击杀的可能。

韩辛走后,陈同将奎蟒的资料又重新阅读了两遍。

经过对奎蟒近两年的对战分析,陈同发现奎蟒是一个非常全面的对手。不过唯一的缺点是不擅长远攻,其实这个缺点陈同也有,他一直都想改善自己的这个缺点。

闲暇无事的时候他总会看书藏中的那些法术神通,其中有一种神通让他十分感兴趣,那就是传说中后羿大神留下来的《后羿箭术》。

“距下一场比赛还有7天的时间,不知道我能否练成这一神通。”

这样想着陈同便在脑海中翻阅起了那个名曰《后羿箭术》的神通。

后羿箭术共有九重,是一种能从鬼仙阶段一直修炼到地仙境界的神通。他需要修炼者以自身法力化作弓、箭,以自身的心性耐力化作弓弦。

一日的时间,陈同已经能够很熟练的凝聚出弓与箭,但唯独弓弦韧度却总达不到他想要的标准。

站在黑市的荒郊,陈同看着自己的双手。心道:“不应该呀?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再试试。”

手掌一翻,在白色法力的幻化下一张古朴的巨弓出现在陈同的手中。指尖在巨弓的两端轻轻一划,一道白色的弓弦便被连接成功。

双指扣住弓弦,双臂微微用力,随着满弓状态的出现,一支古朴的羽箭出现在拇指之上,双指之间。

心、眼、腿、腰、臂、指,所有的部位仿佛都在这一支小小的羽箭之上。

双指松开弓弦,羽箭在拇指的支撑下直直地飞出。可羽箭还未飞出两米,便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消失不见。

这样的感觉让陈同很不爽,仿佛就像是一个即将挺枪上阵征服妻子的丈夫,可还未到床边这丈夫便疲软无力失去了战斗能力。

做了两次深呼吸,陈同心道:“六分之一的法力又浪费了,看来只能先缓缓了,不然真就是强撸灰飞烟灭了。”

在回住处的路上,陈同再次有意无意地经过了蚩尤大街56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