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狼王白山

“三一死斗场突围赛第136场,万晟公会鬼修赵钱对战屠龙公会妖修狼王白山,比赛正式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宣布,三一大厦第39层的观众送上了雷鸣般的掌声。

一边向擂台中心走,陈同一边打量着对手。

只见对方身穿白衣长袍,狼首人身白毛,十指指尖指甲长且锋利。

“原来是一个狼妖,真是少见。看他的神态自若的样子,显然要比之前的那五名对手要厉害的多。”

双方行礼后,狼妖白山最先发起攻击。

开始时尽管陈同已经很小心,但是他也是远远低估了这狼妖的实力。仅仅一个照面,陈同便被狼妖的利爪击飞数米,跌落在擂台的角落。

速度太快了,力量有太强了。

陈同缓缓从地上站起,双目炯炯地看着对面的白山。

双掌雷芒爆闪,长长的电蛇击打在擂台的地面之上。见到陈同这样的举动白山也不敢大意,可奇怪的是白山的嘴角却露出了微微笑意。

这一笑让陈同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也没有理会只是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发起着进攻。

十几个回合后,在二人交错身形的瞬间一道细若游丝的传音送进了陈同的耳中。

“清风拂山岗,落入哪家堂?”

听到这话陈同的身形微微顿了一下,尽管露出了些许的破绽但是对方并未发起进攻。

刚刚哪句话算是东北地仙的黑话,意思是:“请问对面的清风鬼仙是哪个堂口的仙家?”

二人重新保持对峙状态,陈同狐疑心想:“对方是东北地仙?还是就是想试探我要对我不利?”

陈同不敢回答,继续保持警惕。

可是在双方对战的过程中,对方总是在有意无意间与他制造一些交叉错身的机会。

终于在二十几个回合之后,对方再次传音而来。

“天上仙在云光洞,外五家中有真龙。”

听到这话陈同更是心中一惊,对方居然自报家门,说自己是东北地仙外五仙的人。

要不要回答?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圈套?

不过对方冒着极大的风险向他袒露身份就说明对方别有用意,没准对方真的找自己有事。

陈同这样的想着,便主动寻求起与对方擦肩而过的机会。

终于陈同传音说到:“清风碑王已落堂,鸡冠山上一柱香。”

怀着忐忑的心情,陈同报出了自己的家门。此时的陈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对方将自己的身份公开他就全力逃出此处。

随着二人的打斗,陈同接受到了更多的信息。

原来对方是外五仙狼仙一族的人,一年前黑妈妈派他到黑市调查被黑市囚禁的两百多名东北地仙。现如今他已经调查的七七八八,他需要一个帮手来解救那些被囚禁的仙家。

陈同本想置身事外,因为他来这黑市的目的只想调查那个发布通缉令的人。不过就在陈同犹豫的时候,白山却提出了一个陈同无法拒绝的条件。

“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完成任务,我就输给你这一场。如果你能战胜我这个八阶的都是,对于你对于你的公会都是有非常大的好处。”

在这一赛季中,各个公会要想突围就只有单人连胜10场或公会累积胜20场这两条路。

现如今陈同已经连胜五场,这场若是胜利个人连胜六场,七阶战胜八阶也会让他名声大噪。

陈同还在犹豫,对面的白山传音说到:“一会你用尽全力攻击我就行,要不普通的攻击根本骗不了他们。”

思量再三,陈同做出了选择。

只见他单脚一跺地面,奔雷手如影随形直接便冲到了白山的面前。一掌击出,银色的雷锥直刺向白山的胸膛位置。

之间白山不躲不闪,在雷锥临近身体的瞬间竟卸下了全部的防御,做出了一副法力耗尽的模样。

陈同的手掌感受着对方体内澎湃法力的流动,竟一时间不知所措。

白山的意识渐渐消散,身形不由自主地向陈同倒去。

看着倒在自己肩头即将死去的白山,陈同连忙传音道:“大哥你为什么不防御,你这干啥呀?”

瞬间,白山的记忆传进了陈同的脑海同时一道传音也传进他的耳中。

“我被发现了,不能再继续调查了,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白山所有的记忆就像幻灯片一样,在陈同脑海中放映着。

长白山深山之中,狼族诞生了一个纯白的幼崽。小狼渐渐长大,他接触到了人类接触到了修炼。一日,传说中的大教主将他唤到九顶铁刹山,交给了他一个秘密任务。

在黑市他从最底层不断打拼,调查着有关东北地仙的一切。最终,他得知猎龙公会与那失踪的二百多名地仙有关,于是他便潜入了猎龙公会成为了一名斗士。

五日前他看到了一名使用奔雷手的鬼修,本想试探一下对方的身份。可没想到,就在他上场之前,却偷听到了猎龙公会会长的说话。

……

其实对方早就怀疑了他的身份,就是想利用完他就将他杀死。于是白山便孤注一掷,将一切的希望都押在了这个素未谋面的陈同的身上。

在白山的意识彻底消失前,白山笑看着面前的陈同。传音说到:“赢了比赛就要高兴点,否则那群畜生会怀疑你的。”

噗通一声,白山的尸体顺着陈同的手臂向下滑落,直直跌落到地面之上。

全场响起了哗然之声,有欢呼的有不可置信的。

主持人嘶吼咆哮地喊着:“爆冷爆冷,鬼修赵钱居然击杀了狼王白山!全场的观众你们掌声呐喊声在哪里?用你们的欢呼来迎接我们斗场新诞生的超新星,赵钱!赵钱!……”

看着地上的尸体,陈同全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片刻后陈同用手指指向猎龙公会的一众成员,说到:“你们都得死。”

这句话是陈同的心里话,但是在观众和主持人看来这只是陈同胜利后的一种示威。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陈同退到了候场区。

陈同的身影在光暗中渐渐消失,就在他身形完全消失在黑暗后,他的泪水流了下来。

如今的他没有身躯,那流出的泪水是他的法力和精气。

在猎龙公会会长的旁边,一位精致的美妇娇柔地说问:“会长,这个赵钱应该不是东北地仙的人吧,不然他怎么会杀了自己的同胞呢?”

马首人身的会长将双目眯成了一条缝,微怒地说到:“本想亲手解决了这个卧底,没想到却便宜了这个鬼修。通知下面将牢房加固,下一场如果再跟万晟公会对上找个厉害的斗士把这鬼修给宰了。不管他是不是东北地仙的人,敢挑衅我就得死。”

得到命令,身边的美妇一声娇嗔便会长的命令吩咐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