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陈同的坠落

犰狳、傲因、马面、夜叉、子胥。

看着面前的五人,陈同脑海飞速想着对策。

显然对方并不想给陈同这样的时间,犰狳开口说到:“陈同,你以为你能逃脱出我们的掌心吗?你一出兴妖城我们就跟上你了。在兴妖城我们不方便动手,现在在霞龙城没人能再救你了吧?”

还未等五人将两人包围,陈同焦急传音到:“清宁,一会我们分开跑,全力跑别回头。”

清宁不自觉地点着头。

陈同在心里默默传音,说到:“3、2、1,跑。”

随着一声跑字出口,陈同与清宁分左右狂奔。

邪神盟五人见二人的举动有些好笑,他们不明白这样没有意义的逃跑有什么作用。

五人看了看左,又看了看右。

最终犰狳说到:“子胥你去追那个小狐狸,我们去追陈同。”

五人刚欲行动,就听到身后有声音响起。

“不用追了,你们找的是我又不是那个小狐狸。”

五人同时回头,正看到陈同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其实陈同并没有想逃走的意思,他的目的只是让清宁可以放心的逃走,自己可以死但他不想让清宁跟他一起死。

正如陈同所料,他在这五人面前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陈同只能且战且退,在战斗中寻找逃跑的机会。

一连跑了十几公里,半空中的清宁才反应过来。

“我身后怎么没有人追?难道是他们没追上?不对,一定是……”

想明白其中的缘由,清宁便掉头往回跑,她想得很简单就是死也要跟陈同死在一起。

其实就在陈同救起她的那一刻,她便爱上了这个人类,爱上了陈同。

远远望去,此时的陈同已经被那五人打得体无完肤,艰难地在地上挣扎。

见陈同有生命危险,清宁飞身将陈同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重伤中的陈同见是清宁,一口鲜血差点没被气出来。

陈同嘶吼着:“你是不是傻?你逃了咱俩还能活一个,现在咱俩一个都逃不了了。”

见陈同生气,犰狳如鹞鹰般的眼瞳中闪过一抹邪恶。

他看了看身边的四人,建议到:“兄弟们,这陈同可是将我们害惨了。这个女人应该是陈同在乎之人,不如我们让他在临死前看场好戏如何?”

清宁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犰狳便用强大的法力制住了她。

她挣扎着,却丝毫没有效果。

见到清宁挣扎,犰狳显得有些兴奋。这就是潜藏雄性动物体内的劣根性,愈是挣扎就愈是兴奋。

心念流转,法力透体而出,一下便震碎了清宁身上的衣物。

白皙的酮体暴露在六个男人的眼中,清宁显得不知所措。

此时陈同嘴中大骂着畜生,拼命地想要站起来反抗。

可是他的伤势太过严重,连站起身的能力都没有。

陈同嘶吼着,谩骂着。但他这样的举动终究无济于事,只是弱者的无病呻吟。

五人纷纷露出了自己的身体,互相邪魅地笑着。

起初清宁被五人的举动吓了一跳,后来她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

人仙圆满的法力向外拼命扩张着、挣扎着,她不想让这些怪物玷污她的身体,特别是这还是发生在陈同面前。

拼命挣扎无果之后,她渐渐的放弃了反抗。

好似有了觉悟一般,她传音对陈同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哥,我喜欢你,从你救我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但我不敢对你说,这样的喜欢慢慢酝酿成了爱。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我们在一起的场景,我也曾幻想过我们有孩子,我们有自己的家。我……”

清宁的传音消失了,滴答滴答的泪珠从她的眼中滑落。

泪水滴在地上,融合了地上的积雪与坚冰。

趴在清宁的身后,陈同看到那滴落的泪珠,心中倍感焦急。

可现在他的四肢已经被对方打折,所有的努力都是无济于事,他就像是一个弱者,向苍天咆哮着命运的不公。但这一切又有什么作用呢?

就在陈同挣扎之时,清宁的声音再次传入陈同的耳中。

“哥,一会你就用千里遁光符逃走吧,我知道你的遁光符还能用一次。上次帮你收拾房间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的,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如果有下辈子,你要娶我,我的身体只能属于你。”

声音渐渐弱了,清宁不再说话。

五人缓缓靠近,不停地用身体去触碰清宁白皙如玉的皮肤。

清宁咬紧红唇,心一横将母亲留在她体内的内丹引爆。

只见,在陈同眼前那美到极致的酮体突然金光一现,随后化作血雾扩散在五人的身上。

而就在清宁身体破碎的瞬间,她喊道:“哥,快逃。”

一切太过迅速,五人还未来得及反应清宁便化作了血雾。

犰狳的鼻子用力嗅了嗅,大声提醒道:“小心,这只小狐狸施展了秘术,快将身上的血雾震散。”

虽然不知道清宁施展的是怎样的秘术,但犰狳知道用生命献祭所施展的秘术威能一定不小。

血雾融入到空气,在电光石火间便将五人所在的空间冻结。

催动千里遁光符,陈同趴在雪地上满眼泪水地看着此时失去行动能力的五人。

他愤怒地说着:“你们五个等着,我会回来将你们碎尸万段的。”

在冻结空间中的五人,看着白光包裹的陈同,心知这次陈同又逃走了。

此时禁锢在他们身上的是雪狐一族的献祭神通:冰封。

本来这只有一转境界的雪狐才能施展,并且是一引爆内丹为代价。

虽然清宁修为未到一转,不过她母亲却是实实在在的一转强者。借助母亲留给他的内丹,他才能施展着中冰封神通,将对手冰封在空间内五秒中。

五秒过后,陈同消失,五人也恢复了自由。

纷纷提上裤子,傲因埋怨道:“老犰,都怪你,要不是你临时起了色心,这陈同已经死在我们手里了。”

犰狳那鹞鹰般的眼瞳转了转,用嘶哑的声音说到:“你们不也是想要开开荤吗?怪我了?再说了,陈同施展的是千里遁光符,身上还有重伤不能行动,我们分五路寻找,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他。”

收起扫兴的情绪,五人分成五路寻找起逃走的陈同。

随着白光的消散,陈同发现自己身处在悬崖生长的松枝之上。

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陈同心里万念俱灰。

无数的情景在他脑海中回荡,无数的人在他脑海中浮现。

赵倩、清宁、蟒天荒、白凤莲、灰天寿、胡玄刚、黄平海、蟒布雨……

“这些人都是因我而死,如果没有我他们也许会有不一样的人生吧。寿命没了就没了,我为什么还要挣扎呢?安安稳稳的过我剩下的十年不好吗?也不至于害得那么多人为我而死。我才是一切的原罪,我死了也许大家就都平安了。”

歪头看着身下的万丈悬崖,陈同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不知不觉间,陈同利用树枝的惯性就欲将树枝荡折,使自己跌入悬崖之下。

嘎吱、嘎吱、嘎吱,树枝在摇曳。

陈同闭上了双眼,说到:“倩倩、清宁,你们等着我,我来陪你们了。”

咔嚓一声,生长于绝壁之上的树枝断裂,陈同的身体随着树枝飞速地向崖底坠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