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二转后期

一个月后陈同身负重伤从昆仑古地逃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昆仑古地是什么样子的?陈同只字未提。

不过有一件事是能确定的,自从昆仑古地回来陈同更加坚定了将九盟迁徙至清幽界域的想法。

深夜,王现与方泽敲开了陈同的房门。

此时的陈同正在打坐疗伤,见是王、方二人,陈同便停止了功法运转。

三人相对而坐,王现仗着胆子问到:“陈同,我发现你从昆仑古地回来变化好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陈同摇着头,安慰到:“没事,就是吓着了,过几天就好了。”

“那你看让九盟的兄弟过几个月再迁徙行不行?还有好多是要处理呢。”王现商量着说到。

听到王现的话,陈同斩钉截铁地说到:“不行,春节前必须全部迁走。所有产业全部变卖,资产换成玉石、丹药等修炼可用之物。如果不愿意迁走,那就请他退出九盟。”

见问不出个所以然,王现与方泽就欲离开。

陈同却出声将二人叫住,随后从储物手环中取出一个黑管和一颗拇指大小的石头,

黑管是寒灵族制造的灵铳,石头是灵铳的弹药。

将黑管交到王现手中,陈同说到:“你拿着这个黑管,让道门和炼神盟的朋友研究一下争取仿制一万根或者更多。”

随后陈同又将石头放到了方泽的手中,说到:“你找科学家化验一下这是什么矿石,如果有现成的就购买,如果没有就想办法合成,总之有多少要多少。”

王现与方泽走后,陈同手掌一翻取出了手中的开明神火。

看着生机盎然的神火,陈同心道:“燧人氏你们给我等着。”

一开始陈同本打算将神裔族魂魄放归昆仑古地后在这片区域好好游历一番。

结果,误打误撞中陈同进入到了燧人氏的领地。

燧人氏部落时代崇尚火焰,所修习的功法与神通均与火焰有关。

本打算偷学个一招半式,没想到却被燧人氏的长老发现,还探查出他体内有失传已久的开明神火。

这样一来那名长老便动了歹念,想要将陈同体内的开明神火抽离据为己有。

面对一名神境强者,陈同毫无招架之功。

拼得身负重伤修为减半的危险,陈同才堪堪从对方手中逃脱。不过经过那一战,陈同也领略到了神仙境界的恐怖。

从昆仑古地回来陈同便思索起了未来发展之路。

对于修仙界而言陈同目前只是一个小人物,如果没有自己的力量,他将必死无疑,一个人再强也不如一个强悍的团队。

黑管被送到了钟南山,当不古老人见到黑管的时候当即便拨通了陈同的电话,要求陈同必钟南山一趟。

飞机转汽车,陈同走到了钟南山脚下。

其实对于陈同而言,他现在完全有能力御剑飞至此地。但是由于蓝球世界灵气稀薄,消耗不及补充,做基本交通工具会更划算一些。

站在“天下第一福地”石碑前,陈同脑海中思绪翻涌。

上一次来到钟南山的时候,陈同身负重伤,而在那之后的一年中他都在修养伤势,修习道法。

走入深山,陈同按照记忆的路线找到了钟南山上的无名道观。

无名道观门前,一名道童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远远望去,见一名身穿黑色夹克的长发中年男人缓缓走来。

道童对着陈同深施一礼,说到:“小师爷,师叔祖已经等您多时了。”

对于这样的称呼,陈同略显不适应。

随着小道童,陈同走到了不古道人的静室。

道童走后,还未等陈同进入房间,他便感受到了一种令他窒息恐怖的能量。

静室内,不古老人背门而站。法力运转,强大的法力洪流直接冲破了木门,瞬间将陈同包裹。

陈同好似置身于大海之中,这般强大的法力让陈同丝毫动弹不得。

在面对燧人氏那位大长老时,他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窒息中,陈同听到了不古的声音。

“进来,如果连进来的本事都没有以后也就不要再踏入钟南山了。”

稳定心神,陈同知道师父不会伤害自己,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在这样庞大的法力洪流中前进。

二转中期法力全力运转,仿佛就是一颗种子在泥土中缓慢的发芽生长。

经过长时间的挣扎,陈同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当脚掌接触地面的瞬间,陈同感觉周身的法力压制更加强了。

门槛就在眼前,仅仅三步便可迈入门槛。

而就是这三步的距离,陈同走了二十分钟。这二十分钟对于陈同而言,仿佛是走了十几个春秋。

终于,陈同迈进了静室,法力洪流消失。脱力的陈同瘫倒在地,大口地喘着粗气。

见陈同瘫倒,不古威严的声音直接灌注到了陈同的脑海之中。

怒道:“没让你休息,赶紧修炼。”

陈同不敢迟疑,立即盘膝打坐进入到了修炼状态。

令陈同感觉奇怪的是,尽管他很疲惫,但是曾经修炼时的一些滞涩感觉却消失不见。

在功法运转中,隐隐有了些许突破的迹象。

一天一夜的时间,陈同从二转中期突破到了二转后期。

其实在陈同刚刚上山的时候,不古便发现陈同有了突破的基础,但陈同需要一个契机。

所以不古便用压力法,让陈同像弹簧一样实现一个小幅度的反弹。

方法行之有效,顺水推舟。

突破后的陈同恭敬地站在不古老人身侧,灵铳则放在二人中间的桌子上。

不古的声音略显阴沉,问到:“你想让道门帮你仿制这灵铳?”

陈同点着头,说到:“是,我打算……”

还未等陈同将话说完,不古一巴掌便拍在了桌案之上。说到:“胡闹,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这句话问得陈同哑口无言,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这灵铳是从哪得到的?是炼器宗还是寒灵族?”

不古问着,一下便点出了灵铳的出处。

炼器宗陈同没听过,但他这灵铳确实是从寒灵族得到的。通过这句话,陈同知道自己这个师父一定是去过清幽界域的。

陈同恭敬地位不古倒上了一杯茶水,小心翼翼地问到:“师父,这灵铳有什么问题吗?”

不古喝了一口茶水,说到:“灵铳确实是逆天的法器,跟我们这里的热武器差不多。不过作为修炼之人就不能允许这种东西存在,这也是千百年来所有人达成的共识。”

听着不古话里有话,陈同继续问到:“师父,这灵铳是不是有什么故事或者历史呀?”

不古轻叹一声,便给陈同讲起了典籍中记载的修仙历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