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来

微微的海风卷着湿咸的气息凉凉的扑面而来,缓解了夏日的燥热,卷着白花的海浪轻轻地拍打湿软的沙滩上,带走粗糙的沙石,漫天的星星几乎掩盖了夜幕,银带似的银河远远的延伸着。

而不远处的五星海景酒店正热闹,门口挂满了粉色的气球,记者熙熙攘攘的被面无表情的保镖拦在门外,不让他们惊动来往的贵人。

而酒店里的总统套房里,白初曼站在人群之后,短袖上衣牛仔裤,和被人们簇拥着的那个美人相比低调到尘埃,她面无表情,看着自己姐姐脸上绯红的红晕,眼神潋滟,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幸福,一身鱼尾修身定制礼服完美的勾勒出她诱人的曲线。

而不远处,白初曼看到她的父亲半拥着他的夫人,两人的目光里满是骄傲与不舍,好一副幸福的全家福,假如没有她的存在….

酒店的宴会厅里来的客人非富即贵,装修布置主白色,用红玫瑰点缀装饰,处处细节美轮美奂,头顶上悬吊着的水晶灯饰从不同的角度折射出光芒,大厅内亮如白昼,圣洁又梦幻,从法国酒庄空运来的波尔多干红放置在精雕细琢的冰船上,顺着人造蓝色河流动着,侍者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从冰船上拿起,熟练地拔开木塞,将殷红的液体倒进高脚杯中,托着托盘在人群里来往自由。

这是一场用金钱堆出来的盛宴,白初曼身上一件毫无点缀的白色小礼服更让她扔进人群都看不见,而不远处她的姐姐光芒四射的挽着她俊美的未婚夫,笑的幸福又羞涩。

白初曼听着身边人的赞美,心里一阵阵的闷疼,看着那对璧人,只感到刺眼难忍,她匆匆的想要逃离人群,躲过自己家人的有意无意的伤害,却总有人不愿意让她如意。

“初曼,你回来啦。”白初雪穿越人群拦在她的面前,脸上惊讶兴奋的笑容不容作假,像是对于自己妹妹能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十分不敢置信。

白初曼看着这从小到大十分熟悉的笑容,心里却感到一阵阵的恶心,勉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被她挽住的纪寒辛,目光十分不自然的躲开。

白初曼的表情让白初雪尽收眼底,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冲着自己的未婚夫撒着娇。

“寒辛,你看看你,妹妹刚刚回来对你可比对我这个姐姐要关心的多呢。”纪寒辛浅浅的笑了笑,没有答话。

白初曼闻言脸色一白,身边闻言的宾客已经开始在上下打量着她,她心里冷笑,自己这个姐姐还真是不忘在任何场合让她下不了台。

“姐姐怎么可以在自己的订婚宴上说出这样的话,我只是想看看未来的姐夫配不配的上姐姐而已,居然被姐姐这么冤枉…”白初曼微微皱着眉,语气半委屈半娇嗔。

纪寒辛难得的脸色不怎么好,刚刚白初雪的话无疑是让他也下不了台面。

“初曼这么久没有回来,一回来你们俩就拌嘴,都订婚了也不知道让着自己的妹妹。”

正当周围气氛微微尴尬时,雍容华贵的白母挽着白父缓缓走了过来,保养纤细如玉的手指轻轻地在白初雪的脑门上点了点。

“你啊,什么时候能懂点事,都已经是大人了,还和初曼闹。”三言两语的把姐妹俩的不和解释成拌嘴,把白初曼所造成了无理取闹的小妹妹。

白初曼心中冷笑,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白家对她这个私生女多么的疼爱照顾呢。

这便是白家主母的手段,不然这些年白父万花丛中过,却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动摇她地位的原因。

她当年初进白家,还真的以为这对母女是品行极好,曾经还怪罪过自己的母亲为何伤害这对母女,却不料对方也都是逢场作戏,背地打压欺辱的虚伪之人。

白初曼一抬眼撞进纪寒辛的视线里,对方像是对她刚刚回嘴的举动有些不满,眉头微皱,白初曼还给他一个冷笑,眼前的这场幸福的爱情典礼,也不过是她拿命换的而已,被谎言堆积的虚假幸福,她倒要看看能走的多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